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师娘翻脸,烂俗梗再现
    吃我一刀?师父,这会儿你没有刀啊!难不成你已经达到了此时无刀胜有刀的境界?

    越千秋只来得及生出了这几个念头,就只见严诩几乎是整个人如同一道迅疾的闪电,朝二戒和尚直冲了过去,虽是徒手,却竟有一种手持陌刀冲阵的惨烈气势。他一下子眼睛大亮,目不转睛地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场精彩对决。

    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二戒和尚没有大喝来得好,也没有立时以攻对攻,来一场拳拳到肉的强强对话,而是扭头撒丫子就跑!

    那一瞬间,他不由得喃喃自语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周霁月只觉得今天真不应该把四个白莲宗弟子带过来,让他们心中对武林高手的幻想完全破灭。她是以身作则,一直扮演着一个精明能干,武艺高强的宗主,可看看玄刀堂掌门严诩,还有眼下这个少林罗汉堂执事长老二戒。这两个人就不能给少年们做个好榜样吗?

    如果这会儿一个追一个逃的严诩和二戒和尚能够腾出功夫来回答周霁月的话,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榜样是什么?做人就是要随心所欲!

    于是,随心所欲的两个人在这偌大的公主府后花园里玩起了小孩子最常玩的追逐游戏,忘了这里有三个正在有样学样期的孩子,忘记了这里有白莲宗四个正在成长的优秀弟子,忘了这里有白莲宗宗主和玄刀堂掌门弟子,更忘了这里还有个曾经出自回春观,嫁人生子后也更喜欢舞刀弄棒胜似洗手作羹汤的昔日女侠。

    因此,眼看他们追逐了三圈,他们终于听到了一个如同狮子吼似的暴喝。

    “有完没完了?你们以为自己几岁?以后你们还有脸教孩子吗?”

    听到苏十柒的声音,严诩顿时一愣。他这些年修身养性,已经好久没被撩拨得这样故态复萌了。可是,停下步子的他看到前头那和尚趁势一溜烟跑出老远,却又有些忿忿不平。就在他恨得牙痒痒时,突然只见二戒和尚怪叫一声,竟是又一溜烟跑了回来。

    看到是脸色沉静的越千秋手持陌刀挡住了二戒的去路,他顿时心头大喜,嚷嚷了一声好徒儿,可眼见得二戒又要往花丛里窜,他正气愤这家伙没有半点长老风范时,却只见那边厢又钻出了个气势深沉的周霁月。这一刻,想到马上就能瓮中捉鳖,他简直得意极了。

    可兴头上的他立时觉得脑袋上一阵劲风刮过,慌忙本能地往下一沉身子,整个人往后一个漂亮的空翻。当看到是苏十柒手持双股剑满脸杀气地断了自己的后路,他这才意识到,越千秋和周霁月不只是堵了那个和尚,还和苏十柒一块堵住了自己。

    想到媳妇这些年在母亲一个劲的提供高手陪练之下,武艺突飞猛进不下于自己,但平时倒也不曾在人前和自己翻过脸,严诩哪里不知道这是苏十柒真怒了。等到冷不丁记起当初苏十柒进门时,东阳长公主就把调派府中高手的权力都交给了儿媳妇,他更是果断怂了。

    毕竟,刚刚确实是他不占理,不冷静吖!

    他立时再也不管二戒和尚,赔笑站起身朝苏十柒走了过去:“十柒,我就是故人重逢,熟不拘礼随便闹闹……”

    “是啊是啊!”二戒和尚比严诩怂得更快,一溜烟来到了女主人面前,满脸堆笑地说:“贫僧就是和严掌门叙叙旧,咱们是老相识了,开开玩笑而已。”

    “开开玩笑?还而已?”苏十柒的脸上露出了异常讥诮的笑容,双股剑一指两个人的鼻子,“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学小孩子似的闹腾个没完!尤其是你,严诩,大双小双这么不成器,都是你这个当爹的不正经!你看看千秋和诺诺,再看看你这两个儿子,哼!”

    说完这话,苏十柒扭头看去,见大双和小双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她便冷哼一声道:“你们两个给我滚回去小黑屋里呆着,要敢随便出声嚷嚷,我就把你们关到死!”

