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接人和惊吓
    金陵城北靠近长江的码头,素来是金陵城最繁忙的地方之一。尽管在泛滥的时候会带来洪峰大害,但大多数时候,一条长江,就使得金陵成为天下水运最便利最重要的节点之一。每逢天下州府押运岁赋以及粮食入京时,此地的场景尤为壮观。

    然而,已经过了腊月二十,各地上京朝觐的官员都早就到了,再加上寒风呼啸,往日繁忙的码头,这两日也人少了许多。正因为如此,那一行明显是金陵城里出来,鲜衣怒马的公子哥,看上去就显得尤其扎眼。

    在这一行人中间,越千秋颇有些不顺眼地瞅着左右这些闲人:“你们什么耳报神,这时候也跑来搅局?”

    刘方圆非常神气活现地说:“怎么,就只准你一个人来接人?老实告诉你吧,是老太爷告诉我和宁哥的!”

    说到这里,他那饶有兴致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越千秋怀里的诺诺身上。

    这几天,越千秋日日带着诺诺去石头城的玄刀堂,乖巧文静漂亮不怕生,又有越千秋罩着的诺诺,让一帮男孩子稀罕得的不得了,私底下设了赌约,都想看看谁能逗得她在千秋哥哥之外,第一个得到哥哥的称号。

    此时,刘方圆深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道:“诺诺,你要出来玩,不用求你千秋哥哥。你叫我一声方圆哥哥,以后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

    这几天带着诺诺去玄刀堂,越千秋也曾经捏着一把汗,可发现冷落了两天,小魔女似乎老实了,今天来接周霁月,他禁不住她软磨硬泡,也只好带上了这个老太爷显然非常宝贝的小丫头。

    只不过,见刘方圆不知死活地去逗这个乖巧的小魔女开口叫哥哥,他也不吭声,冷眼旁观家里只有兄弟没有姐妹的刘方圆在那使尽浑身解数。

    终于,他听到自己抱着的小丫头细声慢气地说道:“你没有千秋哥哥好看,又打不过千秋哥哥,就连吵架也吵不过千秋哥哥,凭什么要让我叫你?”

    刘方圆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指着小丫头回头就对戴展宁嚷嚷道:“宁哥,这么小的小丫头居然也会讽刺人?”

    戴展宁又好气又好笑。之前要不是越四爷把手上的人都给了父亲和刘师伯,就凭他们的父亲手中那点底子,怎么可能突破重围回归吴朝?刘家和戴家的家眷又怎么能和四大家一起暗渡陈仓?既然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越四爷的女儿,能好惹吗?

    可想归想,他却没有理会气鼓鼓的刘方圆。

    而越千秋却只觉得心中异常舒爽。他之前被小丫头用童养媳三个字坑过一回,如今终于见到其他人被坑了,还是刘方圆这死小子,他能不高兴吗?虽说诺诺这话纯粹是给他拉仇恨,可都是他玩得来的小伙伴们,损的只是刘方圆一个,他自然是对小丫头点了个赞。

    “诺诺,干得好,下次要再有这种恬不知耻自称哥哥的,就这么给我顶回去!”

    虽说有越千秋唯恐天下不乱地添油加醋,可因为诺诺终于开口就立时展现出不逊于越千秋的毒舌,周围其他人一面嘲笑刘方圆,一面纷纷聚上来想要逗小丫头说话,可就只见人直接轻哼一声,扭头把头埋进了越千秋的肩膀,再也不理会他们了。

    趁着这机会,戴展宁低声对越千秋说道:“他们只知道你是来接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知道是谁。我警告了阿圆,不许他说周姑娘的事。”

    越千秋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声。有个戴展宁这样懂事的师弟就是好……至于有个刘方圆这样老坏事的师弟,就是倒霉!

    闹哄哄玩闹了一阵子,朱鹏俊突然问道:“怎么今日白不凡没来?”

