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却道,故人依旧
    白莲宗宗主周霁云,年十八,江湖人送雅号小白龙,一手龙形小擒拿手冠绝一时。继任宗主时不过十二岁,人人都认为他是其叔父,原白莲宗弃徒,现任白莲宗长老周梅东推出的傀儡,可他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卧薪尝胆,坚忍不拔。

    这六年来,在这位宗主的带领下,曾经失去了一切的白莲宗卷土重来,在江陵城中重新立足,添置地产,开山门收徒。

    最重要的是,六年前周梅东带着唯二幸存的两个白莲宗弟子远赴北面军中抗击北燕南侵,竭力获取功劳为白莲宗奠定重建的基石之际,年少的周霁云硬生生一个人支撑起了白莲宗。

    尽管不少武林中人都知道,白莲宗背后有人撑腰,可随着周霁云声名鹊起,更是一一打败了不少想要一夕成名的武者,那些闲话就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便是各种各样的联姻企图。

    因为周梅东早在叛门而出假意投奔吴仁愿时,就已经迎娶了一个很普通的女人,如今也没有将糟糠之妻下堂的打算,各种算计自然就打到了周霁云和周霁月“兄妹二人”身上。

    路上不是说话的地方,可越千秋还是像模像样地好生打听了一下周大宗主的这番光辉历史。周霁月说得轻描淡写,可她背后两个徒弟,以及周梅东的两个弟子却对这些年宗主吃过的苦头耿耿于怀,眼看越千秋是自家宗主深有背景的“好兄弟”,他们自然少不得狠狠告状。

    见四个人最生气的是别人觊觎自家宗主和妹妹的终身大事,越千秋终于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霁月知道越千秋在笑什么,可大庭广众之下还不能拿他怎样,只能没好气地叫道:“笑什么笑,我……和霁月被人算计,你就那么高兴吗?五行宗的联姻不只是求娶霁月,那个钱若华还打算把他的表妹推给我,来个亲上加亲。”

    可惜你分身乏术吖,否则这真是挺好玩的!

    越千秋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最后眼见周霁月伸手一扬,他立时眼疾手快伸手一夹,见是一粒普普通通的鹅卵石,他方才嘿然笑道:“对不住,不是嘲笑你,只是觉得实在太有趣了。这样吧,我把我借给你,你就说你家妹妹霁月早就许配给了我,那就行了。”

    “胡说八道!”周霁月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羞怒,倏然出脚往越千秋大腿踢了过去。眼见得人分明及时缩腿躲过,却还是夸张地惨叫一声,她顿时恨得牙痒痒的,“你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居然还这么没正经!这种话能乱说,要是让你未婚妻听到怎么办?”

    周霁月竭力若无其事地说出了未婚妻三个字,心中一再告诫自己,她比越千秋大那么多,当年懵懂无知时那点交情不过是孩子之间的友情。身为宰相家的孙子,长公主之子的徒弟,越千秋肯定早就定亲了。可下一刻,她却得到了越千秋的反应。

    “未婚妻?我的?有这种玩意吗?”越千秋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非常夸张的发懵,“难不成你从我爷爷那儿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不会吧,难道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终身大事就被定出去了?”

    见越千秋一脸错愕,周霁月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她难道能慌忙补救,说我只是随口瞎猜而已,你别放在心上?于是,她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故作漫不经心地冷哼道:“就算你没定亲,也轮不着你肖想我的妹妹,给我死心吧!”

    越千秋只不过是习惯了拿周霁月当小伙伴,而不是女人,因此一时口花花这么随口一说,可周霁月赫然完全代入了白莲宗宗主周霁云这么一个角色,竟是扮演起了爱护妹妹的好哥哥,他就不由得安下心来。

    不就是两个死党互相开玩笑吗?继续开,不开就显得关系不够铁!

    就在这时候,他只听怀中的诺诺开口说道:“千秋哥哥,周大哥他们要住在哪?”

    越千秋想都不想地答道:“当然是家里。”

    周霁月则抢着说道:“当然是客栈!”

    这两个毫无默契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以至于越千秋再次和周霁月对视了一眼。越千秋顿时皱眉道:“我那亲亲居大得很,干嘛到外头住,还浪费钱?”

    虽说知道越千秋那亲亲居的亲亲二字并没有任何娇嗔暧昧的意思,可周霁月却本能地觉着,自己那两个徒儿和师弟在听到这三个字时,反应有些微妙。她不由得虎着脸道:“白莲宗还不缺那几个钱……”

    可她这话还没说完,身后周梅东的大弟子蓝成就低声说道:“宗主,师父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过,宗门四处等着用钱,最好节约一点。”

    “是啊是啊,师父说,最好一文钱掰成两半花!”

    耳听两个师叔如此说,刚刚才得了越千秋好处的周霁月两个徒儿也立时帮腔,竟全都是撺掇师父往越府去住。见周霁月显得极其狼狈,越千秋只觉得有趣极了。

    “咱们俩谁跟谁?当年白莲宗重回武品录是怎么回事,有心人都应该知道。既然如此,与其有意撇清,还不如顺其自然,你说是不是?再说了,我这些玄刀堂的师弟们还没见识过真正的武林高手,你若能指点他们几招,他们一定会高兴的!”

    说到这里,越千秋又挤了挤眼睛说:“再说,我们好久没有抵足而眠,谈天说地了?”

    抵足而眠你个大头鬼!

    若不是要在徒弟和白莲宗弟子面前演好一个宗主的形象,周霁月恨不得揪着越千秋暴打一顿!可想到如今宗门虽说渐渐有了起色,可确实是百废俱兴,而金陵城居不易,这一趟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她只能没好气地说道:“那我带人去玄刀堂住!”

    “那敢情好!”见周霁月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越千秋这才嘿嘿笑道,“如此一来,外人就都知道,白莲宗和玄刀堂乃是兄弟门派,亲如一家人!玄刀堂也能多个免费的指导,而且,我新结识了一个朋友白不凡,他一定很高兴天天有人切磋的!走吧,这儿顺路去玄刀堂最近!”

    事到如今,要是周霁月还不知道,越千秋是早有预谋请他去玄刀堂住,那她就真的枉为六年宗主了。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得不感慨,都六年过去了,越千秋竟然一点都没变,依旧是那个素来变着法子诱人入彀的不正经家伙!

    然而,当周霁月真的跟着越千秋到了石头山上石头城中的玄刀堂,见到那几十个正在跟着孙立练武的少年,看到那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她一下子就想起了白莲宗中那些同样意气风发的少年。两个门派都是从除名到新生,那种从绝望的谷底爬起来的过程,她能感同身受。

    因此,当刘方圆一脸不服地第一个上来挑战时,她嘴角一挑,露出了一个从容的微笑。

    “船上不适合对战,我闲得都快有些手生了。今日天气好,你们若是有雅兴,就打十场如何?”

    十场?越千秋忍不住轻轻嘬了嘬牙。今天除却诺诺和随从,他加上这些闻风而动硬插一脚去码头接人的总共就十个人,这么说,周霁月还打算称量一下他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