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二章 自助餐和烧烤会
    尽管越千秋很想立刻找神弓门的弟子说话,可他之前那几天都忍了,这一会儿那就更加没什么不能忍。他让刘方圆带话给戴展宁,让其全权负责接待问题,自己则亲自来到山道上迎宾。这下子,之后的一拨拨来客全都受宠若惊。

    于是,此前山道上发生的小小风波,顶了天也不过生日会前一段不大和谐的小前奏。

    没听劝告带了礼物的人,越千秋热烈欢迎,同时严肃批评了这种违反约定的行为。而听了劝告没带礼物的人,他同样态度热情,把臂嘘寒问暖,那种天生的大师兄风范让一旁两个第三代的师侄儿看得佩服不已,也让不少人颇为心折。

    尤其是越千秋亲自走访过的下九门,大多数年轻弟子对越千秋的第一印象都相当不错。

    虽说也有少数带着挑剔或者嫉妒的心思,可是,当进入玄刀堂,看到门口粉妆玉琢的诺诺亲自站在那儿,笑意盈盈地像模像样给人作揖,他们那些小心思也都好好潜藏了起来。

    十八岁以下的限制,使得今天来的大多数是在山门中只能被称为师弟师妹的角色,纵使也许能有几个师弟师妹甚至师侄,可那些孩子多数都在严格的门规下变得小心翼翼。

    而此刻诺诺这一声声甜甜的师兄师姐,哪怕没刻意卖萌,也足以让一堆人挺直胸膛,想拿出最好的姿态。

    回春观四个从十四岁到十七岁的女弟子,峨眉派的三胞胎姊妹,在诺诺一口一个姐姐的称呼下,更是几乎立时成了小魔女亲卫队,七个人轮番逗着小丫头说话,别人就是想挤都挤不进去。而诺诺也不负众望,一再用一鸣惊人的童言稚语逗乐了众多少男少女们。

    只不过,随着一行人归来,人们的关注度很快就变换了一个方向。

    尽管进来的足有十余人,但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落在了最前头的两人身上。

    左边的是一个头戴逍遥巾,大冷天却身穿碧色湖纱道袍,脚踏玄色浅面靴子,右手却拿着一柄黑鞘宝剑的少年道士。右边的是一位玉冠束发,身穿玄色金边劲装,腰缠银带,下头穿着鹿皮靴子,手中正在慢悠悠转动一支玉簪的少年公子。

    两人俱是丰神俊朗,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清逸脱俗,一个则带着慵懒的贵气。

    “青城派的落英子竟然也来了,他可是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

    “从前落英子一出场,旁人都被衬托得黯然失色,今天这是遇到对手了啊!”

    “落英子五岁练武,现在已经十六了,玄刀堂的越九郎据说是七岁方才开始奠基,今年还不到十四,到底差了四五年练武的时间,真要打起来恐怕不是对手。”

    “怪不得是玄刀堂大师兄亲自陪着回来,这落英子据说是青城掌门弟子的人选……”

    越千秋的耳朵何等灵敏?哪怕不少都是窃窃私语,可他还是捕捉到了这些议论声。他很想对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大吼一声。

    我陪人回来,不是因为那是青城派的谁谁谁,是因为都快午时了,再不来的客人那就过时不候,我又不是迎宾的门童!至于探讨一下谁武艺更高的问题,他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又不是真混武林的,对第一高手这种名头没兴趣。

    再说了,什么叫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这种称号很没有含金量好吗?

    落英子甄容似乎对那些鼓噪声也有些不自在。他对越千秋笑了笑,这才歉意地说:“我和师弟们在路上遇到峨眉的几位道兄,所以来得晚了些,还请九公子见谅。”

    “这才刚刚好,若是再晚,各位也见不着我了,我总得留点时间陪小寿星。”说到这里,越千秋朝着那边众星拱月的诺诺招招手叫了一声,等到人笑吟吟跑了过来,他弯下腰将她抱起,随即环视众人道,“午时既然都到了,我们就开始吧!只不过,今日席面,和平常不同。”

    至于什么不同,众人最初都满心嘀咕,可等到随着越千秋来到了一处偌大的厅堂门口,眼见两个年轻的玄刀堂弟子推开紧闭的大门,他们就只见空荡荡的大堂中没有坐席,只有两侧总共四排高桌子,上头摆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盘碟。

    “我之前算了算,今天请了百余位客人,若是摆席面,大约就是十几桌,可席面上固然也可以离席敬酒又或者走动,可同桌的人终究有限。咱们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用不着学长辈们那觥筹交错的一套,所以今天诺诺的生日会,我就办成了这样任君取用的形式。”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笑容可掬地说:“一桌席面,顶多不过是凉菜热菜再加上几品汤,但眼下,我总共准备了四十道热菜,二十道凉菜,十品汤,十道甜品,十道粥面以及各色点心,酒和果汁各十种,大家可以一面品尝填肚子,一面认识朋友,攀谈说话。”

    说白了,这就是自助餐!

