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八章 爆发
    落英子甄容自从拜入青城,就一直都是与众不同的。

    他是青城派掌门的关门弟子,也是同龄人中最出色的一个,甚至等他十三岁之后,那些二三十岁的师兄,绝大多数也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

    尤其是当他把青城那套回风荡柳剑中的一招做出了自己的改动,得到了不少长辈的认同,最终更是创出了三式落英缤纷剑之后,他那落英子美名不胫而走,出门在外就连年长一辈的名宿也要对他刮目相看,更不要说寻常同辈。

    可现在,甄容却现,竟然有人不惧他的名声,前赴后继地提出挑战。

    白不凡的三十六枪确实很精妙,放在战阵上也许比他的剑术更有杀伤力,但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还是敌不过他的剑法,最终在第三十一枪时败下阵来。

    可白不凡之后,刘方圆却是手提陌刀请他指教,虽说最终败北,可那势大力沉全都是劈砍的招式,却也让他从未对付过陌刀的他出了一身汗。

    刘方圆之后,是戴展宁的双刀。

    戴展宁之后,是朱鹏俊的双股剑。

    朱鹏俊之后,是马三林的齐眉棒,现在还在战斗中。

    如今是第五战,甄容虽不至于就此力竭,却当然不想继续被人这样车轮战下去了。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只听背后传来了一个稚嫩清亮的声音。

    “周宗主那天第一次来玄刀堂,就一打九,足足胜过了阿宁哥哥他们九个人!千秋哥哥接着也一打四,接连胜了白莲宗四个人,若不是天黑了,人也不够,兴许还能再打下去。”

    诺诺此话一出,围观人群顿时一阵哗然。周霁云当年以十二岁的年纪登上白莲宗宗主宝座,这些年来战绩斐然,很多人都已经不将其视作为年轻一代,而是和不少老一辈的名宿放在一起。可如今被诺诺这么一说,众人往周霁云看去,这才突然现,对方也只有十八岁。

    不过比甄容大两岁而已,周霁云便能在这玄刀堂一挑九?

    而且,从白不凡、刘方圆、戴展宁、朱鹏俊到马三林五个人,虽说武艺稍微有些差别,却都能看出下了无数苦练功夫,颇有造诣。江湖传闻不过是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随便拿出来糊弄人的玄刀堂,竟有这样的真才实学,那被人奉为大师兄的越千秋呢?

    玄刀堂和白莲宗两家加在一起,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

    偏偏在这时候,今天如同牛皮糖一般主动凑上来的小胖子却兴致勃勃地拍了拍巴掌,仿佛在以示鼓励,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远不是那么一回事。

    “哎,我听说玄刀堂更出名的是陌刀阵,这位小道士不说是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吗?不如试试陌刀阵好了。听说陌刀阵中都是玄刀堂第三代弟子,年纪最大的也没越小九那么大呢!”

    第一高手四个字,乍一听仿佛是无与伦比的赞美,但围观群众却已经一片静悄悄。

    哪怕甄容是很强,可谁能真心服气他就是第一?

    甄容也保持不住那谪仙人似的从容了。他没有察觉到四周围其余门派的年轻弟子对他那复杂的目光,他现的只有自己的对手马三林似乎变强了。

    不只是招式,还有气势。

    他当然不知道,马三林和李易铭是死对头,哪怕身份不对等,可马三林就是讨厌小胖子。

    因为当初回金陵时,小马随父亲面见皇帝,就被小胖子一个花招耍得团团转!

    所以小胖子既然说甄容是第一高手,马三林就卯足了劲想要把对方拉下来。想当初他和周霁月打的时候,根本就不像眼下这样拼命!

    用越千秋对戴展宁的话来说,甄容是青城派的宠儿,一直都受到师弟师侄们最大的尊敬,师长们最严密的保护,至于勾心斗角,对不起,那从来都不属于甄容需要钻研的业务范畴。

    所以,对于很小就无师自通腹黑学的小胖子,青城掌门高足……完败!

