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越大忽悠
    屋子里一片寂静。

    看到刚刚喜滋滋迸出那八个字的白不凡有些茫然地左顾右盼,越千秋只觉得丢脸极了。

    你虽说是个将门子,但读书却读得不少,可你体谅一下人家神弓门的弟子呀!整天练武都来不及了,为了维持生计肯定还要干不少活,能认识字读几本书就不错了,到哪里去学什么“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于是,面对冷场,他只能立时站起身补救道:“不凡就是书读得多了,喜欢没事冒出来几个文绉绉的词。我们是武夫,又不是考状元的文士,说话那么酸气干嘛!指点不敢当,曲长老既然开了口,该是我们向神弓门的师兄们请教。”

    曲长老和应长老倒不至于完全听不懂白不凡的话,可看到四个徒弟刚刚茫然,现在听到被人叫师兄,则兴高采烈的样子,他们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

    曾几何时,神弓门这样历史悠久的门派,除却武艺之外,已经很难供得起弟子去读书了?除却拿着几本书教弟子们认识几个字,别的他们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生存的压力,武品录除名的压力,一直都死死压在他们的头顶。

    因此,越千秋的打圆场,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台阶,两人不禁如释重负。可紧跟着,曲长老的徒弟,大大咧咧的慕冉却又迸出了一句让他们羞惭无地的话。

    “这客栈的院子这么小,不论是白公子的长枪,还是越九公子的陌刀,恐怕都施展不开。”

    李崇明眯了眯眼睛,终究还是没有贸贸然开口邀约众人去他的嘉王府别院。果然,下一刻,他就分外庆幸自己做出了清醒的决定,因为越千秋笑眯眯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份请柬。

    “既然如此,那不如师兄师姐们改天再赐教如何?舍妹大后天过生日,正好我之前已经请了各派年轻子弟去捧场,神弓门的诸位能不能也来凑个热闹?放心,不是在越府操办,而是在石头山上玄刀堂。只不过有些对不住曲长老和应长老,我之前在别人那儿有言在先,说是只请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

    见越千秋非常热络地上前拿着请柬往自己的大弟子手中塞,曲长老虽说有些心动,可想到这生辰宴要送礼,其中花费不小,他顿时又有些犹豫。可正当他和应长老交换眼色时,却又听到越千秋开了腔。

    “舍妹过了这次生日才满五岁,她刚刚被我爹送回来认祖归宗,本来这生日就不打算大操大办,我也只是看她在家里呆得无聊,带她出来见识一下天下少年英雄,所以找了这个名头。所以,各位只要能赏光,那我和舍妹就感激不尽了,若是送礼,那就是瞧不起我越千秋!”

    曲长老终于放下了心头那一丁点犹豫,立时爽快应承道:“九公子如此豪爽,脚长在他们身上,难道我还能拦着?只不过,你只请年轻人,却把我们拒之门外,是嫌弃我们这些老头子碍事吗?”

    虽说这只是调侃,可本待主动凑个数的李崇明立刻闭嘴,静静等待着越千秋的回答。

    越千秋却耍了个花招:“长辈们若是到场,大家未免拘束,腊月二十七那天,玄刀堂就没有一个长辈,就连我师父师娘,我都大逆不道地让他们别来,所以也只能对不住曲长老和应长老了。”

    几个神弓门弟子不由得暗自咂舌,心想越千秋这个徒弟竟然敢这么对师父师娘,实在是胆子贼大。换成他们,哪里敢忤逆长辈?说一千句一万句都得俯首听着。可是,想到这规模盛大的聚会,心痒痒的他们还是不知不觉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曲长老和应长老。

    两位长老已经是有七八分动心了。可没有他们带着,两人实在是不放心把这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放出去。就在这时候,李崇明终于笑着站起身来。

    “师父,应师叔,如果不放心的话,我陪着师兄们一块去吧?保证到时候把他们全须全尾地带回来。”

    今天居然“巧遇”李崇明,越千秋就已经做好了这个牛皮糖会主动黏上来的准备。既然别的门派他都下了请柬,没道理因为嘉王世子的关系,就把神弓门撇除在外。因此,见这会儿李崇明主动请缨,曲长老立时如释重负,他就知道这事情应该成了。

    当然,他也不会让这个和小胖子抢东西的家伙好过。

    然而,白不凡却先抱怨道:“大后天归大后天,我今天都扛着长枪跑了这么远,活动活动筋骨总可以吧?”

