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三章 请君品尝,揭盖子
    对于自己的感官敏锐程度,越千秋一向很有自信。然而此时,他却不禁心中凛然,难以确定甄容是不是刚刚才到的。他特意把神弓门弟子都带了出来烧烤,却吩咐过孙立和戴展宁刘方圆看着点其他人,尤其是甄容,可如今,人却是出现在了这里,其意义不言而喻。

    哪怕不看青城的赫赫声名,此人也绝不好惹!

    察觉到了越千秋的视线,甄容仿佛也有些讶异,随即就微笑出声道:“实在是大厅中嘈杂,我正好出门就闻到了这股香味,于是找了过来,可不是故意做不速之客。”

    不但刚刚在背后说自家掌门坏话的慕冉表情很不自然,其他神弓门弟子也多半如此。面对这种状况,想到刚刚陪人上山时,甄容仪表出众,谈吐优雅,越千秋心中一动,仿佛不以为意地招呼道:“你是闻香而来?可我这儿烤的都是腥膻之物,你真的有兴趣?”

    趁着刚刚甄容和几个神弓门弟子说话打招呼,越千秋左手动作飞快,将那些烤萝卜烤茄子烤韭菜之类的全都一股脑儿往烤架下半截一藏,右手飞快抓了一把牛羊内脏的竹签,随即填补了之前的空缺。

    此时他一面说一面翻动着手中的烤串,一滴滴油落进炭火中,一时火苗蹿得老高。那噼噼啪啪爆裂的声音伴随着肉香,让神弓门的那几个弟子一时间食指大动,全都顾不得落英子甄容,凑上前来抢了越千秋递来的十几串烤鸡心、烤羊肉、烤羊腰、烤大肠……

    而越千秋清清楚楚地看到,甄容的面色,不可避免地变了变。想来也是,青城是道家门派,虽说也有俗家弟子,但已经有了落英子道号的甄容,显然,那是道士无疑。

    虽说道士不比和尚,没说要吃素,可只看甄容的打扮就知道走的是超凡脱俗路线,那么,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满嘴流油吃烤串,合适吗?

    所以,这是请君入瓮的阳谋!

    几个刚刚还吃过烤蔬菜的神弓门弟子这会儿背对着甄容大快朵颐不说,还彼此交换眼色,全都有些幸灾乐祸。毕竟,甄容不声不响靠近,也不知道听去了多少他们私底下抱怨门派长辈的话,这会儿让其吃个哑巴亏,那不是应该的吗?

    看到那个唇红齿白,清新脱俗的少年道士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这烟雾缭绕的烤架,看着那一大堆滋滋流油的烤物,越千秋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最终拿出了两串半肉半油的烤羊腰,非常慷慨大方地朝甄容伸出了手。

    “见者有份,落英道长,给!”

    这下子,甄容顿时进退两难。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如同大无畏上刑场似的脚步上前,狠狠地从越千秋手中抢过了那两串烤物,随即赌气似的狠狠撕咬了一口。东西刚入嘴时,那滚烫的滋味差点让他惊呼出声,可等到胡乱嚼了两口下肚,他却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这东西就和之前闻到的香味一样……真的味道很独特!

    尽管很独特,但不得不说,甄容还是闻不惯那股浓重的味道,哪怕他潜意识中还想多吃点儿。所以,当两串过后,越千秋又非常殷勤地递过来一把,看那光景至少也有七八串,他更是为之骇然,立时苦笑道:“我的肠胃只怕受不了这荤腥,亏了越九公子你这番好意。”

    “吃烧烤就是这点不好,肠胃不好的人容易闹肚子,也就是我这种铁胃无所谓。”越千秋从善如流地没有勉强,反而耸了耸肩道,“而且吃烧烤还有一个最大的坏处,那就是烟熏火燎,一会儿从头到脚,从外袍到亵衣,全都要染上这一股腥膻味,几天都去不掉。”

    听到这里,甄容的脸色终于完全变了。他本能地往后疾退了三步,随即就想抬起袖子闻一闻是否沾染上了什么味道,好容易止住这种冲动,他便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突然想起还有话要对少林的大安师兄说,暂且告退一会。”

    见甄容拱拱手后转身就走,步履似缓实疾,衣袂飘飞,身法竟是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舒缓好看,越千秋不禁狠狠咬了一口羊腰子,随即轻哼了一声。

    一个讲究表面风度的小白脸,想和我这种最不怕破坏画风的人斗?想都别想!

