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论江湖地位
    越千秋有点傻眼。?他一直觉得,师父和便宜老爹虽说曾经是中二期的难兄难弟,可性格还是有差别的。在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同时认为天生我材必有用之外,越小四是个级行动派,而严诩最大的人生目标却一直都是复兴玄刀堂。

    所以,在玄刀堂重回武品录,复兴玄刀堂的任务初步达成之后,严诩就立时胸无大志了。

    可此时此刻,严诩居然说他要当武林盟主!

    一贯对建功立业好像并不感兴趣,玄刀堂重新建立之后仿佛失去目标,只专心做个奶爸的师父,竟是突然又雄心勃勃了起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周霁月之前在越府的那段时日,也算是严诩的半个学生,对严诩的性格显然也有所估量。见越千秋那模样显然在懵,她就忍不住问道:“严先生为何突然愿意站出来,振臂一呼,做这个领头人?”

    尽管玄刀堂在下十一门吊榜尾,可既然掌门是严诩这个长公主之子,她又因为之前严诩揭穿吴仁愿和高泽之真面目的事对其非常信赖,所以她一点都不觉得严诩没有这个资格。

    严诩又不笨,周霁月这言下之意仅仅是询问他缘由,而不是质疑他没资格,他不禁眉开眼笑,有些不高兴地瞥了目瞪口呆的越千秋一眼,这才坐直了身子。

    “我这两年被那两个小兔崽子拖了后腿,可此次武品录重修,我琢磨着也不能再偷懒了。越小四那小子,之前还给我送了一封信,居然损我有了媳妇有了儿子就心满意足,不知道天底下还有多少乱子多少不平。我呸,我怎么能让他笑话?”

    周霁月被严诩这明显是别苗头的口气逗得一乐,可越千秋却本能心中一紧。

    “师父你收到过我爹的信?怎么没听你提过?”

    越小四什么目的,干嘛要刺激严诩?

    严诩顿时脸色非常不好看:“通篇都是炫耀他自己丰功伟绩,损我一事无成的话,有什么好说的?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亏我这几年还一直在为他担心。”

    知道越小四的身份和行踪对于朝廷来说是莫大的秘密,周霁月也不知道,他不欲进一步深谈,当即撇下从来很重视的宝贝徒弟,循循善诱地对周霁月说:“霁月,你知道我的性格,武林盟主这种位子,我其实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这次,也不是凭着身份去占先……”

    周霁月笑着说道:“严先生何必妄自菲薄?论江湖地位,您如今也是第一流的。”

    严诩对这恭维非常满意,顿了一顿,眼睛亮闪闪地说:“我的意思是,各门派从后头倒数,依次往前轮着当这个盟主,不是有句俗话吗?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他这话还没说完,猛地蹿起来的越千秋就已经冲到他身前,一把捂住了严诩的嘴巴。

    这话不是反贼头子说的,就是山贼悍匪说的,严诩这个长公主之子说这话,是想死吗?

    “唔唔……”当越千秋放下手,而且露出了异常严峻的眼神时,严诩不禁有些心虚。见周霁月也露出了非常不赞同的表情,他只能讪讪说道,“都是从前和越话习惯了,我就是那么一个意思。我先当个一年半载,然后霁月你跟上……”

    果然是有其徒必有其师啊……

    周霁月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越千秋这个徒弟折腾着办武英馆,而且还要拉她进去,更是鼓吹了学生自治的方案;严诩这个师父就干脆说要办武盟,当武林盟主,紧跟着则说要盟主轮流当,我当完你跟上。她当初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怎么就会这么相信这对师徒?

    可是,在严诩那无比诚恳的目光之下,她不忍心说出什么拒绝又或者煞风景的话来,只是含含糊糊地说:“严先生有这等担当,我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霁月你直接说我给跪了就行了!

    越千秋疯狂吐槽,可没有只能他折腾,不能师父折腾的道理,再说,他也怀疑师父这脑洞大开的主意背后,也许有东阳长公主又或者越老太爷背书撑腰,所以没敢泼凉水。

    只不过,他还是小声嘀咕道:“少林峨眉青城这上三品的门派却要最后才能轮到当盟主,师父你确定,他们不会有意见?”

