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仗势欺人
    如果对方没有指名道姓要和周宗主的妹妹周霁月联姻,越千秋也许还会怀疑,周霁月当年在来金陵的路上失散的那个妹妹终于找着了。可如今人家把霁月两个字说得清清楚楚,越千秋就忍不住拿眼睛去看颀长英挺的周大宗主,却不想周霁月也第一时间斜睨了他一眼。

    两个人的目光一触即收,可周霁月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越千秋那分明掩藏不住恼火的眼神,她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笑得乐不可支。

    因此,她想都不想就对着那前呼后拥的青年说:“钱少宗主,我想我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过你,白莲宗无意和五行宗联姻。至于我妹妹,她想不想嫁人,想嫁给谁,那是她自己决定的事,别说我这个长兄兼宗主,就算我的叔父,又或者其他宗门长辈,谁都没有权力干涉。”

    说到这里,她再也不理睬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搅局者,转身就把诺诺交还给了越千秋:“千秋,我刚刚见了你,一时情急就径直下来,都几乎忘了船上还有我那两个徒儿还有两个师弟,我去接他们,你暂且等我一会儿。”

    越千秋刚刚还在暗自唏嘘,周霁月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独当一面的宗主,另一个居然还被哪个门派的少宗主给看上了,实在不容易,此时听到周霁月提到徒弟,他顿时呆了一呆。

    她都已经能收徒了?

    可想想自己如今也是玄刀堂第二代的大师兄,眼下这些少年都是他师弟可那是因为大家都是官二代,总不可能做他的晚辈第三代以孙立为首的弟子才是玄刀堂的主力军,他也就释然了。

    周霁月有徒弟也很正常嘛,毕竟是白莲宗宗主,而他也是有很多很多师弟和师侄的人了!

    越千秋直接把那位五行宗的少宗主当成了路人甲,可架不住周霁月那旁若无人的态度已经把对方气得够呛,因此在钱少宗主一个眼色之下,越千秋一行八个人立时被团团围住。

    你要问怎么围的?在五行宗的少宗主钱若华看来,自家五个人用五行阵围着这些浮浪子弟,绰绰有余了!

    可区区五个人,对于在金陵城里好歹泡了几年,见过无数大阵仗的众人来说,那根本就没人放在眼里。每一个人都在兴奋地议论着白莲宗这位年轻英俊的周宗主。

    朱鹏俊的表弟,曾经北燕马家的三少爷马三林更是嚷嚷道:“九哥,周宗主的妹妹和他长得像不像?要有他一半的处事大方,我娘一定会很满意这个媳妇的。她老人家之前给我相看了不知道多少人,挑剔得我都快疯了!”

    “你就这么想娶媳妇?”越千秋还没发话呢,刘方圆就气鼓鼓地冷笑道,“人家可是白莲宗宗主的妹妹,你这才练过三年的小身板,扛得住她一招小擒拿手?”

    如果说戴展宁和越千秋身边每一个人都能处得好,那么,刘方圆就和每一个人几乎都处不好。所以,马三林鸟都不鸟他这嚷嚷,而是立刻反唇相讥道:“听你这说话的口气,莫非你领教过人家小擒拿手的厉害不成?”

    我当然领教过,我和宁哥一块领教过!

    刘方圆几乎是在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前,硬生生打住,可脸色却一下子憋红了:“你要是有本事扛住一招,那就算你狠!”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眼看马三林和刘方圆全都面红脖子粗,越千秋终于没好气地喝道:“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霁月那是我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我都还没说话呢,你们两个在这争什么争?”

    五行宗少宗主钱若华终于维持不住那副淡然不惊的表情了。这一伙在他看来不过乳臭未干的少年,竟然在他这五行阵围困下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听那口气还敢争抢自己看上的女人!若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他早就忍不住发作了,可想到这里是金陵,他只能硬生生压下火气。

    “各位认识白莲宗周宗主?”

    然而,他这句已经竭尽全力显得客客气气的话,却没有换来任何回答。因为越千秋那一句青梅竹马的形容,没有引发众人轩然大波,反而使得人人都在琢磨青梅竹马四个字到底代表什么。还是戴展宁代表众人把这个问题直截了当问了出来。

    “九哥,青梅竹马是什么典故?”

