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七章 终说动,小无赖
    呆在换过院子之后,曾经一度被自己认为宽敞舒适的屋子里,此时此刻,曲长老却觉得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不但喉咙口噎得发慌,就连心跳也仿佛停止了。他紧紧捏着手中那枚并不珍贵的铜钱,死死盯着越千秋。

    此时此刻,他的耳边仿佛还回响着刚刚这位玄刀堂掌门弟子说的每一句话。

    “谁都知道,庆师兄他们是被我请到玄刀堂去做客的,如果是我对他不利,为什么不是秘而不宣,还要特地取了他的贴身之物,特地来这里见曲长老你?”

    “如果不是庆师兄亲自给我的,我又怎么会知道这枚铜钱是你送给他,所以他才当成宝贝,可以作为说服你的信物?你以为他不想回来吗?消息随时可能走漏,他此时偷偷离开玄刀堂到这里来见你,万一被人发现,事后他怎么可能不被牵连?”

    “我的爷爷是当朝次相越太昌,我的师父是玄刀堂掌门严诩,正是因为他们不遗余力地奔走,朝廷才会重修武品录,将原本严苛的除名这一条重新修订。他们俩对武人是什么立场,曲长老你这样睿智有远见的人,难道还不清楚吗?”

    “如果不是消息确凿无疑,十万火急,我会这样急急忙忙来见你?如果消息有误,你日后把我供出来,我如何做人?我大可袖手不管的,师父也大可当个富贵安闲的贵公子,爷爷更能够对外声称今后撒手不管武林事,可曲长老你呢?你一时犹疑,害的何止其他七个人?”

    曲长老挣扎万分,只觉得一颗心都快揪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多希望应长老能够进来给自己做个参详?奈何越千秋一进来就把冒充神弓门弟子的小猴子给扔了给应长老,如今他那个老兄弟正在炮制那小家伙还来不及,不可能给他出主意了。

    更何况,这么大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出更大的乱子,他不能赌……

    看着那个背对大门站着,面色从容的俊朗少年,曲长老终于有了决断。

    “越九公子,我就信你一次,我去武德司……”

    尽管刑部换了人,但当年吴仁愿执掌时,总捕司那些黑狗的名声实在是太坏了!

    见曲长老终于信了自己,越千秋不禁如释重负。他早就已经明白了爷爷为什么要他挑在今天过来接洽,说句不好听的,也只有神弓门那些年轻弟子都扣在玄刀堂那儿,曲长老方才会做出现在这样的取舍,否则第一反应说不定和庆丰年一样,也是一个字跑!

    他拱了拱手,诚恳地说:“多谢曲长老信得过我。但如果你更信得过我一点,到了武德司,你先不要报名,不要求见武德司都知沈铮,而是求见武德司知事韩昱。当然,并不是因为我和韩知事更熟,而是因为……”

    他压低了声音,用云淡风轻的口气提了提当年的金枝记风波,末了才说道:“因为当时金枝记在金陵城上演之后,武德司奉命出动,而沈都知就是那个建议皇上杀了我的人。如此一个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都知,是不会轻易生出宽宥之心的。”

    曲长老原本刚刚生出的少许疑虑也立时变成了惊怒。如越千秋这样身份的人,都尚且会被那武德司都知沈铮当成必须杀之后快的祸害,更何况是神弓门?

    “我明白了。”他重重点了点头,等站起身之后就突然开口说道,“我能否对韩知事提及与九公子相识?”

    “自然可以。”

    见越千秋答得爽快,曲长老终于消去了最后一点疑心。他宁可被人骂作是因为和掌门徐厚聪不和,首告掌门的不义小人,也不能冒着把这神弓门的最后一点种子也全都牵累进去的危险!他郑重其事地举手一揖,随即低声说道:“应师弟和那些弟子,就暂且托付九公子了。”

    “曲长老尽管放心。”

    把冒充过神弓门弟子的袁侯好好收拾了一顿,应长老正神清气爽地拎着哭丧着脸的小猴子从侧屋出来,却恰好瞧见曲长老打开大门,面色凝重地大步往外走。

    有些奇怪的他连忙叫了一声师兄,可让他意外的是,曲长老别说答应,甚至连一下回头都没有,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出了院门。

    愣了一愣,他立时拖着小猴子冲进了主屋,差点和迎面出来的越千秋撞了个满怀。

    “九公子,你对曲师兄说了什么?他怎么和变了个人似的?”