    突然翻脸的娘让大双和小双噤若寒蝉。不用之前看管他们的蓝成等白莲宗弟子押送,两个小家伙就大气不敢喘一声地蹑手蹑脚溜之大吉。

    而他们一走,苏十柒这才没好气地反手挽起双股剑,没好气地对越千秋说:“我懒得理这两个一把年纪还犯蠢的家伙,千秋,他们两个交给你和周宗主了。”

    直到苏十柒转身去抱了两眼直冒小星星的诺诺,大步走得没了影,严诩这才恶狠狠地瞪了二戒一眼。至于越千秋和苏十柒,他自忖两个人早就看过他最那什么的一面,自然不以为意。眼见越千秋把陌刀扔给了一个匆匆过来的健壮仆妇,他就对二戒冷哼了一声。

    “少林寺没人了,要你来做信使送信给我?”

    这一回,没等二戒回答,越千秋抢着说道:“师父,二戒大师说,他是把本来送信的少林主持的弟子给打晕了……”

    周霁月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至于蓝成等四人,那更是把对少林名宿的敬仰糊了一地。

    严诩却一点都不奇怪地撇撇嘴道:“还真是你这死和尚做得出来的事。说吧,今天冒着被主持关后山面壁的风险来见我,到底什么事?”

    周霁月本能地感到,接下来也许会有非同小可的内幕,当即对蓝成等人打了个手势,见四个白莲宗弟子立时蹑手蹑脚退下,她自己也打算悄悄转身走人,可才走出去没两步,就被二戒和尚叫住了。

    “周宗主不用回避,我说得事儿,和你也有点关系。”二戒非常没有高僧模样地塌着肩膀,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这个罗汉堂执事长老是只挂名不管事的,到金陵之前,刚刚在天下周游了两年。这次朝廷重修武品录,虽说是个好消息,但下头各门派却有点不同的声音。”

    微微顿了顿,二戒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许多。

    “有人说,朝廷是要彻底把可能侠以武乱禁的高手一网打尽。”

    严诩想都不想地哂然笑道:“简直胡说八道,这种鬼话也有人信?”

    越千秋却觉得,心中生出了一种不那么好的预感。如果只是这样简单的流言,二戒和尚用得着煞有介事地提起?

    “之前吴仁愿和高泽之一块落马,刑部大换血,总捕司也由从前的黑皮狗,变成了现在的各派中人混杂,不再四处出击,大多数时候都用在剪除败类上。这本来是好事,可总捕司侦骑四出的鹰犬少了,武德司这几年却悄悄把手伸了出去,你们不否认吧?”

    见严诩和越千秋师徒果然都沉默了下来,二戒和尚就嘿嘿笑道:“当然,武德司也没做什么过头的事,不过是往各门派塞了几个眼线而已。可如果这些眼线被人一张名单列了出来,往各大掌门面前送了过去呢?如果说,还有几个眼线往武德司禀报的所谓密信泄漏了呢?”

    知道自己的话总算是引起了重视,他方才瞅了一眼满脸惊怒的周霁月。

    “周宗主你没收到眼线的名单,原因和严诩一样,你们俩都是因为朝廷首肯,方才带着各自的门派重回武品录的,是鲜明的朝廷派,一切都才刚起步,别人当然不会在你们身上白费力气。而少林那份名单,我师父在主持那儿亲眼看到,回来之后就默出来抄了给我。”

    说到这里,他就随手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往严诩的方向一掷。就只见薄薄的一张纸竟是划开空气,平平地往严诩飞了过去。

    严诩伸出两根手指稳稳夹住,等扫过一眼后就信手递给了越千秋。

    然而,二戒仿佛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撂下了接下来的另一个劲爆消息。

    “我们出发上京的时候,少林寺里有香客露出过一个很惊人的消息。他们说,嘉王世子李崇明,那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

    越千秋简直想骂娘了。

    这烂俗到死的梗在他和英小胖身上玩过一次,现在又改成李崇明倒霉了?

    可在接连说出了两个很吓人的消息之后,二戒和尚却是若有所思地说:“你们觉不觉得,这两个消息是在故意推波助澜吸引注意力的?会不会有谁想要借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