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章 寸步不退
    看到杜白楼眉头紧皱,抬手示意总捕司的蓝衣捕快们稍安勿躁,而武德司的人却立时朝那块山石围拢了过去,越千秋立时毫不犹豫地出声叫道:“陌刀阵何在?”

    戴展宁早就预备停当,此时立时出了一声尖利的呼哨。随着两排手持陌刀的少年倏忽间排众而出,挡在了山门之前。一时间,刚刚蜂拥而上打算围攻彭明的武德司校尉们不禁面面相觑,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越千秋便一字一句地说:“这是皇上钦赐给玄刀堂的地方,容不得任何人撒野。沈都知如果拿出盖着皇上玉玺和政事堂大印的公文,那么,这六位神弓门弟子我就亲自带人押送了跟你走。但你如果拿不出东西,那就请先去把手续办齐吧!”

    沈铮顿时勃然大怒:“越千秋,关乎朝廷大事,岂容你胡搅蛮缠!”

    “请沈都知抬起头来看看你头顶上的牌匾,那是皇上亲自写给玄刀堂的!要不要再让我请出皇上赐给玄刀堂的地契,让你再好好看一看?这石头城以及方圆五十步之内,全都是玄刀堂的地盘,没有我玄刀堂邀约,又没有圣命,不论任何人等不得乱闯!”

    越千秋地把沈铮顶了回去,这才仰头看了一眼山石上的彭明和小猴子师徒,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说:“至于彭会主说的话,就算是其中有他猜测的成分,但似乎还达不到妖言惑众的标准,沈都知干什么像是火烧屁股似的,急吼吼在我玄刀堂动手拿他?”

    沈铮气得眉头倒竖:“你……”

    越千秋随手一横陌刀,眼睛却看向了杜白楼:“杜前辈,咱们可是老相识了,难得您今天来,到我玄刀堂来坐一坐喝杯茶如何?今天来的这些少年英杰们,可是仰慕您多时了!”

    杜白楼见齐刷刷一堆少年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自己,又感觉到一旁沈铮那目光如同刀子似的射了过来,他顿时来了脾气。

    刑部总捕头如今是一等捕头们轮换当的,他早就不是总捕头了,但在这些年的改变之下,总捕司虽不至于从反派变成正面,可在他看来,总比如今越来越鬼鬼祟祟的武德司好得多。

    因此,他想都不想地轻哼道:“看在你越小九份上,我就到你玄刀堂中坐坐!”

    杜白楼这样的武林名宿,本来就是少年人心目中的偶像,此时见他答应,刚刚还因为武德司和总捕司双双堵门而心中忐忑的各派弟子顿时出了小小的欢呼,紧张感也一扫而空。

    刘方圆更是来到了小齐身边,用脚尖悄悄捅了捅小家伙的大腿:“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哭有什么用?再说,有大师兄呢,只要真的是有人弄鬼,他一定会帮你们的!”

    几个神弓门弟子听到刘方圆这安慰,再看到杜白楼对左右吩咐了几句,竟是大步走了过来,完全无视了两排少年的陌刀很可能当头落下,无所畏惧地走进了山门,心乱如麻的他们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使劲安慰自己,一切都还没有确证。

    而几乎同一时间,躲在人群中的李易铭瞥了一眼被青城弟子簇拥在当中,面色凝重却始终没做声的甄容,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在心里骂了一声装腔作势。

    这种关键时刻却不知道站出来给自己立名声,比越小九差远了!

    话说李崇明竟是好死不死拜在了神弓门的曲长老门下,此番神弓门闹出了叛逃的大事,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大义灭亲?如果说李崇明大义灭亲,他此次出门竟然刚刚好好遇到这种事,要不要表现一下?

    就在小胖子冥思苦想的时候,他本以为独木难支之后,定然会知难而退的沈铮,却是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就只见这位武德司之主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冷说道:“杜捕头既然要当自己是武人,忘了自己是拿着朝廷俸禄的总捕司一等捕头,那我也无话可说。可我沈铮却不是畏难之辈!”

