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四章 心灰生死志
    越千秋认为庆丰年名字起得诡异,但庆丰年自己却很喜欢这个名字。

    他出生于西北的延安府一个偏僻村庄,土地贫瘠,大旱乃至于地动之类的天灾是司空见惯的事,常常会有养不起孩子的家庭把孩子丢掉。而在庆丰年降生的那一年,作为家中第七个孩子,他原本也会被遗弃,可多亏那是一个少有的大丰收之年,地里何止多收了三五斗粮。

    更巧的是,曲长老正好游历到他的村庄,在他家中临时歇脚的时候,在听到庆丰年父亲家中姓氏时,灵机一动给初生的孩子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而等到呱呱坠地的婴儿平安长到七岁,庆家终究是困窘得过不下去了。尽管神弓门在中原武林的名声已经聊胜于无,可在延安府却依旧享有不小的声誉。于是,在那一年,知道家中已经打算卖儿鬻女,他毅然孤身前往神弓门,最终成功拜入了曲长老门下。

    尽管神弓门的日子也异常清苦,尽管他也要和师弟们一块耕种土地,能够用来锤炼武艺的时间少之又少,可那种从上到下同甘共苦的日子,却让他多年来一直铭记在心,感恩在心。

    因此,骤然听到越千秋这话,即便是素来为人温和稳重的庆丰年,也不由得面色大变。他下意识地往前跨了一步,可待伸出手去揪住越千秋问个究竟时,他又醒悟到对方那不同寻常的身份,只能死死忍住心头惊怒,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越千秋非但没有被庆丰年那狰狞的表情逼退,反而更上前了一步,直接逼视着对方那几乎赤红的眼睛。

    “你既然是曲长老的大弟子,应该知道,我和我爷爷,我师父,对于武者和各大门派是什么态度。要不是玄刀堂和白莲宗重回武品录,而且玄刀堂更是顶在最后面,你自己想想,现在还会有神弓门吗?你觉得,我会说什么危言耸听的话来吓唬你?”

    庆丰年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心中的担忧却一点都没有消减。他略微低下了头,声音却仍带出了几分颤抖:“刚刚是我太着急了。九公子能不能告诉我,徐掌门和神弓门的人都去了哪儿?”

    这一次,越千秋的肩膀几乎抵住了庆丰年的肩膀,声音压得比刚刚更低:“神弓门徐掌门带了一大批人北上,去了北燕。”

    “这不可能!”庆丰年下意识地大叫着反驳了一句,整个人却不由自主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练武时下盘最稳的他甚至一个站不住几乎倒地,还是追上来的越千秋死死拽住了他的胳膊,他这才勉强稳住了脚步。

    尽管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想相信这个消息,可脑海中却犹如走马灯似的闪过自己撞破徐掌门和一个身份成谜的人见面的情景,闪过师父和应师叔与徐掌门一系人的争执和矛盾,闪过了他们这些人启程前往金陵时,不但无人相送,还饱受冷嘲热讽的场景。

    那一瞬间,他醒悟到自己已经相信了越千秋的说辞。他不由得渐渐蹲了下来,这个遇到再艰难困苦的情景,都从来没掉过眼泪的昂藏少年,却是失声痛哭。

    他六岁离家去拜师,和真正的亲人之间的关系早已变得极其冷淡,而神弓门就如同是他的家,师父师叔和师兄弟们就如同他的亲人。

    可现在,如果徐掌门真的做出了这种事,师父和师叔怎么办?还有那些师弟们怎么办?

    刚刚借着烤肉和神弓门的弟子们天南地北地胡侃闲聊,越千秋已经大略了解了这些人的脾性,此时,当他看到庆丰年这失态到近乎崩溃的样子,他终于可以确信,包括曲长老应长老以及这些弟子在内的人,确实是那条壁虎割舍下来的,已经没用却还能抖动的尾巴。

    如果是被神弓门刻意留下,放在大吴当内应的死士,这时候应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被他点醒,而是主动去官府告发那些叛逃的人,以此争取获得朝廷的信任。

    因为,在这种关头,一步走错就那是生和死的距离!