    马三林咬紧牙关使尽浑身解数,竟是神奇地比之前几人撑的时间更长。所有精气神都集中在了对战之中的他完全没有察觉,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喧哗,只是犹如疯狂一般地接下了甄容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快剑。可就在他一根弦已经绷到极限时,断的却不是他这根弦。

    因为甄容竟是长啸一声,剑尖在他的齐眉棒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往后飘飞,竟是瞬间脱离了战团。

    气机牵引之下,猛地失去了对手的马三林踉跄上前几步,却是毫无追击之力,不得不拄着齐眉棒稳住了身子,心中又气又恨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丑。可他这懊悔的心情刚生出来,就听到了别人的嚷嚷声。

    “官府的人把门户围住了!”

    一听这话,刚刚还在惦记着输给甄容的马三林顿时懵了,随即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简直荒谬!谁敢堵住玄刀堂的门户?”一直都显得安静文雅,只在刚刚双刀上阵时,颇显男儿本色的戴展宁,此时此刻却怒喝了一声,“出去一个人,看看是谁如此大胆,难道不知道英王殿下也特意过来给诺诺祝寿?”

    李易铭顿时呆了一呆。他今天是纯粹过来做不之客的,怎么到戴展宁嘴里,就变成特地来给越千秋的妹妹祝寿了?

    然而,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戴展宁的话,却极大地安抚了一部分猛然想到朝廷此来是为了一网打尽武人传闻的年轻弟子。毕竟,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当今皇帝独子,英王李易铭这会儿也在玄刀堂中,朝廷也好,官府也罢,就不怕误伤贵人?

    而混在人群中的庆丰年,此时此刻却是面色苍白。想到越千秋透露的消息,想到越千秋带着他的信物悄悄下山,想到此时此刻还在客栈中的师父和应师叔,他只觉得五内俱焚,恨不得插翅飞回去,和他们生死与共。可是,看着身边什么都不知道的师弟们,他却气馁了。

    一死报师恩很容易,可他还要照顾师弟们!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外头却有嚷嚷声传来。很快,那含糊不清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清晰到他刚刚一听到,便只觉得后背凉,浑身颤抖。

    “来的是刑部总捕司,还有武德司的人,说是……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带着一群门人叛逃北燕了!”

    此话一出,慕冉和小齐几乎是气得暴跳如雷。慕冉更是不管不顾地怒吼道:“是谁,是谁胡说八道,污蔑我们神弓门!”

    觉四周围议论纷纷,戴展宁正要弹压,却不防刘方圆不耐烦地暴喝了一声:“都给我安静!事情还没个水落石出,与其在这儿乱猜,还不如大伙一块出去仔细问问。想当初我爹和戴叔叔还不是被奸贼迫害,不得已栖身北燕整整十年?”

    骤然变成千夫所指的叛国贼,神弓门的弟子们有的慌乱,有的惊怒,有的愤懑,可当他们听到刘方圆这话,好几个人都如释重负,年纪最小的小齐更是忍不住眼泪都出来了。

    随着从北燕归来的朱鹏俊和马三林出声附和支持,金戈堂前的人群终于不再是最初听到消息时的乱哄哄一大片,而是渐渐回复了秩序。很快,百多号年轻人移到了玄刀堂山门。

    这其中,小胖子眼看戴展宁亦步亦趋跟着自己,不由得很不痛快:“你这是把我当人质?”

    “我可不像九哥这么大胆。”戴展宁微微一笑,至今仍是唇红齿白,宛若女子的他,此刻那一笑,显得非常动人,“英王殿下不觉得,外头那些人来得太巧了一点,好像完全不知道你也在这儿?”

    嘴里说得轻描淡写,戴展宁心中却犹如翻江倒海似的。

    越千秋的计划中并没有这一幕,这个消息怎么会这么恰好在这当口爆?

    李易铭登时心里咯噔一下,可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

    “武德司都知沈铮,奉命捉拿神弓门叛贼,还请玄刀堂越九公子把人交出来!”

    小胖子一时眉头紧皱。来的居然是那个从来目不斜视,不拿正眼看他的沈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