    看到越千秋竟然用这种不算办法的办法支走了甄容,从慕冉到小齐,再到其他四个神弓门弟子,全都笑了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六个人笑得前仰后合不说,还有人吃的东西都给呛咳了出来,慕冉更是毫无风度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和上三门中排名第二,高高在上的青城派相比,曾经一度徘徊在除名边缘的神弓门算什么?

    “越九哥,你厉害!”小齐对越千秋竖起了大拇指,乐呵呵地说,“就算是我们神弓门这样闭塞的,也听说过青城落英子的厉害,可刚刚竟然在你这儿吃了瘪。我们都没发现他在偷听,越九哥你怎么发现的?”

    听这最年轻的少年对着自己一口一个越九哥,越千秋哪里不知道这关系已经拉得很近,顿时眉开眼笑地说:“我也就是刚刚随便瞥了一眼,这才发现了他,凑巧,纯粹凑巧。”

    众人当然不会去质疑越千秋到底是真本事还是凑巧,嘻嘻哈哈了一阵子,便继续分享起了烤肉。然而,想到刚刚大厅中那些好吃的他们还没一样样都吃过,这会儿肚子就已经快填饱了,几人顿时又有些遗憾。可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师兄。

    越千秋循声望去,见是孙立,他就招手示意了人过来。等到人匆匆到了他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他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就笑道:“你帮我在这烤肉,继续招待神弓门的诸位。要有别人来,也分些给他们,毕竟,大厅里那地方,实在是不合适加一个烧烤的档口。”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在神弓门众人身上一转,最终落在了刚刚喝止过慕冉,年纪又最大的庆丰年身上。这位神弓门弟子说是十八岁,但四方脸,又黑又粗的眉毛,大多数时候都板着脸,整个人看上去至少比声称的年龄大五六岁。

    而且,他能看得出来,这里神弓门每个弟子都很信服他。

    “庆师兄,能帮我个忙吗?”

    正如之前曲长老和应长老所说,神弓门闭塞太久,刚刚在厅堂中,几个弟子也就只认识越千秋和白不凡,其他人一个不认得,更不好意思贸贸然上去搭讪,可好战的白不凡陪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就被人拖到别处挑战掰手腕了,若非越千秋拖了他们来烧烤,他们站在那儿谁都不认得,只怕会陷入尴尬。

    于是,此时越千秋邀约,庆丰年只微微一愣就答应了下来,至于其他人,更是一副大师兄你尽管放心去的态度。

    刚刚看到孙立过来报信,紧跟着越千秋就变了脸色,庆丰年只以为再次发生了类似之前他们在山道上遇见过的那种情况,有人故意找茬,可当他跟着越千秋一路前行,喧嚣越来越远,走的路却越来越幽静,他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倒不至于认为越千秋要对自己不利,可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深,到最后禁不住问道:“九公子莫非有什么话对我说?”

    “没错。”走在前头的越千秋这才止步转过身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闭目凝神感知了片刻,确定周围确实无人,这才沉声说道:“有个消息,我希望庆师兄有个准备。”

    庆丰年察觉到越千秋那太过严肃的态度中似乎潜藏着某种危险的东西,顿时浑身都绷紧了,声音也不知不觉有些沙哑。

    “什么消息?”

    “神弓门徐掌门以及一大批长老和弟子,如今已经不在延安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