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六章 谁欺负谁
    就和刚刚落英子甄容一言既出,满堂俱静一样,此时此刻门外这嚷嚷声虽说没有那种穿透力和震慑力,但嚣张跋扈却远远胜过。?因此,无论是金戈堂内还是金戈堂外,都以最快的度安静了下来,虽说还及不上刚刚那鸦雀无声的地步,但集体注目礼的方向却非常明确。

    而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一个圆滚滚的少年就这么跨过门槛,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袭蓝色的武服紧紧裹在了他的身上,越凸显了那不小的肚子。可小胖子却仿佛根本没有我很胖的自觉,反而还旁若无人地四下张望了一眼,最终看到了被人抱着的诺诺。

    毕竟,在一大群十二三到十七八的少年之中,今天刚刚芳龄五岁的诺诺太显眼了。

    小胖子以和身材绝不相符的敏捷窜到了诺诺跟前,这才笑吟吟地说道:“你就是越小九的妹妹,今天的小寿星?”

    诺诺一点都不怕生地回看着小胖子,细声慢气地说:“没错,我就是千秋哥哥的妹妹,你就是千秋哥哥常常提到的小胖哥哥?”

    小胖两个字一出,四下里顿时传来了抑制不住的笑声。然而,那笑声很快就被强行掐断。毕竟,哪怕来人不曾通名报姓,可各大门派总有那么一些信息渠道,足够让老成的弟子们做出相应的猜测。而就在金戈堂中再次呈现出诡异的寂静时,他们终于得到了确证。

    因为,戴展宁匆匆迎了上去,对有些尴尬的小胖子躬身一揖道:“英王殿下怎么来了?”

    小胖子有些得意地瞥了一眼那些噤若寒蝉的家伙,目光尤其在刚刚因为诺诺一声小胖哥哥就笑话他的几个人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紧跟着方才慢条斯理地说:“越小九把声势搞得这么大,请柬送得人尽皆知,我还能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他就伸出手指头,竟是想去勾诺诺的下巴,脸上还似笑非笑地说:“来,诺诺,给我笑一个?”

    还没等诺诺那些亲卫队勃然色变,小胖子那伸到一半的手,却被诺诺啪的一下打开。

    紧跟着,小丫头却是猛地挣扎了一下,从宋蒹葭的手中挣脱了下地,不理会呆愣在那儿的李易铭,更不理会面色微妙的戴展宁,而是径直来到了居中的落英子甄容面前。

    见这位刚刚出言挑战的青城高足此时虽说面色沉静,看不出喜怒,她却哼了一声。

    诺诺这个小寿星今天比越千秋露面时间长,打招呼又打得多,因此这会儿每个人都忘了不之客小胖子,每一双眼睛都集中在了这个五岁小丫头的身上。而出的话,更是让他们每一个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兄长有事,妹妹服其劳。我哥哥回去帮我拿东西了,人不在这儿,我来和你打!”

    随着这句话,诺诺一把捋起了左右手的袖子,一副打算和甄容打一打的架势。而她甚至没等对方答应或反对,就用稚嫩的声音嚷嚷道:“反正哥哥比你小,我更比你小,打输了也不丢人!”

    此话一出,刚刚还都在幸灾乐祸想看越千秋和甄容打一场的某些人,不禁都有些狼狈。

    峨眉三姝的两位姐姐异口同声地说:“我没听错,诺诺这是在讽刺甄容吧?”

    “绝对是讽刺。”同样目瞪口呆的宋蒹葭使劲吞了一口唾沫。

    刚刚抱着诺诺最多的紫葭更是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如果不是讽刺,我就把所有点心都吃下去!”

    而看到甄容呆在了那儿,诺诺就没好气地嚷嚷道:“我会武艺的,不信我打给你看!”

    小胖子傻傻地看着诺诺真的一板一眼围绕着甄容演示起了一套小擒拿手,他终于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幸好刚刚小丫头手下留情,要是趁他不备摔他一个跟头,他岂不是脸都丢尽了?