    毕竟是新加入的小伙伴,大多数人都摇头表示不知,还是越千秋苦笑道:“白不凡前些天不是上长公主府挑战了我吗?结果不但败了,而且还因为惹是生非被家里人训了。可就在三天前,他因为在国子监里又管不住嘴,两罪并罚,终于被禁足了。要不是我登门求情,他家里差点要禁足他一个月。就算这样,他也得从今天开始老老实实在家里呆三天。”

    这一次,诺诺却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不凡哥哥好可怜。”

    刚刚一帮人软磨硬泡,全都没能让诺诺松口,如今白不凡人没来却得到了这样的优待,顿时引来了一片哄闹。越千秋懒得理会这些嗷嗷直叫不公平的少年,抱着诺诺径直远离了他们,这才若有所思地看着长江水面。

    当他远远看到一艘船渐渐驶来时,顿时眯起眼睛,运足目力看着船头。可下一刻,他就差点没被耳边传来的低声嘟囔给呛得咳嗽出来。

    “千秋哥哥,你今天来接的那位周姐姐,是不是你的心上人?”

    越千秋在止住咳嗽后的第一时间扭头看了一眼那边正在彼此嘲讽的少年们,随即才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告诫道:“诺诺,记住我之前警告过你的话,爹说的那些你统统忘掉,南边这儿绝对不流行什么说话一鸣惊人的那套!”

    “可爹爹说,千秋哥哥之前也都是这样一鸣惊人的呀。”

    越千秋不知道越小四究竟对诺诺灌输过多少经过歪曲的自己那些“丰功伟绩”,唯有语重心长地说道:“爹是骗你的,我可没他说得那样厉害……”

    “千秋哥哥骗人!我之前在玄刀堂的时候,都问过别人,每个人都能说出你好多威风凛凛的往事。”

    不等小丫头反过来给自己讲自己的故事,越千秋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随即威逼利诱地说:“你要是一会儿老老实实不乱说话,那我以后就常常带你出来。你要是还听爹的那一套,想着什么一鸣惊人,那么,今天可就是最后一次我带你出来逛!”

    撅起嘴表示不满之后,见越千秋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她只好委委屈屈地说:“好吧,我回头装哑巴……哼,我回去告诉爷爷……”

    越千秋既然已经答应了越老太爷,在人前当个好哥哥,他才不怕小丫头去爷爷那儿告状,当即干脆把人放到地上,随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以防一个没看住人就跑了。

    安抚完这个便宜老爹送来的麻烦,越千秋这才抬头继续朝那条船看去。然而,即便那条船越来越近,船头能看见的人也越来越多,但他放眼望去,就只见上头全都是年纪不一的大男人,一个和当年周霁月容貌相似的姑娘都瞧不见。

    想到以周霁月那江湖儿女的习性,断然不至于顾忌男女之别而一直呆在船舱里不出来,他顿时有些气馁。可今天这个抵达时间,是影叔告诉他的,确定影叔不至于信口开河,他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反正他也没什么大事,不妨耐心再等等下一条船。

    可他心里难免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可眼看那条来船已经渐渐靠近了码头,船头挤着的仍然清一色都是准备下船的男人,依旧不见那个他曾经熟悉的身影,他方才终于失望了起来。正当他低头预备对诺诺说两句闲话时,他突然只听得背后传来了少年们的一阵惊呼。

    而与此同时,船上也传来了阵阵惊叫。

    满脸愕然的他抬起头来,恰只见还来不及靠岸的船上,一个身穿蓝衣的颀长青年正犹如大鸟一般腾空飞下,身姿优美,眉眼含笑,五官轮廓依稀有几分熟悉。当发现人径直朝自己而来时,他一下子生出了一个隐隐的念头,下一刻就听到了一个惊喜的叫声。

    “千秋!”

    那一刻,越千秋只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不是因为那刻意压低压粗的声音,也不是那和当年有些差异却依旧秀美的容貌,而是……当初只比他顶多高寸许的周霁月怎么就长个头了?

    老天爷,目测至少比他高一个头!这让他压力山大啊!

    府天说

    第一更求双倍月票……这是定时发布,此时的我应该是在医院的人山人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