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萌主和盟主
    对于周霁月来说,她曾经在东阳长公主府的水云天中被吴仁愿当场拆穿是白莲宗余孽,随即却又经历了一场惊天大逆转,可以说这辈子都对越千秋的那场生辰宴刻骨铭心。而后越千秋在北燕刺客手中死里逃生,她又提心吊胆地在这里守了五天。

    因此,哪怕如今时隔六年再踏进这座公主府,她却丝毫不觉得陌生。

    而诺诺虽说是第一次来,但小丫头一路上虽老老实实呆在越千秋怀里,却一点都不怕生。

    但周霁月的两个小徒儿张无庸和蔡眉儿就没有那份心气了。自打进入公主府开始,两个小孩子就有些战战兢兢,走路的时候险些同手同脚。而周梅东派来跟随周霁月的两个徒弟,今年二十的蓝成强打镇定,年方十七的骆云却毫不在乎地犹如乡下人进城一般东张西望。

    蓝成实在是受不了师弟这丢脸的架势,忍不住低声喝道:“你能不能老实些,别让人笑话了宗主和我们白莲宗!”

    “师兄,别这么死板嘛,本来金陵人看谁都是乡下人,现在看个够,回去之后我也能对别人炫耀炫耀,好歹是进过长公主府。”

    骆云嬉皮笑脸地挤了挤眼睛,见师兄眼看要发火,他连忙举起双手道:“师兄你别生气,如果一定得规行矩步,宗主早提醒我们了,可既然没说,足可见宗主默认了在这儿可以熟不拘礼,不用怕人笑话。”

    蓝成只觉得额头青筋毕露,正要训斥这个实在太跳脱的小师弟时,他就听到了一声笑。

    “骆师弟没说错,在这儿确实不用太拘束,我师父师娘和长公主都是最和气不过的人,再者……”

    越千秋这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前头传来了一阵大呼小叫。他侧耳分辨了片刻,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苦笑:“再者,这长公主府里如今多了两个小祖宗,什么规矩简直是形同虚设。”

    话音刚落,越千秋就只见前头两个敏捷的身影窜了出来。他想都不想就将手中的诺诺交给了一旁的周霁月,随即一阵风似的冲上前去。见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欢呼一声,却是突然变向,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一个起落上去一把捞起一个挟在臂下,回头见另一个已经跑出去老远,越千秋微微眯起眼睛,手中扣着的飞蝗石倏然砸出。可几乎是他出手的同时,他就只听挟着的小家伙大声叫道:“大双!”

    几乎是声音响起时,不远处的大双立时一个变相。可还没等他高兴呢,就只觉得屁股一疼,紧跟着一个趔趄往前一扑,整个人就这么趴在了地上。下一刻,他就只觉得领子被人一把拎起,顿时气得手舞足蹈。

    “放我下来!大师兄你耍赖,我明明转向了!”

    “知道你们两个现在配合默契,所以你以为我砸你的时候不会预留你变向的余地?”

    见手舞足蹈的大双先是一愣,随即就挣扎得更厉害了,越千秋就闲闲地说:“你们两个欺软怕硬的小家伙,这是看着师父师娘还有下头人不敢拿你们怎么样,这才一天到晚四处乱窜是吧?师父师娘接下来很忙,恐怕没空管你们两个了,我给你们找了个很好的监护人。”

    虽说周霁月还是第一次听到监护人这个词,可光听词语的意思也知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而气急败坏刚刚追出来的严诩和苏十柒对视一眼,同时生出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即便眼下分明是有客人,严诩还是立刻追问道:“千秋,这两个小兔崽子你尽管带走,让人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苏十柒也恨得牙痒痒的:“没错,老娘怎么会生出这种不怕打的小子!”

    周霁月刚刚忍笑已经很辛苦了,此时见这对夫妇如此光景,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越千秋一手挟着一个,一手拎着一个,此时见两个小家伙眼睛滴溜溜直打转,他就呵呵笑道:“我家大伯母最近正帮忙带着诺诺,可诺诺身边没有年纪差不多的玩伴,她一直都有些发愁。我回头让影叔拨两个高手过去大伯母那儿看着,然后把这两个小子丢过去。”

    见大双和小双齐齐哼了一声表示不怕,越千秋就微微一笑道:“大伯母教导小孩儿很有一套的。她轻易不打不骂,但我家里那些兄弟姊妹侄儿侄女,没有一个不怕她。师父师娘,大双和小双连长公主都招架不住,得找人治治了。”

    严诩想到越家长房确实最有规矩,子孙也最有出息,不禁怦然心动。而苏十柒是恨不得给两个小皮猴找个人管管,此时不等严诩开口就立时答应道:“那还等什么,我回头就把两个送过去……咦,霁月你手里这丫头是谁?你女儿?”

