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败涂地的小魔星
    越千秋一向认为自己足够机智狡猾,可此时此刻在很二的二戒和尚面前,他还是有些扛不住地败下阵来。他不敢保证如果自己再拖延一下,这位大师会不会真的在公主府门前脱掉上身的僧衣,给他当场验一下背上留下的旧伤。

    想想长公主府高手众多,师父师娘如今也都是武艺突飞猛进,就算人真的另有企图,那也用不着他担心,他思前想后,最终把这位自称打昏了少林寺正牌信使的冒牌信使给再次带了进去。

    他自然不会把人直接带去严诩和苏十柒的内寝燕水阁,到了二门口就特意问了一声师父眼下在哪。结果,他得到了一个让他非常意外的答案。

    “大少爷和周宗主去后花园了,听说九公子您带来的诺诺姑娘和两位哥儿起了些冲突。”

    越千秋顿时愣住了。诺诺是苏十柒抱走的,他那两个小师弟则是交给了周霁月的两个师弟和两个徒弟四个人去照管,这明明不在一起的两拨人,怎么会起了冲突?而且,那四个白莲宗弟子管不住两个小魔星也就罢了,苏十柒这个当娘的就在一边,居然也能冲突得起来?

    那一瞬间,他心里生出了很不好的预感。

    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身边那个和尚竟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凑上来说:“严诩的儿子和越小四的女儿起了冲突?是不是打起来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说不定是一场很好的战斗!唔,到底谁是胜利者呢?”

    见二戒和尚攒眉沉思,仿佛打算做个预测帝,越千秋终于懒得理这个二和尚了,二话不说往后花园赶去。可很快,他就听到了背后那极其轻微的呼吸声,至于脚步声,则是几乎微不可闻。知道那个又八卦又二的和尚自说自话追了上来,他不由得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二戒大师,你把你们少林主持派来的正牌信使给打了,又抢了人家的信,你就不想想回去之后恐怕要到戒律堂里走一趟?”

    “这个不用担心,我下手很有分寸,再说玄灯师侄一时半会回不去。”

    不知怎的,越千秋不用回头,就能想象出二戒和尚脸上那狡黠的笑容。

    “我偷袭成功之后,在他脸上画了好几盏灯,而且是用的很难洗掉,更不容易褪色的墨水。等他弄干净能见人时,我都已经回去向主持师兄复命了。今天云霄子和青英都没见到你师父,唯独我见着了,就冲这个,主持师兄就不会拿我怎么样,顶多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

    想到自己一开始还认为这是个有点古板的英俊和尚,越千秋不禁为自己的以貌取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决定不再理会这个自己黏上来的牛皮糖,只顾着一路埋头猛冲。当终于到了后花园时,他就听到了熟悉的两个嚷嚷。

    “爹,娘,是大双的错,是他提出和诺诺捉迷藏,然后让我引开诺诺,他好趁机作弊……”

    “小双,你还敢说?明明是你和两个合起来骗诺诺姐姐!诺诺姐姐,都是小双不好,你帮我求求情呀,我愿意把之前祖母送给我的那个玉球送给你!”

    “大双,你混蛋,推卸责任!”

    越千秋只觉得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那一对小魔星想要耍诺诺,结果却反而被识破,同时还撞在了父母手中?和小双比起来,大双明显更狡猾一点,竟然连姐姐都叫上了,还想拿东西贿赂人?师娘也就算了,师父是不是已经气得肺都炸了?

    当越千秋循声找去,最终看到严诩和苏十柒时,就只见两人的膝盖上各仆着一个拼命挣扎的小家伙,奈何在父母两位高手的钳制下,纵使大双和小双再怎么扑腾,依旧难以突破十指关。

    随着严诩咬牙切齿开始挥舞巴掌执行家法,苏十柒同样毫不客气地朝儿子砸下了巴掌。一时间,哭爹喊娘声和求饶声立时响彻了整座后花园。而在那两对父子母子的旁边,诺诺正满脸无辜地拉着周霁月的手,直到看见越千秋匆匆过来时,她才乖巧地叫了一声千秋哥哥。

    见师父和师娘根本顾不得自己,越千秋也没理会好整以暇打量这一幕的二戒和尚,连忙对周霁月低声问了一句,见她对自己摇头苦笑,表示她来了之后,大双小双早就被撂倒在地,他就不得不用征询的目光看向了旁边满脸复杂的蓝成等四个白莲宗弟子。

