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妹妹和伙伴
    正如越千秋对严诩和苏十柒说得那样,当他踩着满天星光回到了越府亲亲居,一进正房大门就看到了那个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帮子等他的小丫头。现他进屋的动静,诺诺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随即又惊又喜地露出了笑容。

    “千秋哥哥,你回来了!我特意留了杏仁饼给你。”

    如果小丫头赌气不理人,又或者一见面就大吵大闹的,越千秋反而能够无视她,可现在诺诺等到他这么晚,又是嘘寒问暖,又是说留了点心,他只能暗自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来尽一个做哥哥的责任。

    他打手势吩咐追星逐月去给自己准备洗澡水,随即就来到诺诺跟前,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干咳一声道:“这两天哥哥很忙,没时间陪你,但腊月二十七就是你生日,哥哥我邀请了不少人,到时候齐聚石头城玄刀堂,给你好好过个生日!”

    虽说起话来学足了越小四那一鸣惊人的架势,但在需要她乖巧的时候,她也会如同一个最娴静的淑女。可此时此刻,听到越千秋的话,她仍然绽放出了极度惊喜的神采,下意识地扑进越千秋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又笑又跳。

    “是真的吗?千秋哥哥你没骗我?大伯母虽说要给我好好过个生日,但我更希望和千秋哥哥你一块过!”

    越千秋直到现在,还不明白越小四是怎么教女儿的,居然能让诺诺如此亲近自己,可此时见她这喜出望外的样子,他就决定不多想了。只不过,他没想到大太太竟然已经准备给诺诺过生日了,不禁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位大伯母的面面俱到。

    可他要拉起这么一个诸多门派年轻子弟的聚会,诺诺的生日是个很好的借口,因此,他只能暗自打算明日早起就去向大太太赔个礼。等到好容易哄了小魔女去睡觉,他洗完澡之后,几乎是如同梦游似的爬上了床,可感觉似乎没怎么睡,睁开眼睛就天亮了!

    知道今天还有四家门派需要拜访,他哪里敢赖床,急急忙忙爬起来洗漱,风卷残云一般吃早饭填肚子,随即就先冲去了衡水居。小心翼翼对大太太解释了一下诺诺生日的事,他本来以为少不了要听两句责备,谁知道大太太在微微一愣过后,就笑了起来。

    “我也是生怕诺诺刚回家里不久,连生日都没人记得,到时候觉得委屈,既然你有了更好的安排,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老太爷知道了,也只会觉得欣慰,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说到这里,大太太又若有所思地端详着越千秋,“要不要长安过去帮衬你一下?”

    越千秋顿时满头大汗。对于这个有小才子之名的侄儿,他实在是怵得很。一群武人当中混进一个之乎者也,而且最擅长说教的才子,那会生什么惨剧?

    于是,他想都不想地打哈哈道:“多谢大伯母好心。长安每日读书辛苦,我那儿有的是可以打下手的人,就不耽误他的课业了。虽说诺诺有时候挺淘气,可乖巧起来到底还挺像个淑女……”

    好话说了一箩筐,成功打消了大太太让越秀一给他帮忙之意,越千秋离开衡水居时,已经是一头冷汗。看看此时天色已经很不早,他急急忙忙出了门,却没有先去拜访今日剩下的四个门派,而是直接找去了清水桥白家。

    他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为白不凡求情,把那家伙原本的一个月禁足缩短到了数日,可自从周霁月抵达金陵之后,诸派6续汇聚金陵,白不凡却还不见人影,他自然少不得忙里偷闲登门问个究竟。此时,眼看他下马,一个门房连忙迎了上来。

    “九公子来找我家三少爷?”