    几乎就在那之辈两个字出口之际,沈铮便如同骤然飞跃而起,朝着越千秋直扑了过去。

    没有人想到沈铮竟然会舍易取难,把越千秋当成了攻克的重心,除了越千秋本人。

    从登场现身和沈铮言语交锋开始,越千秋的注意力从来就没有一刻离开过沈铮。眼见对方凌空下击,一直虚虚握着陌刀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歪歪偏向一边的陌刀倏然向空中划了一条闪亮的弧线。

    沈铮从来没和越千秋动过手,但却一直让人关注越千秋在公开场合与人动手的情景。可不论是越千秋接下白不凡挑战的那一次,还是在街头和别人生的冲突,每一次都是拉开架势和人对战,他竟是第一次现,越千秋应对偷袭却也有一套。

    可既然已经抢先动手,他自然不会再有半分犹疑,暴喝一声“来得好”,他双手缩回袖中,再探出时,手中却已经亮出了一对极短的双钩,竟是以短搏长,试图用最短的时间攻破越千秋的防御圈。

    然而,让他极度失望的是,那些少年的陌刀阵并未回来支援,越千秋却守得滴水不漏,根本不理会他故意卖出的破绽,一招一式稳扎稳打不慌不忙。眼见刘方圆和戴展宁双双抢上前来,他终于意识到事无可为,深深吸了一口气便加快攻势,三招过后就飘然疾退。

    然而,就在他已经做好准备此次无功而返时,却听到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声音。

    “来而不往非礼也,沈都知,你也接一接我这一招凭山望海!”

    疾退之中的沈铮慌忙一个千斤坠,双钩交叉一横,自觉随时可以接下任何攻势,可刚刚落地的他紧跟着就听到一句话,差点没气得一个踉跄。

    “还当真了?我可不像你一大把年纪还玩偷袭,虚张声势懂不懂?逗你玩的!”

    嘴里这么说,手持陌刀的越千秋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可垃圾话更是不用思考似的喷涌而出:“想拿住我要挟人?对不住,神弓门弟子今天是来做客的,又不是我的手下,不会因为我万一失手被你抓了就投降。反而被你失心疯这么一闹,他们鱼死网破也未必可知。”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这才似笑非笑地说:“毕竟,英王殿下可是在这里!”

    几乎在越千秋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小胖子便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他一下子感觉到身边传来的森寒冷意,大骂越千秋祸水东引的同时,原本权衡不定的心意也一下子明朗了起来。他一把拨开身前如临大敌的两个侍卫,大声咆哮了起来。

    “沈铮,就算是神弓门的那个什么掌门真的叛逃了,既然他没带上这次到金陵来的这些人,那不就表示他把这些人给丢下了?一方是弃国弃家的叛贼,一方却是赴京来参加重修武品录,赤胆忠心的大吴子民,你把人当成叛贼抓回去,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果然不愧是阴险狡诈的小胖子,真有前途!没浪费我把这话留给你来说!

    越千秋暗地里舒了一口气,眼见沈铮一张脸变得无比难看,他这才好整以暇地说:“沈都知,听到没有,英王殿下如此见识,这才是我朝之福……来人,给我摆好了陌刀阵,恭送沈都知!”

    眼见得两排陌刀少年立时围逼了上来,而刑部总捕司分明作壁上观,杜白楼不管不顾地正在和那些青城弟子说话,沈铮不由得气咻咻地狠狠冷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他这一走,武德司的校尉哪里还会停留,立时纷纷跟上。

    等这些不之客终于消失在视线中,刚刚剑拔弩张的玄刀堂山门前立时传来了一阵抑制不住的欢呼。越千秋却没功夫和人一起雀跃,他把陌刀暂时丢给一旁的朱鹏俊,两个起落后纵身一跃上了彭明和小猴子师徒占据的那块山石,笑眯眯地拱了拱手。

    “彭会主既然来了,能否也到我玄刀堂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