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武英馆办学可行性报告
    越千秋在国子监冬会上砸场子,皇帝得以通过兵部侍郎钟亮,把国子监改革方案抛出来,不但重申了县学和州学的重要性,而且还把原本官宦子弟垄断的国子监,扩充成了拥有众多学府的最高教育机构。

    可皇帝嘴上说要给越千秋一座学校,也开玩笑提出了期限让他拿出有说服力的条陈,实则他压根不认为,还不到十四岁的越千秋真的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当然,如果越千秋真的拿出了越老太爷又或者严诩支持的某个方案,他也不介意划一点资源让小孩子去胡闹一下。

    然而此时此刻,看到陈五两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厚厚一本奏疏,皇帝实在是莫名惊诧了。

    “这是什么?”

    陈五两苦笑道:“武英馆办学可行性报告。”

    见皇帝听着这简简单单的十个字,脸色却分明有些茫然,陈五两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道:“是早起东阳长公主亲自送来的,说是越九公子带着一群朋友折腾出来的东西,先呈给皇上过目,皇上可以随便改。改完了越九公子就名正言顺地往上递,不行他就回去再写一份……”

    皇帝顿时气乐了:“他竟然让朕先给他把关?就连那小胖子都没他这么大胆!”

    陈五两垂头不吭声,心里却想道,您还拿他和您的大胖儿子比?那小胖子您至少还管管呢,可这大胆小子您连管都不管,这不是皇上您自己惯出来的吗?

    嘴上笑骂,皇帝终究还是翻开了越千秋的奏疏,可一看格式,他再次愣住了。和那些对仗工整,炫耀文采的奏疏不同,越千秋的这篇文章可以说完全干巴巴的,可就是这样干巴巴的东西,却让原本只是漫不经心的他变得聚精会神。

    一、办学对象

    已有初步经史基础,年在十二到十八岁,文武兼备之适龄少年。初定招生人数百名。

    二、办学目的

    培养礼乐射御书数全面发展之复合型人才,为朝廷出力。

    三、办学条件

    管理:正六品上朝奉郎越千秋任武英馆馆长,另聘请德高望重官员数人,学官数人为名誉理事,组成理事会。百名学生推举十二人,为学生会。理事会和学生会共治共管。

    师资:向天下礼聘有才有德,文武兼备之士人。

    经费:武英馆隶属于国子监,每年第四季编制经费预算表,户部根据预算表拨款。若有不足,则从各生家中募集捐助,又或由学生入学缴纳之费用补足。每年前二十名优等生免费,奖学金助学金条例见附录……

    等长长一篇奏疏,一二三四五六七一条一条看完,见林林总总上千言,文采固然谈不上,可条理清楚,远胜过某些啰啰嗦嗦的公文,皇帝忍不住轻轻用手敲击着桌面,似乎正在踌躇。

    君无戏言,更何况他是当众对越千秋许诺的。而以越千秋那脾气,自然会当真把这奏疏送到他面前。如果只是前头那几条,也许他就置之一笑了,偏偏越千秋在奏疏末尾夹了一张夹片,提出把各大门派的少年子弟纳入武英馆学生范围,他就不能把这当成是儿戏了。

    “怪不得叫武英馆,这小子原来是早有伏笔!”皇帝似笑非笑地把奏疏合上轻轻丢在案头,随即若有所思地说,“五两,你亲自去见见那小子,问问他这奏疏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怎么着?”

    顿了一顿的皇帝没好气地说:“他十四岁就想捞一个官当当?简直无法无天!阿诩不是还闲着吗?他不知道让自己的师父出来挂个头头的名?否则他那小身板扛得住众口铄金?”

    陈五两苦笑了一下,随即低声说:“听长公主刚刚带话的口气,这份奏疏,说是大家参详,其实主要是九公子一个人的主意。严公子大概没那功夫,长公主说,严公子似乎想借着这次重修武品录的机会,会一会各大门派掌门,来一桩大动作……“

    他这话还没说完,皇帝就气得拍了扶手:“阿诩这个从来不让人省心的臭小子,他怎么就陷在这武林的圈子里出不来了?他要离经叛道,还不如学越小四,那小子出走这十几年,终生大事没耽误不说,在北边捣腾出多大的局面?”

    “可长公主似乎挺高兴的,真要是越四老爷那样,长公主不得找皇上您诉苦?”陈五两见皇帝已经气馁,他就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刚刚说到越四老爷,似乎越老太爷这两日在政事堂和人炫耀,说是他又多了个孙女,结果把赵相公气了个倒仰……”

    首相赵青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他这个皇帝相反,家里都是儿孙,没有一个女儿孙女!