    结果,那四个家伙你眼看我眼,最后蓝成还是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之前大双和小双说是要带我们逛花园,可后来看到夫人和诺诺在说话,他们就鬼鬼祟祟地躲在花丛里头偷看偷听。正好夫人有事离开了一会儿,结果大双就冲上去找诺诺,说要捉迷藏打赌,作弊被抓了现行之后,又企图两个打一个,结果还是输了……”

    两个打一个还是输了……虽说年龄有差距,可这还真是……

    听到这里,越千秋只觉得自己提出把两个小魔星师弟丢到大太太那儿和诺诺做伴,这实在是太正确了,这个乖巧的小魔女正好把两个家伙克得死死的!

    他用最温和的语气冲着自己那个妹妹问道:“诺诺,你跟爹学过武艺?”

    “武艺是什么?”诺诺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即一脸茫然地说,“爹只教过我摔跤。说是但凡遇到敢欺负我的坏蛋,就摔他们八个跟头!”

    周霁月看到越千秋闻听此言第一反应就是眼神古怪地看向自己,她立时狠狠回瞪了过去。想到当年因为越千秋一句话她就去监视刘方圆和戴展宁,后来又去强迫两人参加越千秋的生辰宴,为此连摔了刘方圆八个跟头,她只觉得历史是那样惊人的相似。

    越千秋瞥了一眼那边听到这话脸色发黑的严诩,以及眼神发亮的苏十柒,干脆蹲下身问道:“诺诺,爹教你的摔跤,是怎么摔的?”

    “千秋哥哥想看?”诺诺立时神采飞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捋起了袖子,“可我一个人演示不好,得有个对手才行!”

    还不等越千秋回答,严诩就直接放下了自己膝盖上刚刚挨了五六下巴掌的大双,直接把人朝诺诺推了过去:“去,给人家做个对手!”

    大双顿时满脸苦色。然而,捂着屁股的他即便再磨磨蹭蹭,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到诺诺跟前,眼见越千秋已经让出了位置,他不得不哭丧着脸哀求道:“诺诺姐姐手下留情啊!”

    “放心啦,爹教过我,要有分寸!”

    诺诺甜甜一笑,突然单手扣住了大双的大拇指,随即用了个巧劲,逼得他跪倒在地。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却没有咚的一声砸地声响,大双也只是发懵,没有呼痛,直到老半天之后才发出了啊的一声。可还没等他结束这一声惊呼,就被越千秋捂住嘴拉了起来。

    虽说是希望这两个小魔星有个人能治一治,但越千秋可不会认为严诩打过大双的屁股,就真的会生儿子几天的气,事实上奶爸的气来得快去得更快,他早就习惯了。

    所以,掀开小家伙的衣服,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见屁股上几个巴掌印很显眼,余下却不见外伤,就连刚刚被诺诺揪住的拇指也没有大碍,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他敏锐地捕捉到身后传来了周霁月的喃喃自语。

    “白莲宗独有的龙形小擒拿手……”

    越千秋顿时恍然大悟。诺诺的这几招毫无疑问是跟越小四学的,而越小四的武艺是跟越影学的。越影当初亲口承认过是白莲宗弃徒,那么周霁月认出来,也就丝毫不值得意外了。

    而严诩那张脸已经黑了一大截。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和同样有些不得劲的苏十柒对视了一眼,这才上前一把拎过失魂落魄的大双。

    “很好,现在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强大了吧?从明天开始,你们逢单日去大师兄的伯母那儿给我学好规矩,逢双日回家里,我和你娘会好好琢磨一个操练你们的好法子,你们好好等着吧!”

    那一刻,大双和小双齐齐打了个寒噤,第一次觉得一贯挺好对付的爹现在好可怕。

    而直到这时候,刚刚一直都没吭声看戏的二戒和尚,方才轻轻咳嗽了一声。

    “严掌门消消气,小孩子嘛,都有跳脱的时候,想当初你和越小四小时候,也没比你家这两小子好到哪去。”

    严诩刚刚完全没注意到还有旁人,此时一扭头,他先是一愣,随即就厉声怒喝道:“居然是你这臭和尚!你还敢在我面前露头?想当初要不是你接应越小四,我也不至于被困在金陵,吃我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