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九十章 王子欲拜师,皇子出黑手
    嘉王别府,演武场。?

    正在舞剑的嘉王世子李崇明上下腾跃,一把长剑耍得水泼不入,就只见他矫若游龙,剑光犹如水银泻地一般在场中滚动。场边伫立的一名中年随从一边看一边点头,满脸欣慰。

    等到李崇明收势而立,那随从方才拿着软巾上前去服侍,眼见自家世子随便擦了擦脸,他就低声说道:“世子殿下,上京重修武品录的各派代表,差不多都来齐了。刚得到消息,越九公子带了白莲宗宗主周霁云去了长公主府,少林、峨眉、青城也都派了人过去。”

    “皇上有好几个姊妹,唯有东阳姑祖母得天独厚,可她却从来没有为表叔争取什么有实权的职司,表叔最初那些年一直都是胡闹的名声在外。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动辄出走,离经叛道的人,竟然能在六年前和如今的次相越老大人联手扳倒吴仁愿和高泽之?”

    那中年随从乃是李崇明的奶公刘达,一向非常有分寸,听到李崇明的感慨,他非常谨慎地说:“世子殿下说的是,严公子以堂堂长公主之子的身份,却担当了玄刀堂掌门,这些年各大门派不用担心从武品录除名,大抵安定了许多。”

    “所以我才佩服姑祖母和表叔。”

    李崇明终究没有说,到底佩服东阳长公主和严诩母子什么。等到从阴冷的演武场回到了温暖的室内,脱去了身上被汗浸湿的衣衫,擦洗过后换了一身衣服,重新梳过头,他再次出了屋子时,又是一番贵公子的气势。

    嘉王多年不曾朝觐,这偌大的嘉王别府多年没有主人,如今屋舍看似整齐光鲜,但李崇明知道除却自己带来的这些少之又少的随从,其余人都不可信任,因此也就只在私下场合对刘达说说真心话。此时此刻出了府门,他反倒觉得连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他再一次对身后的刘达低声确认道:“神弓门曲长老那边,确实都安排好了?”

    “世子殿下放心。”刘达微微笑了笑,“神弓门的排名只在白莲宗和玄刀堂之前,有世子殿下这样的贵人肯垂青,他们怎会不答应教世子殿下射箭?”

    “想当年,神弓营射术冠绝一时,谁能想到,如今神弓门竟是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李崇明看了看自己从小练剑而磨出了茧子的右手,只觉得胸中充溢着一股激昂意气。

    如果那小胖子真是皇帝唯一的儿子,那么曾经被抱到宫中养过的父王确实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那是犹如刘封一般,大多数养子在养父有了亲子之后就被弃若敝屣的宿命。可是,偏偏有人竟然透露了一个惊天隐情,那小胖子和他的父亲嘉王一样,也不过是被抱养的!

    既然如此,凭什么异日那个小胖子能为君,他们父子就只能为臣?

    当李崇明疾驰去见神弓门的人,打算以习练射术为名,从神弓门选一个合适的人作为自己的师父时,小胖子李易铭正在宝褔殿中和内侍博戏为乐。

    尽管这里是曾经软禁过冯贵妃的地方,冯贵妃也是死在这里,但冯贵妃过世之后,李易铭对皇帝说追忆母妃,硬是搬进了这里。在无数人暗中议论小胖子傻大胆,幸灾乐祸等着他被索命时,小胖子却吃得饱睡得香,最初那一年还胖了点,似乎没有半点心理障碍。

    正因为如此,皇帝曾经在私底下对如越老太爷这样的近臣非常满意地评价说,英王胆大心细,事母至孝,不避鬼神,是个好孩子。可即便是小胖子,也只打听到皇帝的这番评价,至于越老太爷等人是如何对皇帝说的,他就半点都不知道了。

    此时,小胖子和几个内侍玩的赫然是大富翁。越千秋生辰宴那一次拿出来的各种游戏,在这六年来在金陵风靡一时,全都是越三太太娘家秦家兄弟推出的。至于还有些什么合作,利润怎么分配,那是秦家的商业机密,就连三太太旁敲侧击也没问出来,更不要说别人。

    眼见自己再度输光了筹码,小胖子没好气丢下了手中的骰子,气咻咻地说:“不玩了,算你们赢了,今天到此为止!”

