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其兄必有其妹
    “过生日……过生日……”

    瞧见平日素来很有千金闺秀范儿的诺诺晃着双腿,念叨个不停的样子,追星忍不住嗔道:“小小姐,你可别上九公子的当。说不定他这给你过生日只是顺带的,其实另有别的鬼主意。”

    逐月想起当年越千秋生辰宴时那剑拔弩张的一幕,至今心有余悸的她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公子这心思就没人摸得透,您可得多长几个心眼才行。”

    “我才不在乎千秋哥哥今天要干什么!”诺诺的嘴角翘得老高,脸上满是兴奋,“只要千秋哥哥给我过生日就行了。他要打坏蛋,我就帮他打坏蛋。他要欺负人,我就帮他欺负人。反正他要干什么,我就帮他干什么!”

    这种朴素的思维,追星和逐月不禁听得有些汗颜。跟了越千秋这么多年,她们深刻领教了越千秋那各种鬼主意的厉害,没想到小小姐和自家公子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能那么信他,结果倒是她们枉做小人。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吐了吐舌头。想想诺诺这几天在大太太的衡水居和严家两位小公子在一起,非但没吃半点亏,反而还靠拳头把他们整得服服帖帖,她们也就索性懒得去操心了,只忙着好好收拾打扮今天这位年纪一丁点大的小寿星。

    相比当年越千秋七岁生日的大场面,如今小小姐才五岁,老天保佑这次生日别过出问题!否则,越千秋怎么会连大双和小双都不请?

    可惜玄刀堂那地方今日武者聚集,像她们这种只学过几招粗浅防身招式的丫头,过去了也只有旁观的份,只能去指望那几个公子的伴当了……

    因此,逐月立时站起身来:“我去好好嘱咐虎头他们几个,公子自己会照顾自己,用不着我们担心,可小小姐却不一样,他们就算掉了脑袋,也不能让小小姐掉一根毫毛!”

    门外的越千秋及时闪身躲在了廊柱后头,眼看逐月风风火火出去了,他这才闪身出来,脸色颇有些复杂。倒不是因为自己的丫头竟然更向着诺诺,而是想到今天这场生日会可能出现的局面,他就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个小丫头。

    这和当年他心甘情愿捏造一个生日,从而方便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行事不同。他那时候是七岁的模样,十七岁的灵魂,可如今的诺诺是货真价实才这么丁点大,不过是因为有越小四这么一个不同寻常的父亲,才看着像是个小魔女而已。

    然而,越老太爷成功把神弓门叛逃的消息摁住了三天,竟是也没有一丝一毫风声走漏,但那估计已经是极限了。而且,会不会有人明知道却没声张,这也难说得很。

    所以,他就算觉得对不起诺诺,也不得不勉力试一试此事是否还有解决办法。

    深深吸了一口气,越千秋缓步来到门外,轻轻咳嗽了一声方才入内。可是,他前脚刚刚跨进门槛,一个人影就如同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低头看见那个满脸喜笑颜开的小丫头,他听到追星在后头连声抱怨别乱了头,他不禁呵呵一笑,当即高高把人举了起来。

    “既然都已经打扮得这么漂亮了,那么走吧,哥哥给你过生日!”

    “走,我就等着千秋哥哥呢!”

    然而,等到抱了诺诺出门上马,渐渐让白雪公主热身小跑了起来,把虎头等伴当都甩在了身后,越千秋方才对诺诺说起了话。

    “诺诺,我得先告诉你,我本来想借着你这次生日,见一见各大门派的年轻人,看看哪些人适合拉到武英馆去当学生,可没想到还碰到了另外的紧急状况。所以,今天可能会让你这生日过得不大痛快……”

    诺诺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大痛快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越乱越热闹,越热闹越高兴吗?”

    越千秋不禁满头大汗。这后半截话的逻辑不用说,肯定是越小四教的!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诺诺就挥舞着拳头说:“单单过生日,吃喝玩乐有什么意思?看热闹才好玩,千秋哥哥你不用顾及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诺诺一定支持你!”

    好吧,闹了老半天,他白歉疚了!

    越千秋很想抬手擦汗,可原本那一点因为事情不确定而涌出的不安,却被诺诺这话消解得无影无踪。他腾出一只拽着缰绳的手按在了身前妹妹的肩膀上,笑呵呵地说道:“既然你不在乎,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如果不行,大不了闹一个天翻地覆!”

    “闹一个天翻地覆!”诺诺唯恐天下不乱地举起右手握拳挥舞着,浑然不知后头虎头等几个伴当已经急急忙忙追了上来,正正好好听到了她的这声嚷嚷。

    于是乎,六个半大小子针扎似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越千秋的背上。

    九公子,你把小小姐也给带坏了!

    越千秋心有灵犀地扭头看了一眼,见几个伴当那满脸别扭的表情,他怎么不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一时又好气又好笑。可他也懒得纠正他们那错误的认知,一抖缰绳加快了马,不一会儿又把这些个家伙远远甩在了身后。

    当终于来到玄刀堂时,越千秋就只见刘方圆和戴展宁已经到了。而比他们更加显眼的,则是头戴银冠,一身荼白色的武者劲装,看上去英气逼人的周霁月。

    鉴于越老太爷之前说的那个消息实在是太要命,他一个人实在是扛不住,因此前两天就已经找两个稳妥的伙伴商量。自然,刘方圆这种性子冲动,嘴上又没有把门的绝对不在此列!

    “千秋。”迎上来的周霁月微微颔,可话到嘴边,她最终还是改了口,“定的时间虽是中午,但也许有的人会早来,该挑些人下山,接一接第一次来的各派弟子才好。”

    戴展宁立时想都不想地说:“阿圆,你和孙立一块去。”

    刘方圆呆呆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为什么要我去?”

    “废话,你在玄刀堂第二代弟子中排老三,要是你想把这个排行让出去,那你不去也行。”

    不论是动口还是动手,刘方圆就没一次斗得过戴展宁的,此刻哪怕再不情愿,他也只能怏怏答应了下来,转身去找孙立商量,打定主意多叫几个师侄儿一块顶缸,顺便给自己造一造声势。好歹他也是三师兄,不是吗?

    刘方圆一走,越千秋抱着诺诺,见周霁月和戴展宁全都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丫头,眼神里分明流露出和之前自己一样的担心,他就没好气地说:“都省省吧,不用担心这丫头。我刚刚在路上大略和她说了一星半点,结果你们知道她怎么回答我的?”

    诺诺挥了挥拳头:“越乱越热闹,越热闹越高兴!还有,闹一个天翻地覆!”

    周霁月和戴展宁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非常微妙。

    有其兄必有其妹……这一家子真是脑子都和别人不一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