    越千秋知道曲长老不理会应长老径直出门,就是想减少消息走漏的风险,当下他就耸了耸肩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不过是和曲长老说,我之前给皇上递了一份武英馆办学计划书,如今看着这么多武林才俊汇聚金陵,我希望能够朝廷能够从中选取一些少年英杰进武英馆,我觉得庆师兄他们就挺好的……”

    他这话还没说完,应长老顿时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而比他更加激动的,则是刚刚还眼睛滴溜溜直转想着怎么溜走的小猴子。

    “九公子,我也年纪不大呀,我算不算少年英杰?能不能也留在金陵?”

    越千秋不禁莞尔。他使劲揪了揪小猴子的耳朵,见人虽说龇牙咧嘴,却还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笑容,背后好想有一条看不见的尾巴在甩啊甩,他便一本正经地弹了一下对方的脑门。

    “你要是表现好,不是不可以考虑。可是,你今天偷跑出来已经是犯了大错,冒充神弓门弟子又犯了大错,你觉得你师父会原谅你这两个大错,把你留在金陵吗?”

    小猴子顿时呆若木鸡。好半晌,他才哭丧着脸说:“我已经知道错了,九公子你帮我在师父面前求个情行吗?呜呜,好歹看在我之前帮玄刀堂教训了一个找茬的家伙份上!”

    “要不是看在你之前‘仗义出手’,你以为你还能这么好好站在这?”越千秋又好气又好笑,可终究觉得这精瘦少年挺有趣的,再加上他已经觉察到,这小子很聪明地对应长老隐瞒了自己和庆丰年那场平常“比试”中的不平常对话,他便对应长老点了点头。

    “应长老,这小猴儿既然受了教训,就别再和他计较了吧?我把人拎出来也已经很久了,得赶紧回玄刀堂去。你要是无事,不如也去接一接庆师兄他们?”

    反正别呆在这里,万一曲长老那边有什么变故呢?

    应长老正惊喜于僻居一隅之地的神弓门弟子也许能够留在金陵开阔眼界,听到越千秋这邀约,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立时爽快答应了下来。毕竟,他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够让越千秋如此看重神弓门的这几个弟子,竟是亲自来找曲长老商谈。

    至于曲长老为何不是喜出望外,而是拂袖而去,他暂且先丢在了脑后。

    越千秋进来时是带着小猴子翻墙的,对于不走正门这种事,因为严诩和越小四做出的坏榜样,他早就习惯成自然了。也正因为如此,出门的时候,依样画葫芦翻墙的他和小猴子并没有和应长老走一路。

    等绕到一条偏僻小巷,和牵着两匹马守候在那儿的一个玄刀堂弟子汇合,他就把小猴子给松手放下,可还没等他抓过缰绳,就只觉得胳膊被人死死抱住了。扭头发现正是小猴子,他只觉得莫名其妙。

    “你又和我耍什么赖?”

    “九公子带我回玄刀堂呗?”袁侯死死抱着越千秋的胳膊,死皮赖脸地说,“我今天就是出来见见世面,会会各派英杰,顺便大吃大喝一顿的。结果,我只见了一点点世面,只和玄刀堂几个大哥说了会儿话,和神弓门差点结了仇,更是连肚子都没填饱……”

    越千秋简直给这小无赖气乐了。这还怪我咯?

    “所以,九公子你要负起责任,把我从哪带来,再带回哪去!”

    越千秋压根就没想把这小猴子放走,毕竟,天知道他和庆丰年说的话,被这小子听走多少。可人哭着喊着要和他回玄刀堂,他倒是省事了,当下一把将其拎上马背。

    “你既然要跟我回去继续湊热闹,那就别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攥着缰绳坐稳了的小猴子这才吐了吐舌头,如释重负。

    师父和他说过很多达官显贵草菅人命杀人灭口的事,他好容易逃过一次,还是老实点好,否则说不定立刻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