<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二打一
    “我妹妹过生日关你什么事,你跑那么远去凑热闹?”

    “越小九你还好意思说!就因为你胡说八道,我差点被人当人质挟持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最后被人挟持了吗?没有!你还借着这机会,狠狠给了沈铮颜色看看,在那么多少年英杰面前好好提高了一下你这英王殿下的名气!看看你走的时候,神弓门那几个弟子对你多感激!”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

    听着这毫不客气从外头一路吵进来的声音,看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刚出了垂拱门的任贵仪只觉得自己实在是老了。

    刚刚李崇明不顾众多人的阻拦冲进垂拱殿,不管不顾为曲长老求情,而后甚至不惜站在武德司知事韩昱的一边,和武德司都知沈铮针锋相对,她在大殿门口听到动静,就已经觉得心情激荡了。而后听到沈铮又告越千秋的状,她更是头皮一阵阵发麻。

    可此时此刻,听越千秋和李易铭的说辞,她这才明白,不但越千秋,就连那个她曾经万分切齿痛恨的小胖子,竟然也没有因为李崇明和神弓门的牵扯落井下石。

    一个个都和她想象得不一样,是她老了,还是现在的小孩子太人精了?

    越千秋是习惯性和小胖子吵架,即便早就注意到了任贵仪脸色复杂地站在垂拱殿门口,他也只当没看见。反正他和小胖子不和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根本不怕被人围观。至于小胖子,他是货真价实只顾着和越千秋怄气了,直到距离任贵仪只剩下七八步,他这才反应过来。

    “任娘娘?”小胖子一下子变得非常不自然,行了个礼后就立刻装老实似的探问道,“父皇这会儿心情怎么样?要是不好,我和越小九就不进去了。”

    越千秋见任贵仪那微妙的表情,就知道里头肯定发生过激烈的交锋,只不过这位娘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却有些吃不准。于是,他接着小胖子的话头就对任贵仪说:“娘娘,今天我在石头山玄刀堂给诺诺过生日,出了点事儿,所以打算来禀报皇上。”

    任贵仪终于整理好了心情。她先是对越千秋使了个眼色,随即敷衍似的朝小胖子点了点头:“垂拱殿里这会儿人很多,武德司都知沈铮和知事韩昱都在,还有神弓门的曲长老,嘉王世子……”

    对于小胖子来说,其他人都是那浮云,而嘉王世子那四个字却正中靶心。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仔细思量了一下自己打听到的李崇明那性子,立时也顾不得在任贵仪面前再装样子,匆匆说了一声谢谢任娘娘,整个人就如同旋风一般往里冲去。

    而越千秋却没小胖子这么着急。眼见小胖子已经跑进去了,他这才走上前去,等和任贵仪已经靠得挺近了,他就低声问道:“任娘娘,嘉王世子是跟着您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任贵仪忍不住问了一句,见越千秋满脸贼贼的笑容,她就嗔道,“和你师父一样,大事不揣摩,就注意这些小节!没错,本来他是因为流言蜚语的事情求我禀报皇上,可一来之后,才发现撞着大事。他刚刚在里头死保曲长老……”

    任贵仪这话还没说完,越千秋就立时瞪大了眼睛:“任娘娘是说,嘉王世子竟是不顾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带人叛逃,死保曲长老?”

    “没错,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更没想到不但是他,竟连你们也都对神弓门这般回护。”

    越千秋不禁哑然,随即唏嘘不已地说:“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他的‘真心’了……任娘娘,我得进去看看,先不陪您说话了。对了……”

    说了半截话的他不由分说将一样东西塞到任贵仪手中,这才笑眯眯地说:“这是诺诺生日给所有客人的回礼,就是图个好玩,还请您收下,可不是为了讹诈您补送礼啊!”

    见越千秋撂下这话就一溜烟跑进去了,任贵仪不禁哭笑不得。再看手中,却是一根样式精巧的女式木簪,想来是今天越千秋分男女给的回礼。她虽说在宫里并不奢华,可也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这种不值钱的东西,拿在手中上看下看,却不由得记起了很久以前的当年。

    任娘娘在垂拱殿前追忆往昔青春时光的时候,压根没料想自己平白无故勾起人回忆的越千秋,也已经到了垂拱殿门口。还没进去,他就听到了小胖子那招牌的嚷嚷声。

    “什么,他竟然替神弓门求情?”

