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昔日名门已衰微
    收一个王孙为徒,对于神弓门曲长老来说,实在是抵挡不住的诱惑。

    当年玄刀堂和白莲宗被先后除名,无论是门主还是他们这些长老,无不日夜恐惧着即将降落到神弓门头上的天罚。因为,在那两派除名之后,那时候他们已经是垫底的了!

    当年玄刀堂也曾战功赫赫,白莲宗亦是一方大派,可巡武使一到,还不是化为齑粉?

    可就在他们愤恨却又无奈地迎来了那把即将落下的铡刀时,情势却陡然突变。

    沉寂多年,白莲宗和玄刀堂不但没有就此消亡,竟然重回武品录了!不但重回武品录,还把之前各派恨之入骨的刑部尚书吴仁愿给拉下了马,甚至连继任尚书希望最大的刑部侍郎高泽之也一块倒了台。如此一来,神弓门在欣喜若狂之余,却也不无失落。

    尤其当得知此事背后是当时任户部尚书的越老太爷以及东阳长公主合力操刀,而东阳长公主之子严诩更是直接凭着云掌门临终托付,当上了排名垫底的玄刀堂掌门,曲长老曾经无数次做梦,希望这种好运也能降临在神弓门身上。

    而就在数日前,他的美梦成真了。

    所以,此时此刻见嘉王世子李崇明以自己记名弟子的身份,笑眯眯地把越千秋引来见自己,本来是亲自送李崇明出门的曲长老只觉得百感交集。他当然不会自恃对李崇明有师徒之谊,就真的随意指使人,而是用非常亲切和煦的态度迎了上去。

    “师父,这位是玄刀堂掌门弟子,越九公子千秋。这位是府州白将军幼子白不凡白公子,天生不凡,神勇惊人。我之前有幸在长公主府门前见过他们一场比斗,着实精彩。”

    听到李崇明说自己天生不凡,白不凡还挺高兴,可当李崇明提起当初长公主府门前的那场挑战,他立刻拉长了脸。在他看来,那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没有之一。并不是因为他主动上门挑战却输了,而是他现在醒悟到,自己根本就是被人耍了,听到的那风声有问题!

    哪怕他现在已经和那个对他说过越千秋坏话的所谓朋友断绝往来,可他还是忿忿不平。

    所以,不等越千秋开口,他就地说:“嘉王世子这话我不敢苟同,那一战不过是我不自量力,登门寻衅而已,说不上是什么精彩的一战,要我说,是猴子戏还差不多!”

    李崇明涵养极好,哪怕被白不凡这么一顶,他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没有半点变化,反而还歉意地说道:“白公子恕罪,是我这个旁观者眼力不够,又不知道内情,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你多多见谅。”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真要说起来了李崇明的身份还高过自己,白不凡也只能别扭地哼哼了一声,不大情愿地说:“我又没怪你,只是说我自己不好……反正我今天只是跟着九公子出来,见识见识天下英杰的,世子殿下你不用管我,就当我是跟班就行。”

    这一刻,越千秋终于捕捉到了李崇明眼神中间的一丝异色。知道是白不凡的那个跟班两个字着实让人惊悚,他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赶紧笑着打岔。

    “曲长老,世子殿下,你们别听不凡胡说八道。玄刀堂自打重建之后,就一直都在金陵活动,我更是从来没见过天下英雄,自然心里就没多大底气。而拖着他这个将门虎子同行,我至少能更安心一点。”

    曲长老立时笑了起来:“两位公子说笑了,你们都是年少英才,一同莅临赏光,这僻陋之地简直是蓬荜生辉。只是神弓门这些年捉襟见肘,也只赁下了这客栈的一处偏院,实在不足以待客,还请见谅。”

    越千秋自然连说不妨,等到入内时,见那小伙计张头探脑,似乎在打量自己,他就悄悄拢手袖中,随即在别人没注意之际又把手拿了出来,随即对其轻轻屈指一弹。发现那小伙计非常敏捷地一抄把东西接了,他才若无其事地拉了白不凡一同随曲长老和李崇明进了客栈。

