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章 穿帮的小猴子
    虽说越千秋送的请柬上,时间写的是巳正三刻(十点四十五),但有些受邀的年轻弟子,早在巳初时分就已经出现在了石头山脚下。 毕竟,对于不熟悉金陵的他们来说,找地方绝对是件相当花时间的事。

    然而,他们很快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并不是因为戴展宁把刘方圆推出去和孙立块做接待,而是因为早在当年重建玄刀堂开始,严诩就在越千秋的忽悠之下,建立起了给玄刀堂打响招牌的认识。于是,就和后世的旅游景点样,整座石头山脚下,四处都竖立着样式类似的指路石碑。

    此时处上山小道,就有这样块指路石碑。

    “东行四百步,沿小路上山,又二百步,玄刀堂。直行上山,百二十步,月星观。”

    看过这块石碑之后,瞒着师父独自找来的铁骑会弟子袁侯立刻按图索骥,路过去,他又遇到了类似的两块石碑,等约摸过了二百步左右,他又看到了另块指示上山的石碑,这次终于忍不住为之咂舌。

    “好厉害,这块块石碑得花多少钱?果然是财大气粗。”

    袁侯并不知道,自己这话说对了半。之所以用石碑,而不是木牌,就是不差钱的严诩嫌弃木牌风吹日晒很快就腐朽了,而石碑则便于久存。而且,在越千秋的建议下,他还去殷勤拜访了石头山上的各家邻居,把这些寺观也都收录到了指路石碑上,时自然皆大欢喜。

    当他顺着小路往上走,刚拐了个弯时,就听到了个响亮的嚷嚷声。

    “你们什么意思?不想参加诺诺的生日,你可以不来,来了又捣乱,你这是到我们玄刀堂砸场子吗?”

    “砸场子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炫耀的模样!”

    现前头竟然是吵了起来,袁侯踌躇了片刻,最终没有继续往上走,而是东张西望,随即选择了棵粗壮的大树,如同灵活的猴子般三两下噌噌噌爬了上去。登高望远,他下子就现了前头冲突的双方。

    方是四人,个是大约十三四岁的少年,旁边还站着个说三十多也行,说四十多更行的壮实大汉,后头还有两个更小的不知所措少年。

    另外方则是三个人,虽说袁侯只能看到个背影,可听其中人说话的声音,年纪也不算太大,否则那种年轻气盛的意气不会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

    “好啊,这玄刀堂自从建在石头山之后,就没人敢来砸场子,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本事!”

    “看我的本事?哼,简单得很!”

    当看到背对着自己那个说话的人竟是爆喝声,直接拳冲着那少年打了过去时,袁侯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几乎想都不想就抓着树干下子荡了起来,接下来在几棵树的树干和树枝上先后借力,浑然像是树丛中穿梭的猴子,最后稳稳当当落在了即将打起来的两边中央。

    他落地就看见那个满脸激愤的少年被那个中年大叔拖了回去,而另边则是眯了眯眼睛,照旧拳朝自己打了过来。他目光闪,整个人突然矮了半截,随即就如同只猴子似的撞进了对方的怀里。几乎是下刻,他的对手就惨哼声,随即踉踉跄跄退出了好几步。

    那个倒霉鬼捂着下身使劲蹦了两下,满脸都是要哭的表情:“你……卑鄙无耻!”

    “猴子捞月。”袁侯夸张地比了个收拾,这才笑嘻嘻地说,“我是特地来参加今天越九公子妹妹生日会的,怎么能让你把好事给搅和了?”

    好久没有大吃大喝顿了,再加上看看各派英雄,这样难得的机会,搅和了多可惜!

    刘方圆原本气鼓鼓的,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狠狠炮制了自己的对手,紧跟着又声称是来参加诺诺生日会的,他不禁对人起了十分好感,当下立时笑吟吟地说:“找茬的家伙那是该打,至于是来参加生日会的好朋友,我们举双手欢迎。敢问小兄弟是哪家门派的?”

    看到自己身边的同伴还在捂着下身,如同蹦跳的兔子,钱若华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他还以为来的是玄刀堂的救兵,没想到这个多管闲事的竟然是今天来赴约的客人。气急败坏的他只能怒声骂道:“你还有没有武人的骨气,竟然眼巴巴地来讨好玄刀堂!难不成朝中有人好做官,就能作威作福吗?”