    越千秋顿时愣住了。糟糕,忘了这年头没有李白!

    他并不打算随随便便当个千古文豪……文抄公,因此这会儿很淡定地咳嗽了一声。

    “没文化!这出自一首古诗,古诗你们懂不懂?爷爷的鹤鸣轩里有一本诗集,里头有这么一首诗,我给你们念念。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周霁月此时正好率领自己的两个徒弟,七叔的两个徒弟从船上下来,发现钱若华正带着五行宗的四个弟子,赫然摆出了五行宗的五行阵围着越千秋等人,她顿时又惊又怒。可当她一个腾跃先赶过去的时候,恰正好听到越千秋在那笑眯眯地给众人解释青梅竹马。

    那一刻,她不由得呆了一呆,旋即立时运功压下了脸上的燥热。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千秋还是喜欢胡说八道!她只不过无奈之下暂时栖身越府一阵子,哪来的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倒是真的……

    钱若华已经是气得肩膀发抖。就当他几乎忍不住想动手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个叫声:“少宗主,原来你在这儿!船上还有行李没收拾呢,属下正四处找你……”

    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他歉意地对越千秋等人微微颔首,随即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隐蔽动作死死扣住了钱若华的肩膀。可还不等他把自家少宗主给拖走,却听到了一个声音。

    “等等,我还没让你走呢!”

    越千秋排众而出,见钱若华盯着自己的眼睛似乎在喷火,而拽着他的老者则是面露紧张,他便耸肩笑了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莲宗周宗主的朋友,也是他妹妹的青梅竹马,越千秋。当朝次相越老大人是我爷爷,东阳长公主是我师父他娘。在这金陵城里,大多数人叫我九公子,一小撮人叫我越小九,但想来这一小撮人里头,应该不包括你们。”

    见钱若华呆若木鸡,那老者则是没有意外,只有尴尬,他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出了下半截。

    “不过,我还有个身份,那便是玄刀堂掌门弟子。虽说我习武时间恐怕不如这位少宗主,可师父师娘都说我天赋不错。所以,要是这位少宗主下次还有兴趣赐教阵法,那就到石头山玄刀堂来,玄刀堂这两年演练的陌刀阵正愁没对手演练。”

    戴展宁刘方圆在内的其他人都见惯了越千秋和人斗嘴,但对这样拿身份砸人的场景也不陌生。因此见某人面色铁青,四个随从更是进退两难,大多数人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而越千秋则早已扭转头迎向了周霁月,见她那两个所谓的徒弟,正是一对十一二岁,乍一眼看去显得非常可爱的金童玉女,他立时摆出了玄刀堂大师兄的架势,上前拿出了早有准备的见面礼,却是两只小金猪挂坠。虽说没料到周霁月有徒弟,可这种东西他身上是常备的。

    周霁月虽说好一阵推辞,最终还是不得不让徒儿上前谢过。

    而诺诺直到越千秋抱着她想要上马,这才望了一眼那边厢仿佛是心意碎了一地的某位少宗主,声音清亮地说:“千秋哥哥,你刚刚那算不算仗势欺人?”

    正要上马的越千秋稳稳踩上了马镫,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诺诺,哥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越千秋顿了一顿,随即嘿嘿笑道,“你哥哥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其实就是仗势欺人!”

    眼看白莲宗的行李被人送上车,随即一行人和越千秋那些人一同离去,钱若华只觉得上京之前的雄心壮志,全都在此时碎裂成了泡沫。足足良久,他才扭头悲愤地对身边的李长老叫道:“李伯,凭什么他们就能这么嚣张?”

    李长老顿时苦笑了一声。

    人家嚣张?是少宗主您明明只是外乡地头蛇,却还认不出本地的强龙,这才自己招惹气受吧!金陵是什么地方,就连蛟龙都得盘着,更何况咱们?

    府天说

    昨天累惨了,十点不到上床睡觉,所以今天就两更,抱歉了大家!本月倒数第二天,求双倍月票清仓,现在是2844,不知道能破三千不,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