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五章 请越九公子赐教
    金戈堂中,此时此刻正是一片欢声笑语。越千秋不在,神弓门的几个弟子不在,对于今天实在是太多的宾客来说,根本就是一件无从察觉的事。自助餐的形式,使得每一个人都能和自己认识的、喜欢的、愿意结交的人去攀谈,去围成一个个小圈子。

    纵使太不合群,那么,你也可以独自一个人沿着一张张桌子吃下去,满足于一场美食的饕餮之旅;又或者和自己门派的师兄弟姐妹混在一起,反正大多数情况下总不至于落单。

    至于主人……有吉祥物一般四处刷脸卖萌的诺诺,难道还不够?

    有独立支撑门派,年未弱冠便已经是一派宗主的周霁云这半主半客的在,难道还不够?

    而青城落英子甄容回来,说是越千秋在后头庭园里烤肉,也有人好奇地去凑了热闹,虽说烤肉的人换了,但神弓门的几个弟子全都能证明,越千秋曾经给他们亲自烤过肉,一时间,也就没什么人质疑越千秋这个下帖邀约的主人却不露头。

    更让众人兴奋的是,从打架狂人白不凡起头,比武切磋之类的好戏层出不穷!

    金戈堂门口那偌大的演武场,每时每刻都是乒乒乓乓打成一团。一对又一对的好对手下场鏖战,随即或是分输赢,或是不分输赢收场。

    其中白不凡下场次数最多,足足打了六场,赢了四场输了两场。可因为他胜不骄,败不馁,完完全全一副拿切磋当饭吃的架势,赢得了不少赞誉。

    毕竟,府州白家三代人镇守西陲的赫赫声名,那就足够让所有人竖起大拇指了。

    此外,周霁月也遇到了数次挑战,她神态自若地应战,每次都是干净利落击败对手,让不少侠女们都冒出了两眼小星星。诺诺就清清楚楚听到了回春观一个女弟子满脸憧憬地说:“听说周宗主放话说,宗门不兴,何以家为,婉拒一切联姻。”

    “周宗主从来就没有和任何女人传出过乱七八糟的传闻。哪里像有些人,仗着长得好,就四处招蜂引蝶。”峨眉三姝中的三妹紫瑕撇了撇嘴,随即瞥了青城的落英子甄容一眼,满脸不屑地说,“得多没眼光的人,才会看中那个假道士!”

    峨嵋虽说分内外门,分别收女子和男子,可并没有哪边更偏重,而是沿袭了当初立派正副掌门的不同路数武学,再加上多年无数杰出弟子加以发扬光大,所以除却各自沿袭的那套武艺,还有一套更出名的阴阳剑阵。

    但不论是内门还是外门,都是以修道为主,所以和少林别苗头不说,和同为道门的青城也一直在较劲。

    青城的落英子也许在别的门派那些女弟子中极其有人气,可在峨眉,每一个男弟子都被师长强调落英子乃是一生之敌;每一个女弟子都被长辈教导,必须离这位谪仙人一般的青城弟子远一点,更必须时时唾弃这个家伙。

    身为男人,比女人吸引的目光还多,这有天理吗?

    然而,不是每个女弟子都有那番觉悟的。此时,峨嵋派那两个当姐姐的便心不在焉附和妹妹,目光却在周霁月和落英子身上瞟来瞟去。而回春观的几个也同样在叽叽喳喳议论着周霁月和甄容的武艺高低。

    面对这样的情景,诺诺不禁皱了皱眉,心里觉得这些看似光鲜的侠女们眼光有点差。

    周宗主是千秋哥哥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明明应该是周姐姐,却居然这么多人暗怀憧憬。

    至于另外一个小道士……时时刻刻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给谁看啊?

    不食人间烟火?嗯,阿宁哥哥教她的这个词非常不错!

    诺诺喜滋滋地扬了扬眉,决定把这六个字好好记住,以后看看还有没有可以用这六个字形容的人。至于没人关注到自己的千秋哥哥不在,她才不在乎,甚至更希望越少人盯着越千秋越好。眼珠子一转,她就可怜巴巴地对紫瑕叫道:“紫瑕姐姐,我想吃烧鹅酥!”