    小胖子没法不惊诧。在他看来,李崇明是个最懂得趋利避害的人,而不是看谁落难了就会伸出援手的滥好人。否则,这家伙刚进京的这一天,就不会在碰到女子卖身葬父时,做出那种非常不符合人期待的反应了。可是,现在他父皇却说,李崇明一直在替神弓门求情!

    这根本就不符合李崇明无利不起早的特点……这家伙是在装!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小胖子恨得牙痒痒的。可他不可能后悔自己在玄刀堂中替神弓门这些被抛弃的人说公道话,更不可能后悔给那些武林新秀盟誓作见证,正如越千秋所说,他今天名声噌噌噌的涨,那些武林新秀看他的眼神都比最初要顺眼很多。

    因此,哪怕不情愿和李崇明殊途同归,他也没办法抛弃既定方针。

    于是,迅速整理好了心情,小胖子看也不看已经显然撕破脸的武德司的沈铮和韩昱,郑重其事地行礼下拜:“父皇,神弓门叛逃的徐厚聪等人,罪证确凿,是为叛贼确凿无疑。可神弓门这些进京参与重修武品录的人,毫无疑问是被抛弃的……”

    李易铭这话还没说完,沈铮就顾不得此时意见和自己相左的是皇帝的独子,立时抗议道:“皇上,英王殿下这只不过是臆测。如若徐厚聪一面率众叛逃北燕,一面却留下心腹,意图有用无辜的形象继续如同楔子一般楔入我朝,那么必定后患无穷!”

    “沈都知这话,我没办法苟同。”

    越千秋终于出了声。他不慌不忙进了殿,从容不迫向皇帝行过揖礼,这才在沈铮那几乎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目光中不紧不慢地说道:“首先,如果像沈都知说得那样,一边跑去北燕享受荣华富贵,一边留下来顶罪送死,凭什么定谁走谁留?要知道,这是生和死的区别。”

    他知道自己这论据远远达不到缜密完美,立时又加快了语速说:“第二,神弓门不管从前有什么不满什么怨恨,可根子还在我大吴。现在人和细软都可以带去北燕,历代长辈留下来的祖坟呢?徐厚聪是不是正等着我朝派人掘了他们的祖坟,杀了被抛弃的这些弟子,然后让跟着他跑过去的人绝了念想,死心塌地为北燕效力?”

    而直到这时候,他才对皇帝深深一揖道:“皇上,臣等在玄刀堂中得到这个消息时,百多名各派才俊义愤填膺,最后歃血盟誓,立誓诛除国贼徐厚聪。原神弓门应长老刺血入酒,说宁可充军西北为死士,只求能够让他死在战场上!”

    沈铮顿时反唇相讥道:“这只不过是为求活命的装腔作势而已!”

    这次换小胖子恼火了:“杀人容易,收心难,沈都知你不要只知道杀杀杀!借着神弓门叛逃这件事,逼出各大门派的真正态度来,把他们捏成一股绳,这才是解决之道!”

    李崇明跪坐在一边照看着昏昏沉沉的曲长老,可精神却根本没有放在自己这个名义师父身上。李易铭和越千秋先后进来,态度竟然和自己差不离,这让他不得不庆幸自己没有落井下石,而是选择了雪中送炭。可是,李易铭和越千秋这近乎相同的态度,却让他有些狐疑。

    尽管这可以用两人虽在小事上水火不容,大事却想得一致来解释,可他就是觉得眼下小胖子和越千秋这种互补似的融洽有些扎眼。

    而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皇帝那明显带着怒气的声音。

    “照你们两个的意思,出了神弓门叛逃如此大的事情,朝廷就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顶多是朝着北燕喷口水抗议?”

    这一刻,除却沈铮又惊又喜之外,大殿上三个明面上意见一致,肚子里却各自打算盘的少年,连带刚刚和顶头上司彻底决裂的韩昱,全都呆了一呆。

    皇帝难不成是要穷究到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