    如果今天有长辈在,面对这样一副场面,定然有因循守旧的人愤而指责,可今天都是一群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平时在门派中有师执长辈们从头管到脚,现在面对这种新奇的生日会,大多数人或惊叹或好奇,总而言之,兴致勃勃的人居多,表示异议的乖宝宝很少。

    而等到一大群人在玄刀堂弟子的维持秩序下,排队去取用食物,戴展宁便按照越千秋的要求,在旁边静静地观察这些弟子的言行举止。也就是博闻强记如他,这才能够大略摸清楚谁适合拉进武英馆,谁得剔除在外。

    一时间,厅堂中欢声笑语,随着回春观的几个女弟子簇拥了小寿星诺诺四处敬酒其实她喝的自然是花样果汁气氛就更加活跃了起来。武林人士没有儒生们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这种一边吃一边说的聚会,大家没多久就习惯并喜欢上了。

    而百多个人群集在这偌大的厅堂,乱哄哄的一团,也就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少了某某人。比方说,被越千秋单独叫出去烧烤的几个神弓门弟子。

    之前拆穿小猴子身份的顺风耳小齐,此时看着那烤架上一串串的各色菜蔬和牛羊肉,虽说被风冻得缩手缩脚,却忍不住嚷嚷道:“越九哥你这准备真是太棒了,我之前还以为这生日会就和从前山门里头的聚会一样,上头人说些客套话,下头人闷头喝酒吃菜呢。”

    “所以我才厚脸皮地说不请长辈,今天要是有哪家长辈跟过来,就没这么无拘无束了。”越千秋笑着把烤得焦香滴油的肉串分给了众人,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神弓门里每次聚会,长辈们都要说那么多套路话吗?”

    “可不是?”刚刚开口的是年纪最小的小齐,这会儿接话茬的,却是曲长老的二弟子慕冉。虽说在人后说长辈的坏话不大好,他还是倒苦水说,“每次掌门都要回忆过去峥嵘岁月,大说那时候神弓门如何风光,然后痛心疾首地说现在多落魄,有时候酒劲上头,还要……”

    “小冉!”

    被师兄庆丰年这么一喝,慕冉顿时打了个激灵,意识到自己要是把话说完,那就闯大祸了。可就在他满心惴惴然的时候,却只听越千秋干咳一声道:“年纪大的人嘛,难免就唠叨。我师父年纪还不大呢,有时候都要说些不那么着调的话。对了,师父之前还有个想法……”

    越千秋用非常不经意的态度,把严诩关于武盟的建议提了提,着重强调了盟主由各门派掌门中,从排名靠后的往前轮的这个想法。果然,作为之前倒数第一,现在倒数第三的神弓门,小齐非常感兴趣,但还不等他开口,就传来了一声叹息。

    “越九公子,令师这个想法固然是好,而且我也相信,凭他的身份,绝对不会恋栈盟主的权位,一年之后必定会轮换到白莲宗周宗主的头上,可不是我背后指摘自家长辈。我们神弓门的徐掌门听到这样的建议,只会更加忿忿不平……大师兄,你别拦着我,我一定要说!”

    一把甩开要拉住自己的大师兄庆丰年,身形壮硕的慕冉气咻咻地说:“这些年来,徐掌门除却抱怨神弓门多年来饱受不公,他还做了什么实实在在的事?就因为师父和应师叔反对他成天口口声声把旧恨挂在嘴边,他平常是怎么对师父和应师叔?就连这次重修武品录这么大的事,他都不想来,要不是师父和应师叔强硬,我们神弓门这次就缺席了!”

    越千秋一下子想到了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带人叛逃一事,顿时心中一动,而正在这时候,他心有所觉,目光立时偏向了一隅。

    不知何时,之前和他并肩进了玄刀堂的青城弟子落英子甄容,正静静地站在那儿,明明是在偷听,可偏偏却好似一道风景一般,和四周花木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