    面对这么个打架狂人,越千秋只觉得无奈至极。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外头传来了非常小心的叩门声,随即就是掌柜的声音:“小店刚有一个更大的院落腾了出来,各位客官既然人多,挪到那里去可好?那儿正房三间,左右厢房各两间,院子也比这儿大得多。”

    曲长老正待拒绝,白不凡就喜上眉梢地说道:“院子很大?大到可以比武吗?”

    门外的掌柜顿时愣了一愣,可紧跟着大门就被人一把拉开。认出是与越千秋同来的那位少年,嘉王世子李崇明介绍说是府州白将军幼子,他立时打叠出了满脸笑容。

    “那院子恐怕不够公子施展长枪,毕竟又不是演武场,但若是活动活动拳脚,绝对不成问题。”

    白不凡有些遗憾,但随即他就转过身来拱了拱手说:“二位长老,来都来了,不如我和令高足切磋切磋拳脚如何?”

    曲长老也没想到越千秋竟是带来了这么个爱打架的官宦公子,当即也忽略了人家掌柜怎么突然如此热情地给他们换房子,略一思忖就看向了四个弟子。见他们全都跃跃欲试,他就慨然应诺道:“好,机不可失,那就请白公子赐教了!”

    眼看着白不凡和几个神弓门弟子呼啦啦地出去,曲长老和应长老不放心似的紧随其后,越千秋却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眼看李崇明起身往外走,他方才干咳一声叫道:“世子留步。”

    李崇明察觉得到,越千秋对他似乎态度疏离,此时听到这叫声,他立时停下了脚步。虽说他不至于自作多情认为这是越千秋对自己表示亲善,可他还是想尽量表现得亲和一些。

    “越九哥莫非有什么悄悄话要对我说?”

    “是有句悄悄话。”英小胖不在,又没有别人,越千秋就笑眯眯地走上前去,熟不拘礼似的一把揽住了李崇明的肩膀,声音压得无比低沉,“我听到一点风声,给你提个醒。”

    李崇明本能地心中一紧,随即强自镇定地说:“九哥尽管说。”

    “你知道的,六年前,金陵城里曾经有一出金枝记风靡一时……哦,不能说风靡一时,毕竟上演第一天就被武德司给查了。可之后证明是北燕派人干的,皇上虽说把北燕使团给撵了回去,可却没有大肆追究,后来这一出戏反而还在金陵各大戏园里重演。”

    李崇明很清楚,戏文中那个被掉包的公主就是以越千秋为原型的。因此,他飞快地转动脑筋思量着,越千秋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个。可还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越千秋就给出了一个让他又惊又怒的答案。

    “现在过去了六年,这一出戏早就不新鲜了,说不定大多数人也都忘光了。但是,最近又出了一个最新版本的流言,关于你的。有佛寺的香客为你祈福,还说,你才是皇上的儿子。”

    话音刚落,越千秋就只听到一声响亮的咔嚓声,低头一看,却见是李崇明狠狠捏紧了拳头,一张脸狰狞得可怕。他能够体谅这家伙现在的心情,毕竟,当初他也经历过类似的一幕。因此,他松开手后,又轻轻拍了拍李崇明的肩膀。

    “英小胖是最恨别人抢他东西的主儿,而且他也很聪明。当然,皇上就更是个明察秋毫的英主了。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不管是不是只一两个人胡说八道,这都不是好玩的。”

    呆立的李崇明眼看越千秋径直往外走去,他挣扎了片刻就长揖说道:“谢谢越九哥提醒!”

    见越千秋头也不回地摇了摇手表示不谢,李崇明拳头攥得越来越紧,仿佛借着那刺痛压下心头惊怒。他是很想和那个小胖子一较短长,可不管皇帝对他流露出怎样的善意,却是绝对不会饶恕那种消息的!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要害他?

    还有,腊月二十七那一天,他要不要陪神弓门这些人去玄刀堂?这会不会太招摇?。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