    周霁月一下子收获了众多审视的目光,情知众人一定是在问,为什么白莲宗的绝学却到了诺诺手上,是不是她因为某种缘故把绝学外传,她不由得想到当初在长公主府后花园,诺诺把大双轻而易举摔了个跟斗的往事。

    她早就觉察到,想当初越老太爷收留她,又为白莲宗做了那么多,绝对不只是为了扳倒吴仁愿,似乎还有别的什么缘故。而诺诺会的这套小擒拿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她也懒得去解释,索性将错就错地开口赞道:“诺诺,你这龙形小擒拿手着实有了几分火候,怪不得严掌门那一双小子不是你的对手。”

    诺诺闻声停下,毫不客气地叉腰道,“大双和小双怎么能和他比!我当然打不过他,但我就是要打!今天是我生日,千秋哥哥为了热热闹闹给我过生日,这才请来了这么多客人,他要找我哥哥挑战,什么时候不行,什么地方不行,非要挑今天,这就是找茬,就是欺负我!”

    不论甄容平日如何淡雅如仙,如何清逸脱俗,此时此刻被一个小丫头如此指责,而且还被扣上了欺负人的大帽子,他只觉得自己比之前被越千秋硬塞了两串羊肉还要狼狈。正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直接定下新的时间和地点作为战帖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张狂的笑声。

    “哈哈哈,笑死我了……”小胖子丝毫没有成为众多目光汇聚之处的自觉,抱着肚子笑了个前仰后合,等最终站直身子之后,他才懒洋洋地说道,“拿了人家的请柬,参加人家妹妹的生日宴,吃了人家的东西,然后又想挑战越小九刷名声?好厚的脸皮!”

    这最后五个字让无数人遽然色变。可碍于小胖子那实在太让人忌惮的身份,却又没人敢出声。可宾客不敢,不代表作为半个主人的戴展宁也要任由小胖子随意挥。

    诺诺才五岁,想怎么闹怎么闹,反正说到底是维护哥哥,谁要是和一个五岁小丫头过不去,谁就是铁板钉钉的没度量。

    但小胖子看似帮着越千秋,实则却有些居心叵测!

    “英王殿下这话就不对了。”见小胖子立时扭头怒瞪自己,作为铁板钉钉越千秋小圈子第二号人物,戴展宁不慌不忙地说,“武人天生就是见着好对手就见猎心喜,只想着挑战,比如白不凡就是这样的个性。今天要说挑战别人最多的,那就是他了。”

    他一下子提高了声音:“谁不知道白不凡是大师兄的好朋友,难不成他四处找今日来宾挑战,也是来捣乱吗?金陵城谁不知道,他就是上门去挑战大师兄,不打不相识,两个人直接打成好朋友的?”

    白不凡虽说已经深刻反省了自己那次贸贸然去找越千秋单挑,可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戴展宁字字句句都说到了自己心坎上,立时大声叫好道:“没错没错,打架嘛,打过之后就是好朋友,哪有那么多阴谋诡计!诺诺出头是心里不痛快,可英王殿下你这未免危言耸听了!”

    神弓门的顺风耳看不惯甄容,可对于刚刚辞,他更是觉得很不舒服,当下忍不住附和道:“没错,越九公子刚刚还和我家庆师兄打了一场呢!”

    小齐话音刚落,角落中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那场比试是我输了。”

    刚刚甄容出言挑战,不少人方才意识到越千秋在迎宾之后就确实不见踪影,此时听到人竟然和神弓门的人交过手,循声望去,立时看到了说话的庆丰年。虽说神弓门的弟子在江湖中露面不多,可问一问也就知道了,厅堂中顿时议论纷纷。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没有人认为庆丰年会为了掩护越千秋而说假话。这下子,人人都觉得,敢情越千秋也是见猎心喜的武人心性!

    而白不凡自以为越千秋这会儿是躲在哪个角落和人继续切磋,他终于把家里母亲的警告全都抛到了脑后,竟是心痒痒地上前一步道:“青城派的那个道士,九公子既然暂且不在,你要和我打一架吗?九公子可是赢了我的,你要是输了给我,也不用和他打了!”

    甄容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虽然更想拂袖而去,可想到身后是青城的赫赫声名,他最终把心一横,一字一句地说:“好,只要你能……”

    他本待说,只要你接我三剑就算你赢,却不想白不凡兴高采烈地大叫道:“听说你是难得一见的高手,那我就不客气地提要求了。想当初九公子是步战对我马战,我的枪法在平地施展不开,你敢不敢接我马上三十六枪?”

    戴展宁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越千秋能交到白不凡这个好战的朋友,真是幸运!这下子,也不知道能抢出多少时间来。

    只希望越千秋能快去快回,要是老不出现,那迟早会穿帮!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