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零一章 小鹰耍小鸡
    尽管诺诺非常乐意把今天这场生日会变成越乱越热闹,越热闹越高兴的“盛事”,但从越千秋的角度来说,毕竟是给刚刚认祖归宗回来的妹妹过生日,他自己想借此干什么撇开不论,却万难容忍别人在这种场合乱闹事。

    因此,当他得到孙立报信匆匆下山,还没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时,发现挑事的竟然是钱若华这么一个扑街少宗主,他就立时为之大怒。可他还分得清楚主次矛盾,钱若华既然嚷嚷着叫人抓住那个一溜烟逃跑的黑影,他就毫不犹豫地先追了过去。

    尽管那条黑影动作轻盈敏捷,明显很擅长逃遁的功夫,但这是石头山,是越千秋除却东阳长公主府来得最勤快的地方,论地形熟悉度,能超过他的屈指可数。

    更何况,严诩和苏十柒平时对他的训练常常就是让他突破各种障碍和阻截,在玄刀堂附近的追逐战更是家常便饭。

    而且,他哪天不得应付那两个动不动就和他玩声东击西捉迷藏的小魔星?哪怕那两个小魔星几乎不会武功,可东一个西一个乱跑,还动员满府打掩护,要把人拎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连这个,竟然也被严诩和苏十柒当成对他的训练。

    说起来满眼都是泪(累)啊!

    此时此刻,就只见两条人影在树丛中转折迂回,而后来的越千秋竟是不断拉近了和前头小猴子的距离。眼看就快要被越千秋拎住的时候,小猴子竟是猛地把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继而双手在树干上猛地一撑,整个人团成一个球猛然反弹了回去,竟是悍然反攻。

    可几乎就是在对方反逃为攻的一瞬间,越千秋却嘿然笑了起来。

    “就等着你呢!”

    尽管刀不在手,可他毫不犹豫就贴近了对方,倏忽间就在最近的距离内连交数招,招招全都是向着对方的指掌手腕,赫然是白莲宗秘传的龙形小擒拿手。可还没等拿下人,他就只听对面的精瘦少年嚷嚷道:“周宗主,你手下留情,我是不是神弓门的,我是铁骑会的……”

    发现对方把自己当成了周霁月,越千秋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非但没有停手,一时动作更快了三分:“还要胡说八道?我那天去拜会铁骑会彭会主的时候,彭会主根本就没有见我,我连请柬都没机会送出去,他怎么会派人来?”

    袁侯那天是悄悄窥视过越千秋,可因为不敢冒头,只看到一个大体轮廓,后来也只远远瞧了对方的背影,此时意识到人家不是白莲宗周宗主,恰正是玄刀堂大师兄,他一下子乱了心神,手肘顿时落入了对方的掌握,紧跟着连肘到肩全都被人死死扳住,仰天就倒。

    知道再不招认就要倒大霉,他只能大声求饶道:“我真是铁骑会彭会主的关门弟子,我那天看到你和另一个拿着长枪的人一块来的,可师父不接待你,我也不敢露头说话。我听到你说今天要给妹妹过生日,还请了各派很多少年英杰,我就想偷溜过来见识见识……”

    发觉越千秋钳制一松,小猴子顿时提高了声音:“再说了,捣乱的又不是我,我刚刚还打跑了那个找茬堵路的家伙!”

    想到刚刚报信的师侄儿说的话,越千秋眉头一皱,当即一把拎住了袁侯的脖子,犹如老鹰抓小鸡似的疾掠了回去。当他再次回到刚刚那山道上时,就只见刘方圆孙立和几个玄刀堂弟子正和钱若华三人怒目相对,而更后头一点,几个神弓门的弟子则是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

    “那家伙公然冒充神弓门弟子,结果却被拆穿,你还敢说不是你们玄刀堂的阴谋?”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是我们玄刀堂的,没见我刚刚还问他是哪门哪派的吗?”

    见刘方圆气得面红耳赤,仿佛立时三刻就要动手,越千秋重重咳嗽一声,这才提着小猴子上了前。他看也不看钱若华一眼,直接对刘方圆说:“孙立,神弓门的几位高足远来辛苦,你请他们到山上去做客,不凡早就到了,他们之前没打过瘾,今日正好打个够。”

    今天李崇明那个牛皮糖没来,真好!