    虽说赢了小胖子,但几个内侍一点都没有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反而哄闹的哄闹,谢恩的谢恩,很快就熟稔地瓜分了小胖子之前拿出的彩头。

    自打小胖子迷上了这些游戏,常常拉着他们玩开始,他们就现这位皇帝的独子不喜欢人家让,更喜欢人铆足了劲头赢他只要别让其剃光头输到底,赢得最多的人往往赏钱丰厚。久而久之,陪英王博戏成了整个皇宫中最受欢迎的活,没有之一。

    而今天赢得最多的,恰是调到宝褔殿已经大半年的内侍黄九。他不像一哄而散的其他人,单独留了下来,细致地收拾了这些各种各样的棋具。等到再没有旁人,他方才笑嘻嘻地说:“今日又是奴婢拿了英王殿下最大的那份彩头。”

    “知道你狡猾!”小胖子见其把那个装满了金珠的锦囊往自己的私房匣子里装,他就没好气地呵斥道,“少来这套,我还会缺这点钱?”

    “是是,多谢殿下体恤。”

    虽说大多数时候,但黄九还是喜欢做做姿态,免得过分恃宠生娇遭了嫌弃。此时,揣了那锦囊放回怀里,随即把私房匣子放回原处,他便陪着笑脸到托着腮帮子的小胖子身边站了,低声说道,“按照殿下的吩咐,往任贵仪她们几个那儿的东西都送了。”

    “都说了什么?”

    “几位娘娘说了些夸奖又或者问好的话。”

    小胖子耸了耸肩,并不感到意外。

    换成是他,曾经被人提着鞭子冲上门去,身边的宫女内侍被人鞭笞取乐,如今时过境迁,人家再上门赔礼道歉装好人,那也是面上大度,心里绝对不会接受的。反正他也就是做个表面功夫,没大指望人家真以为他痛改前非,在皇帝面前给他说几句好话。

    只要父皇知道就够了。

    而每每在这个时候,他都分外痛恨冯贵妃。想当初,如果他不是因为冯贵妃教唆,再加上他一直都认为离不开冯贵妃这个保护者,他怎么会那么蠢?

    事实证明,只要父皇想铲除,冯家就是纸老虎。他的真正保护者,只是皇帝,只有皇帝。

    这几年,他除了读书,骑马,到哪都会来上一两局的博戏,钱撒出去不知道多少,却不全是为了收买人替他打探消息,也不全是为了让人在皇帝面前替他说好话,更多的是为了树立一个大度能容人的形象。本来他觉得初见成效,可现在他却觉得有些危机。

    当年那出金枝记,最终以北燕使团捏造流言结案,他和越千秋都毫无损。可如今宫里却到处都是李崇明长得酷似皇帝的传言,这算什么?他李易铭到底是不是父皇的亲生儿子?

    “殿下?殿下?”

    小胖子倏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又呆了。他伸了个懒腰,旋即又打了个呵欠,见黄九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他就本能皱了皱眉。

    “殿下,奴婢得到消息,嘉王世子李崇明去见了神弓门的人,想礼聘一个老师教他射箭。他这分明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要知道,当初神弓门之所以被贬到下品,原本就是有缘故的。而且,奴婢听到宫里有人暗地嚼舌头,说什么李崇明其实是皇上的骨肉……”

    “给我住口!”

    黄九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喝止。紧跟着,挨了重重一脚的他就骤然仆倒,当他头昏眼花地反应过来时,领子却已经被小胖子一把揪住,下一刻,他竟是被噼里啪啦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这种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的话,你敢在我面前说?”小胖子的眼睛里迸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精光,“我虽不是越千秋那个脑袋里弯弯绕绕无数的,可也不是笨蛋!”

    没有给黄九任何解释的机会,小胖子直接拿脑门子给了人一记头槌,听到对方惨呼一声就昏死了过去。他方才揉着脑袋站起身来,摩挲着下巴思量接下来该怎么做。

    幸亏这些年和越千秋吵架吵多了,拼斗拼多了,他的思路开阔了许多。否则这会儿他还不得气得嗷嗷直叫,立时去找李崇明的茬?所以说,有个明面上的对手,暗地里的智囊,还是很有用的。

    他翻出一条麻绳把黄九捆成了粽子,随即又塞住了这家伙的嘴,随即就这么拖着人兴冲冲地往外走。

    经过门槛和台阶的剧烈震动,又如同拖布似的在地上被人拖行,黄九不知不觉苏醒了过来,奈何挣扎不得求饶不得,他竟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无数人惊疑的目光下被小胖子拖进了垂拱殿。

    一进门,他就听到小胖子那绝大的嚷嚷声:“父皇,儿臣在身边现了一个居心不良,挑唆离间的混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