    赵青崖虽不至于在他这皇帝面前抱怨这个,可在外头对老友们说过好几回了,道是家里简直如同和尚庙。

    皇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想了想干脆说道:“这样,你也不用特意去见千秋了,先去一趟政事堂,把千秋的这东西给赵越裴三位相公看看。千秋既然不怕做众矢之的,朕就给他推波助澜,有他在前头吸引注意力,这州学县学,包括太学招生,应该就能少些波澜。”

    他算是明白越老太爷从前干嘛宠着越千秋上蹿下跳了,那小兔崽子在前头惹是生非吸引别人注意力的时候,他们在背后能悄悄做成多少事情?

    越千秋当然不知道,自己一拍脑袋捣腾出来的办学可行性报告,先由东阳长公主预审,皇帝二审,随即又被打到政事堂三相面前再审,紧跟着还要拿到朝会上去讨论。

    对于并不是深谋远虑,而是喜欢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他来说,捣腾这份东西,最初纯粹是被之前的国子祭酒周大康逼的。可当他先后对越老太爷和小伙伴们说到这个武英馆时,他想到的还有另一个假公济私的好处。

    那就是回头能否把周霁月留下来!毕竟,那都是好久不见的小伙伴了!

    周霁月已经当了六年的白莲宗宗主了,如今把白莲宗交给亲叔叔,自己来金陵上学深造应该没事吧?至于什么男女有别……实在不行还能男扮女装去求学嘛!

    总而言之,在石头山上石头城,石头城中玄刀堂泡了三个白天,和白不凡打了前后四场,和其他人打了无数场,顺便炮制出一份可行性报告之后,越千秋觉得自己之前被越小四弄得有些抑郁的心情,终于有些好转,就连那乖巧小魔女似的妹妹,他也摸索出了解决之道。

    毕竟是个还不到五岁的小丫头,他只要每日早出晚归,人还没起来的时候出门,人睡下之后再回家,减少见面的时间,那就足够了。

    至于磨合和加深兄妹感情之类的,暂时被那小丫头坑怕了的他完全提不起兴致。

    可这一天晚上,踏着漫天星斗回家的越千秋,却在亲亲居门口被截住了。见亲自堵门的不是别人,竟是越老太爷,他不禁呆了一呆。

    “小兔崽子,能耐见涨啊,你那份奏疏皇上原封不动地转了政事堂,政事堂又送到礼部,礼部转户部,然后整个六部统统转了一圈,一片轩然大波,你倒还安安心心泡在你的玄刀堂当你的大师兄?”

    越老太爷说到这里,冷不丁一个箭步上了前来,见越千秋第一反应便是缩脑袋捂耳朵,他不禁想起了和这小子一模一样惫懒模样的幼子越小四,顿时又骂了一句。

    “丢下你妹妹一个人在家里,你这个当哥哥的也好意思!”

    听出后半截才是越老太爷话里的重点,越千秋虽知道自己犯不着和个四五岁的小丫头记仇,可还是低声嘀咕道:“爷爷,家里还有其他弟弟妹妹能陪诺诺,我这不是事忙吗?”

    “哼,要不是看在你这武英馆什么报告让朝中乱成一锅粥,信不信我捶你?”

    越老太爷盯着越千秋看了好一会儿,最终长叹一声道,“在这家里,除了你大伯母还有长安,你就没什么亲近的人了。我看你那天这么急急忙忙地出去带了诺诺回来,还以为你终于想通了,倒是挺高兴,可你这几天又不管她,你这不是半途而废吗?”

    “要知道,诺诺确实和她嘴里说得那样,很想亲近你这个哥哥。你大伯母说,诺诺在她那儿的时候,虽说学什么背诗之类的都很用心,但说话不多,背地里都哭过两次了。”

    “她虽说是你爹的女儿,但你才是我一手带大的,真要说我偏心,那也一定是偏心你,而不是偏心她。可我为什么如今对她比对你还好,常常把她叫到面前去问,还不是为了你?千秋,爷爷总有一天要去的,你一个人纵使朋友再多,可没有亲人能行吗?”

    “你爹上次来的这一回,我就察觉到,他对你还是关心的,并没有因为我把你记在他名下,就对你这个儿子耿耿于怀。而今他只有这一个女儿,我不是要你去讨好她,她既然倚赖你,你只要略施小计,还不能和一个小丫头相处得好?”

    越千秋听着这些掏心窝似的话,不知不觉就觉得心里发热,脸上发红。当老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一声不吭转头就走时,他终于真心实意地躬身行礼道:“多谢爷爷提醒,千秋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

    越老太爷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知道了就多陪陪那丫头,带她出去逛逛,也让她认识认识你那些小伙伴。以你的本事,让那丫头信你更胜过信她爹,那是最容易不过的事!”

    哼,他一定要让那小丫头日后只知道千秋哥哥,不知道她那个爹,看气不死那小兔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