    孙立答应一声,眼睛却忍不住瞟着越千秋手中拎着的人。而比他更加心急和不忿的,是刚刚神弓门的顺风耳小齐。虽说积累实战经验很重要,可总不能不管冒牌货吧?

    “越九公子,你就不告诉我们,这个冒充神弓门弟子的家伙是谁?”

    “哦,这小子啊?”越千秋突然手一松,这才带着笑意说,“是铁骑会彭会主的关门弟子,绰号小猴子的袁侯袁师弟,我没说错吧?”

    袁侯稳稳落地,刚松了一口大气就听到越千秋拆穿了自己的身份,他顿时哀嚎了一声。

    “越九公子你怎么知道我是小猴子……要死了要死了,你知道也别说出来啊……我师父那脾气是最暴的,要知道我没告诉他老人家悄悄溜出来,回去非打死我不可!”

    严诩提供了各门各派此番前来的所有人的信息,包括掌门、长老又或者寻常弟子。毕竟,武品录中各门派的人员都在刑部总捕司详细备案,从门派、职位、年龄、身高、体形、绰号、擅长的武艺……信息之全面,可称得上是当代的武林人士履历表。

    也正因为如此,袁侯一说是铁骑会的,越千秋就把人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见小猴子果然如丧考妣地承认了,那边厢神弓门的几个弟子虽说面面相觑,看那样子却多半信了,他就不耐烦地扭头看向了钱若华。

    然而,到了这份上,钱若华却还在死撑:“谁知道你是不是指鹿为马,硬是把这小子栽到铁骑会头上……”

    不等钱若华把话说完,他就只见眼前人影一闪,顿时为之大骇,慌忙拔剑在手做出了防御的姿态,可当他回过神再仔细看时,却发现越千秋竟是仿佛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原位。可紧跟着,他的脸色就渐渐僵住了,强烈的羞辱感瞬间弥漫了全身。

    因为,越千秋的手中,竟是多了一根正在把玩的玉簪。而钱若华那原本梳得一根不乱的头发,此时此刻全部散了开来,那蓬头散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狼狈。

    “有多少本事,做多少事情。要上门寻衅,就得做好被人抽肿脸的觉悟。”越千秋脸上笑吟吟的,可说出来的话却凉飕飕的,“更何况,你钱少宗主的父亲想的是和我玄刀堂交好,你却送上门捣乱,莫非五行宗上下尊卑不分,也没有家法吗?”

    钱若华只觉得脸都快烧红了,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他猛地抬起头来,色厉内荏地喝道:“你别高兴得太早,群英会不会放过你的!“

    撂下这话,他竟是扭头就跑,而他身边一个还囫囵完整的同伴慌忙转身去追,至于另一个捂着下身还在痛苦之中的,则是隔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唯有合着双腿如同兔子一蹦一跳去追,可仍然被远远甩在了后头。

    “哈哈哈哈……活该!大师兄真厉害!“

    刘方圆只觉得又解气又痛快,这时候终于觉得有越千秋在,实在是不错。看到孙立笑呵呵地去招呼神弓门那些弟子,他也放下了刚刚那一点芥蒂,非常友好地去把哭丧着脸的小猴子给拉了起来,一面帮其拍打,一面没好气地数落着这小子。

    “你是铁骑会就说铁骑会呗,冒充神弓门弟子,差点挨我大师兄一顿好打吧?啧,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走,跟我上山去,我罩着你!”

    看到袁侯咧嘴一笑,被刘方圆给拽上了山,而孙立则是非常自来熟地和神弓门那几个涉世未深的弟子说起了话,越千秋却站在原地没动,手中像转笔似的转着那根玉簪,心里着实犯嘀咕。

    群英会?武品录中没这门派吧?可钱若华连五行宗都不说,却单提这群英会,足可见对后者的身份更加自傲一些。那么,这群英会是啥来头?

    莫非顾名思义,是各派那些自诩为精英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