    周霁月没料到苏十柒说话竟然跳跃度这么大,呆了一呆之后立时面红耳赤。好在苏十柒语速太快,她身后一双徒儿以及蓝成骆云都没听清楚霁月二字,只以为是人家和宗主熟稔,直呼其名霁云,可因为这女儿二字,他们都有些小小的尴尬。

    “师娘,你又不是不认识霁云,他现在是白莲宗宗主,你可不能拿人随便开玩笑。”

    越千秋之前没想到今天师父师娘会用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有及早通气,少不得立时补救似的着重强调解释了一句。见苏十柒调侃似的冲他挤了挤眼睛,而严诩则是若有所思地端详着诺诺,他就又打了个哈哈。

    “这是我爹的女儿诺诺,之前他让伏大叔送来的,金陵城里很多人都知道了,师父师娘竟然不知道?”

    “什么?是越小四的女儿?”

    严诩这几天正在筹划自己的大事,再加上两个孩子实在占去了太大精力,他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他二话不说一个箭步跨上前去,伸手就从周霁月那儿把诺诺抢了过来。

    见小丫头只是微微蹙眉,却没有惊呼尖叫,他与其大眼瞪小眼,脸上很快阴转多云,多云转晴,最后竟是笑了起来。

    “我就说嘛,这小丫头怎么和那家伙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果然就是他女儿!诺诺,唔,这名字马马虎虎吧,倒是很有那家伙的风格!”

    唠叨了两句之后,严诩突然发现,越千秋手中拎着的那两个小兔崽子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诺诺,这下子登时心头一动,扭头就对越千秋问道:“这丫头几岁?”

    “我是腊月二十七的生日,过年就五岁了。”诺诺直接抢着答了一句,旋即就看着严诩说,“你是爹提到过的鹦鹉叔叔?”

    严诩刚刚还在想,越小四特意生个女儿出来,是不是看中了他的儿子,可此时听到诺诺这话,他一张脸顿时黑了。那一刻,他恨不得把越小四给掐死!

    这都多少年前的绰号了,现在除却齐南天偶尔开玩笑时叫叫,再也没有人敢提了,如今越小四竟敢教给孩子?

    苏十柒却不理会严诩吃瘪,想当初她最希望生个可爱乖巧的女儿,可十月怀胎呱呱坠地的却是两个小皮猴,她恨都恨死了,如今连忙抢过严诩手中的诺诺,上看下看越瞧越喜欢,竟是也不理会其他人什么意见,直接抱了孩子一溜烟走了。

    “诺诺,难得来家里,苏姨带你去四处逛逛!”

    越千秋很想提醒她,师娘,您自己的孩子还在我这儿呢!

    一番闹腾过后,众人方才来到了严诩和苏十柒日常起居的燕水阁,越千秋随手把拎着的大双小双扔给了周霁月身后的蓝成和骆云,见他们手忙脚乱地接住,他就冲他们笑了笑。

    “师父和我有要紧事和周宗主商量,就劳烦你们帮忙照看照看这两个小子。别担心,他们真要是淘气,你们尽管打他们的屁股!”

    蓝成和骆云顿时暗自叫苦不迭。这两个小家伙既然连长公主都管不了,何况他们?见张无庸和蔡眉儿还杵在周霁月身后,两人对视一眼,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宗旨,借口四个人看孩子更顺当,硬是把两人也拖了走。这下子,屋子里只剩下了严诩和越千秋周霁月三人。

    没了闲杂人等,越千秋正想说说昨日如何接到周霁月的,却不想严诩竟是抢在了前头。

    “霁月,我有件事要和你这个白莲宗宗主商量。此番武品录重修,诸多门派都派出了代表齐聚金陵,我打算提出一个建议,在金陵设武盟,各派都留一到两个人下来,然后和巡武使一起,专司负责武林中事,以防巡武使再次妄作威福,你觉得怎么样?”

    说到这里,严诩就抓了抓毫无胡须的下巴,眯起眼睛说道:“这些年各派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就是互相倾轧,要么只满足做一方土豪,这不是太祖皇帝当初创立武品录的本意。我琢磨着,我就姑且当一下第一任武盟的盟主,给大家开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