    白不凡乃是家中幼子,父兄都在府州军中,在京城的就只有他和母亲赵夫人。上一回越千秋才和那位赵夫人打过一次交道,深觉难缠,此时他忖度时间紧迫,就笑着说道:“劳烦通禀一声夫人,我就不进去了。我有极其要紧的事,需要请白兄和我同行。”

    “这……小的先给您通禀吧。”那门房先是面露难色,但终究还是转身进去了。

    跳下马的越千秋最初拽着缰绳有些焦躁地等着,紧跟着就来来回回在白府门前转了好几十圈。终于,他看到了一个人影兴冲冲地跑了出来,可不是白不凡?当人来到近前时,他就看到白不凡满脸的如释重负,竟是对着他一躬到地。吓了一跳的他赶紧把人搀扶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

    “今天要不是你来救我,别说出门,我这抄书还不知道要抄到何时!”白不凡顶着满是血丝的眼珠子,哭丧着脸说,“我娘说禁足日子可以减少,但一定要磨磨我的性子,所以就压着我抄书。你不知道,我这手握着枪杆子练一天都没事,可抄书却真的苦死我了。”

    越千秋顿时忍俊不禁:“下次管好自己,别再冲动就行。对了,你娘准你和我一起出门?”

    “当然准了。”白不凡这一次终于眉开眼笑,“我娘说,我这么莽撞上门去找你茬,你不但不以为忤,反而还愿意和我交朋友,这样心胸度量的人,当然应该好好结交。所以,看在你上门邀我出去的份上,我不用再抄书啦!”

    “那就好,牵马,带上你的枪,我们出门。今天要拜访止水观、八卦楼、铁骑会、神弓门。后头两大门派你应该知道的,太祖皇帝当年打江山的时候,铁骑营和神弓营,大半就出自这两派,可以说是军中武学的源地。你这个将门种子不跟我去,我可没把握单刀赴会。”

    单刀赴会的典故,白不凡这个不爱读经偏爱读史的自然知道,而听说越千秋找自己是这么一个目的,他更是喜出望外,等看见越千秋的坐骑上还搭着一个包袱,里头分明是兵器,他立时开口说道:“你等着,我一会就来!”

    眼见白不凡风风火火地跑了回去,越千秋不禁摸了摸白雪公主的颈子,低声和它说话。

    “今天辛苦你了,除了驮我之外,还得带上我这分成三段的兵器。虽说家里和师父那儿都存着我练武用的陌刀,但去年爷爷和长公主联手送我的这把刀,我却还是第一次带出来,就不知道能否一利是……当然,最好用不上……”

    越千秋希望今天不用上阵动筋骨,可手持白蜡杆子大枪出来的白不凡却不这么想。他恨不得今天能遇到几个挑战的对手,让这几天闷得慌的他好好过过手瘾!

    只是,当跟着越千秋上马离开白府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对了,为什么方圆和阿宁没有跟你一起?他们不也是玄刀堂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吗?还有那个孙立呢?”

    “我昨天带了孙立,今天打算叫上你,就不带他了,但阿圆和阿宁我决定还是先藏着。”

    越千秋侧过头去,笑着对白不凡露出了满口白牙:“虽说刘师伯和戴师伯率军回归,洗脱了罪名,但别人是什么想法却难说。既然如此,玄刀堂二代和三代弟子到底成色如何,我打算雪藏到底,给人一个惊喜。”

    白不凡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他是习武的武者,但更多的却是军人,父祖几代人从军的经历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军中烙印。想到如今这些门派大多已经从军中渐渐淡出,如铁骑会的铁骑营,神弓门的神弓营,军中建制早已不再,他不禁唏嘘不已。

    上午拜会止水观和八卦楼,越千秋和白不凡虽都是少年,但举止得体,谈笑风生,半点没有官宦子弟的傲气,今次来金陵赴会的止水观观主和八卦楼长老自是相当满意,对越千秋邀请年轻子弟参加诺诺生日会也是一口答应。

    因为没有挑战者,越千秋的陌刀和白不凡的长枪,当然也就全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然而,当两人却不过盛情,在八卦楼包下的旅舍用过午饭,随即前往铁骑会的驻地时,两人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却齐齐就愣住了。

    因为按照严诩提供的地址,这里竟是一片残垣断壁,要说是孤魂野鬼住的地方还差不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