    就当越千秋自以为已经做出了足够审慎的判断时,他却只见庆丰年猛然一抬头,分明通红的眼神中竟是绽放出如同野兽一般凶狠的光芒。

    他曾经历过一次最凶险的掳劫,再加上多年以来反反复复被师父师娘训练,此时和危险的预兆同时发生的,是他本能足尖点地往后速退的动作。

    避开了那一下气势凌厉的骤然扑击,他又倏忽间连避对方袭来的三招,眼见庆丰年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狠,眼神中的绝望之色却越来越浓,最初恼火的他终于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庆丰年,你想干什么?你以为杀了我就能阻止消息传出去,就能带着你的师弟们立时回去和曲长老应长老汇合,然后逃出这金陵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里是金陵,不是延安府,你们能离开多远?”

    见庆丰年稍稍犹疑了片刻,动作却没有立刻缓下来,眼神已经变得完全灰暗了下来,为了速战速决,越千秋也顾不得惊动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爆发出了一声如雷一般的怒吼。

    趁着庆丰年微微失神,几乎是电光火石,越千秋毫不犹豫地后撤一步,却顺着对方来势双手一抓,拇指一顶,顺势撅压住了他的右手,瞬间将人一条胳膊锁得严严实实。

    眼见庆丰年在失去重心的同时又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双膝跪地,他不禁恼火地在其肩头重重擂了一拳。

    “我一不是刑部总捕司的黑狗,二不是武德司的人,告诉你是为了商量个办法,你这是发什么疯?”

    庆丰年呆呆跪坐在那里,直到听见越千秋后半截话,他的眼神方才终于恢复了焦距。他抬起头来,满脸复杂地看向了这位实在年纪太轻的玄刀堂掌门弟子,见对方的神情中只有恼火,却不见轻蔑鄙夷和敌意,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

    “九公子,我……是我错了,我愿意以死谢罪,可现在……”

    “你刚刚真不像你那些师弟们素来敬重的大师兄!”越千秋痛骂了一声,带着几分警惕刚想伸手去拉庆丰年起来,却没想到后头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意识到竟有人过来了,他还来不及去想刚刚的对话和厮打是否落入别人耳中眼中,就听到了一个有几分熟悉的求饶声。

    “几位师兄,真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听到好像有人在打架,和你们一样来看看热闹的!”

    是那个铁骑会的小猴子!

    越千秋心中一凛,心想最初他是确定过四周围没有闲杂人等,可等到庆丰年失心疯似的对他大打出手,那个犹如猴子一般难缠的精瘦小子会不会潜入附近窥探,他就不敢担保了。他只能迅速确定了一下自己有没有露出口风让人听明白,随即就把庆丰年用力拖了起来。

    刚刚才莫名其妙打过一场的两人才刚刚站定,就只见神弓门的几个弟子拖着小猴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发现庆丰年眼睛有些发红,慕冉顿时大吃一惊:“大师兄,你这是……”

    “我那天见不凡和庆师兄打得难解难分,见猎心喜,所以特意请了庆师兄切磋切磋。”越千秋抢着说了一句,随即有些遗憾似的耸了耸肩道,“可惜还没分出胜负,你们就来了。”

    几个神弓门弟子将信将疑,等看到自家师兄微微垂着头,似乎有些情绪低落的样子,立时自以为是地认为是大师兄其实打输了,而越千秋还帮着遮掩过去,顿时大为尴尬。尤其是紧拽着小猴子衣领的小齐,更是讪讪地松开了手。

    “是我们不好,听到动静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快走。”慕冉一边说一边拖上两个师弟扭头就走,小齐也连忙拉走了另一个神弓门弟子。小猴子见状自然也想溜,可刚刚转身,他就只觉得脖子被人一把拎住。

    “喂,放开我,放……”

    察觉到脖子上那只手的力气一下子大了不少,仿佛再大一点就会捏碎自己的颈椎,小猴子立时吓得不敢动了。

    “孙立。”见孙立也已经赶了过来,越千秋毫不在乎地拎着手中的小家伙,径直向这位最稳重可靠的师侄儿吩咐道,“你换个人来接替你烤肉招待人,然后去金戈堂告诉阿宁,今天剩下的事我都交给他了,不论发生了什么,他自己斟酌着办,有事可以请周宗主帮忙。”

    见孙立毫不拖泥带水地领命而去,越千秋这才拎着手中的小家伙回到了庆丰年面前。

    “事不宜迟,庆师兄,我想我们应该去见见曲长老和应长老。”

    小猴子顿时呆若木鸡,随即大声嚷嚷道:“你们去见人关我什么事?我没听到什么以死谢罪,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话头戛然而止。那一瞬间,他只生出了一个念头。

    完了完了,要被杀人灭口了!

    府天说

    继续招手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