    被诺诺一叫,正在聚精会神看着周霁月和人谈话交流的紫葭立时回过神来。几个年纪十五六七的女孩子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突然想起今天的点心都非常好吃,可之前为了形象,每样都只能浅尝辄止拿一个,此时此刻,她们立时做出了再吃一轮的决定。

    她们可不是为了自己,是因为诺诺想吃,她们才陪着一块去吃!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烧鹅酥,叉烧酥,应有尽有,我刚刚才瞧见有玄刀堂的弟子端了点心过来,应该重新又加过了!”

    回春观小师妹宋蒹葭的嚷嚷,充分暴露出她除却在看帅帅的师兄们,还在不时偷眼关注美食的小心思。于是,当几个人簇拥着小寿星来到点心的档口时,每个人手中的白瓷大盘子里,须臾就琳琅满目摆满了,不多不少,每样一种,总共十种。

    而诺诺的盘子里也是和她们一样多。至于小丫头吃不吃得完……在她身边那些亲卫队看来,只要吃不完,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她们帮着诺诺吃一点,那还叫事吗?

    一面吃一面观战,紫葭嘴里努力地咀嚼消化着一块叉烧酥,含含糊糊地说:“玄刀堂弟子每天都是这么吃的吗?这么多好吃的,得花多少钱。哪里像我们,成天吃那些粗茶淡饭,苦都苦死了!”

    眼看那两位和紫葭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面色一板就要训妹,诺诺突然咳嗽了一声,等众人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她才一本正经地说:“千秋哥哥说,民以食为天。”

    见身边的人全都愣住了,她这才笑嘻嘻地说:“千秋哥哥还说,吃得好才有力气,有力气才能好好练武,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我爹也是这么教我的。姐姐你们以后可以去偷偷观察一下,是不是长辈们一面教训你们,一面却在自己偷吃。”

    看到紫葭和宋蒹葭两个年纪最小的竟然真的认认真真考虑起了诺诺这话的可能性,另外几个年长的姑娘顿时哭笑不得。可就在这时候,她们听到了一个突然盖下所有喧嚣的声音。

    “青城派甄容,想请玄刀堂越九公子赐教一二。”

    不过是顷刻之间,金戈堂中一片寂静,外间演武场中还在进行的一场对决,此时也没什么人再去分神留意了。

    对于第一次到这座新玄刀堂的年轻弟子来说,来时大抵都被长辈们告诫过不许惹事,可心底里难免觉得对方不过是过家家的纨绔子弟。所以刚刚玄刀堂的第二代第三代弟子无不被人挑战过,而最爱挑战别人的白不凡更是打了个精疲力竭。

    可每个人都默契地略过了越千秋。

    至于为什么……当朝次相的宝贝孙子,玄刀堂掌门,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的宝贝徒弟,万一把人惹得恼羞成怒,他们回去可是要被长辈训诫责罚到灰头土脸的!

    当然,在和玄刀堂诸弟子的交锋中,大多数曾经小看过这些官宦子弟的人都尝到了苦头,渐渐收起了小觑。可这并不代表众人就服气了越千秋,除却那几个刚刚从烧烤那边回来,曾经在山道上看过越千秋一招羞走钱若华的神弓门弟子。

    所以,甄容开口挑战,在片刻的寂静过后,金戈堂中一时喧嚣更盛。

    “越九公子呢?”

    “不会是避战了吧?”

    “难不成他身为玄刀堂的大师兄,还要支使别人应战?”

    周霁月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按照之前越千秋对她和戴展宁商量过的,此时他恐怕根本就不在这里,这甄容究竟是早就知情,于是出来挑战,还是完全的意外?就当她和戴展宁交换了一个眼色,打算按照之前最坏的预计行事时,她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一声嚷嚷。

    “谁要挑战越小九?那是我的对手,谁敢和我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