    “他们敢?”严诩两眼圆瞪,说出了大有豪气的三个字。可几乎与此同时,外间就传来了一个丫头脆生生的声音。

    “少爷,外间门上有拜帖送到,少林、峨眉、青城三派掌门遣人持帖前来拜见。”

    这就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越千秋挑了挑眉,不等严诩开口就径直起身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你继续和霁月商量你们这掌门之间的大事,我去看看。既然不是三派掌门前来,以师父您的江湖地位,不必亲自去见,我这个掌门弟子出马应该完全足够了。”

    严诩本来就想和周霁月好好深入谈一谈,越千秋肯代劳,他自然求之不得。等到越千秋颔点头,径直而去,他望着徒弟那背影,不由得笑眯眯地看着周霁月。

    “霁月,你和千秋久别重逢,看着他如何?是不是大有男子气概?你虽说比他大了快五岁,可毕竟情谊深厚……”

    周霁月只觉得双颊有些温度上升的趋势,不得不硬生生打断严诩这犹如给徒弟找媳妇似的口吻,强笑岔开话题道:“严先生,武盟之事,我还有些细节要向您讨教。”

    越千秋浑然不知刚刚还自诩江湖地位的师父竟然正在当红娘。悠悠然往外走,他还没见到代表上三门来拜访的客人,竟是迎面遇上了东阳长公主。微微一愣之后,他赶紧躬身行礼,可等来的却是一记非常熟悉的拎耳朵。

    “常来常往都多少年了,今天怎么这么客气?是因为要把我两个小孙子丢给你大伯母去管教?”

    越千秋没想到东阳长公主之前分明不在,这会儿却耳报神如此之快,不由得讪讪然。他正想解释几句,却只见东阳长公主松开手后颓然叹了一口气。

    “我教儿子比不上你家那老头子,带孙子就更加力不从心。阿诩和十柒也全都一样,再这样下去,那两个小猴儿就真要无法无天了。只不过,你给你家大伯母带去那样两个大麻烦,问过她的意见吗?小心她知道了捶你!”

    越千秋哪里不知道东阳长公主与其说是嗔怒,还不如说是告诫,连忙笑着说道:“多谢长公主提醒,我当然不是随随便便给大伯母揽事,她也确实有些精力不足。可因为师父和师娘接下来要忙着此次武品录重修之事,所以大伯母特意提了提,愿意帮个忙。”

    说到这里,他就顺嘴说道:“当然,大伯母还说,长公主若是愿意,不妨也过去坐坐,大家商讨商讨带孙子的心得。”

    东阳长公主虽说是明里的女慈善家,暗里的女政治家,但在教育方面,她就自惭形秽了。

    严诩的经史学问,那是因为当初她骗其考状元,这才学得不错;至于学武,那都得归功于玄刀堂前任云掌门。总之,她除了养成儿子那逆反心理,别的就没干什么好事,所以她一点都不敢承担教育孙子的重任。

    因此,越千秋这么一说,她顿时怦然心动。越家长房确实不错,虽不至于人人出类拔萃,可至少没有一个长歪的,大太太邀请她去沟通,她不如去试一试?

    等到东阳长公主欣然答应,继而转身离开,看方向不是去见严诩和周霁月,也不是去见苏十柒和诺诺,而是径直出门,仿佛是立刻就打算去见大太太,越千秋不禁吐了吐舌头,暗想幸好自己不是信口开河,连忙往水云天去。

    上三门根深蒂固,早在卫朝末年幽帝比武之前就已经存在,如少林的历史甚至还要更加悠久,传说甚至帮过卫朝开国皇帝打天下,所以如果东阳长公主愿意,大可以亲自接见来客,可她显然对这些年上三门的独善其身很不满意,因此连提都没有提一句,直接丢给了越千秋。

    越千秋心知肚明这一点,暗自替上三门点了根蜡。

    等他到了水云天,里头三个人第一时间朝他看了过来,现来的是自己一个少年,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容貌绝对可以称得上英俊的和尚眉头紧皱,另两个道士模样的中年人则是立刻起身打了个稽。

    面对这一幕,越千秋不禁在心里根据第一印象做出了初步评估。

    少林寺来的和尚有点古板,青城和峨眉的两个道长挺圆滑。至于其他的,他暂时没看出来……先相处一会再看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