    等他们一走,那小伙计这才打开手掌,发现赫然是一枚内方外圆的金钱,他虽说一时贪心大起,可左思右想之后,最终还是一溜烟跑去找掌柜。

    很快,用牙咬,用火烧,使尽手段判断出这是真金的掌柜就忍不住轻轻嘬了嘬牙。

    “真没想到这些外地来的穷鬼竟有这样的面子。先是嘉王世子找上门来拜师,然后又是越九公子登门拜访。”

    “之前嘉王世子可没这么出手大方!”小伙计不服气地撇了撇嘴。

    “你懂什么?要不是眼下越九公子给了这枚金钱,就凭他们之前那一面之词,你能确定那真的是嘉王世子?不是有人招摇撞骗?”

    见小伙计顿时不做声了,掌柜方才唏嘘不已地说:“是了,之前嘉王世子来拜师,还送了礼给那些穷鬼,倒是感慨了一下院子太小,可那些穷鬼收了人家的礼,却还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不舍得换房子,嘉王世子倒也竟然听之任之。还是九公子大方,一出手就是金子。”

    说到这里,掌柜就看着恍然大悟的小伙计说:“亏得你没贪心,这钱是九公子给神弓门换房子的,不是赏你自己去花的!去,把那个之前才空出来的院子好好打扫打扫,一会儿我支给你一百文赏钱!”

    “才一百文……”小伙计面上怏怏,心中却乐开了花。

    虽说相比一百文赏钱,那金子显然值钱得多。可一个是私自截留很可能要被发现,说不定还会被告到官府,一个是心安理得落腰包,他哪会这么贪得无厌?匆匆跑去打扫那个客栈最大的院子时,他甚至仔仔细细在心中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和神弓门的人套套近乎。

    如果能学点武艺,他以后说不定也能当个大侠?日后收个贵介子弟当徒弟,想想都带劲!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自己随手扔出去一枚金钱,暗示客栈给神弓门腾换一下屋子,竟然会引发掌柜和伙计这么多神联想。只不过,正如曲长老说得那样,神弓门住的那个院子,不但确实朝向不好,四四方方的院子还极其逼仄,东厢房独立,西厢房竟是和正房相接。

    而在这样小,总共不过四间房的地方,住了神弓门总共两位长老,六个弟子。

    尽管知道有些失礼,心直口快的白不凡忍不住问道:“曲长老,我听九公子说,各门各派此次进京的人数各不相同,少则三四人,多则十几二十人,神弓门虽说人数不是最多的,却也远不是最少的。既然你说捉襟见肘,少带几个人不就行了吗?”

    话音刚落,白不凡就遭到了神弓门年轻弟子的清一色白眼。不但如此,连越千秋也赏了这个不通世情的家伙一个鄙视的眼神。

    曲长老顿时苦笑,倒是一旁的应长老非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白公子有所不知,神弓门这些年来每况愈下,八个人的路费和住宿开销确实非同小可,可之前掌门师兄和我二人大吵一架,他口口声声说,抵死不来参加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盛会,师兄一气之下,就和我把各自的弟子都带了出来,想着让他们进京见识一下。”

    “不只是见识。”当着李崇明和越千秋白不凡的面,曲长老索性实话实说道,“神弓门所在之地不过是延安府的一个小县城,而且大家主要习练的又是射术,和其他武林中人交往更是一直很少,所以再不出来,只怕就会沦为固步自封,坐井观天之辈。”

    他说着扫了一眼白不凡手中的长枪,突然开口说道:“因为神弓门多半练射术,竟是找不到什么习练别的兵器的人和他们对练,我这个做长辈的实在是惭愧!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九公子和白公子指点指点我和应师弟的四个徒儿?”

    李崇明恨不得借此拉近神弓门和越千秋白不凡的关系,立时眼睛一亮,当即就想开口撺掇。奈何他遇上的是根本不用点就会爆的白不凡,这位在家里憋得实在是太久的将门虎子噌的一下跳了起来。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