    袁侯还没来得及回答刘方圆的话,就挨了钱若华番排瑄,顿时更加不高兴了。他在师父面前是个乖巧的关门弟子,可旦没了师父,那就是个最由着性子的猴儿。此时他个箭步到了钱若华跟前,不由分说就是记头槌。

    尽管钱若华见机得快,用个有些狼狈的姿势闪躲过去了,但小猴子接下来那有些尖酸刻薄的话,他就闪躲不过去了。

    “人家办个生日会,请大家来凑个热闹而已,怎么就扯上武人的骨气了,怎么就是讨好了?不想来没人逼你,来了却捣乱,我看你才没安好心!咱们武人的脸都给你这种人丢尽了!”

    “你……”

    “我什么我?我说错了吗?好端端的客人不想当,却想当恶人,那就别怪人不客气!”小猴子使劲瞪眼,随即回过头看着刘方圆,不大好意思地咧了咧嘴,“不过,这位大哥,我今天没带贺礼,你不会不让我进去吧?”

    刘方圆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别说大师兄本来就有言在先,今天不收礼,就算真要礼物才能进门,就凭你这么仗义,也绝对是我们玄刀堂的贵宾!我是刘方圆,玄刀堂的三师兄,你上山之后,就报我的名字。”

    小猴子顿时咧嘴笑:“那敢情好,我正愁没有引荐人呢。”

    事到如今,钱若华哪里还看不出来这两人分明沆瀣气。可若是就此半途而废,他又觉得不甘心,更怕回头群英会的其他人看不起自己。眼见小路是又有拨人上来,他就把心横堵在了路上。

    这下子,刘方圆顿时急了,当即嚷嚷道:“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

    “你要有本事,就先打赢我!”

    这来二去又顶了回,两个人终于货真价实打了起来。

    孙立从前并不是玄刀堂正式弟子,若不是因为六年前正好撞上越千秋,他也不至于完成爷爷的夙愿重新入门。可如今他虽说论辈分比越千秋身边哪个少年都矮辈,可他行走江湖多年,论经验却强于刘方圆这种菜鸟,已经看出钱若华不但故意找茬,而且试图把事情闹大。

    因此,他刚刚支使了跟来的两个少年上山去给越千秋和周霁月报信,此时就盯上了刚刚仗义出手的袁侯。见这位曾经如同猴子般从树枝间飞窜过来的精瘦少年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方圆和钱若华交手,他就凑过去与对方攀谈了几句,见对方喃喃自语地念着两边招式,显见眼光不错,他更是心中动。

    突然,他词锋转问道:“请问这位少侠何门何派?”

    刚刚小猴子因为钱若华打岔,没有回答刘方圆的问题,此时孙立又问,他本能地有些不愿意回答。毕竟,他是瞒着师父兼会主偷溜出来的。他眼珠子转,想到师父常常喜欢把神弓门和铁骑会相提并论,听那意思神弓门也是满腹怨气,十有不会来,他就有了主意。

    “我是神弓门的。”

    袁侯这声音不大,正在对战中的钱若华和刘方圆只想着压倒彼此,自然没听见,可刚刚上山却被堵住了去路的那行人,却有个号称顺风耳的小齐。当听到神弓门三个字时,他立刻就嚷嚷了起来:“你胡说,我们才是神弓门的,我怎么不认识你!”

    今天嘉王世子李崇明大早送信,说是来不了,千万个赔礼,已经够让人失望了,没想到还会碰上冒充神弓门的奇葩!

    此话出,四周围片寂静,就连正在激烈厮打,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刘方圆和钱若华,也不由得招式微微滞。紧跟着,钱若华便往后跃,跳出了战团。

    他年长刘方圆大截,可刚刚竟然在对战之中丝毫没有占到上风,心里可以说是憋着团火。可是,听到刚刚那个偷袭自己人的干瘦小猴子不是神弓门的人,他顿时只觉得抓住了个天大的好机会。

    他立时大声咆哮道:“好啊,玄刀堂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竟然让自己的人冒充神弓门弟子招摇撞骗!”

    刘方圆虽说反应慢点儿,可随之就面色大变。如果说他刚刚觉得袁侯有多值得相交,这会儿就有多痛恨这个乱报家门,害得玄刀堂背黑锅的家伙。而比他动作更快的则是孙立,几乎想都不想,孙立就出手朝这个刚刚“仗义相助”的家伙抓了过去。

    然而,之所以会得个小猴子的绰号,正是因为袁侯在铁骑会的那些弟子当中,轻身敏捷的功夫能够跻身前三。此时此刻,他根本没工夫哀叹自己第次冒充别人就被拆穿,转身撒丫子就跑。他这跑,钱若华顿时更来劲了。

    “快抓住这家伙,让玄刀堂给大伙儿个交待!”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个恼怒的声音:“给什么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