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学生总动员
    金陵城西隅的石头山,是金陵二字的由来。从周朝开始,楚威王便在此地营造了金陵邑,后来孙权又营造石头城作为王都,可随着隋末大江西移,这座石头城战略意义大减,也就渐渐废弃了。如今石头山上最多的就是寺庙,此外还有一座书院,可现在又添了一座玄刀堂。

    而这地方还是越千秋帮着严诩选的。按照严诩最初的本意,当然是希望把玄刀堂重建在当年的旧址黎阳,可越千秋却振振有词地把师父给驳了回去。

    “玄刀堂都已经武品录除名那么多年了,当初的地产和房子,早就有了新主,师父你就算是玄刀堂掌门,又是长公主之子,跑去当地和人相争,累不累啊?师父你是玄刀堂掌门,你在哪,玄刀堂就在哪,何必非要把培养弟子,复兴玄刀堂的宝贵时间花在和人斗上?”

    “你让长公主挑个厉害人回去,和那些当初绝对是低价买了玄刀堂房产和地产,占了老大便宜的人接洽,让他们吐出一笔钱来,然后我们就在金陵重建玄刀堂!有长公主的面子,金陵城内外,你想把玄刀堂建在哪,就可以建在哪,轻轻巧巧就能把玄刀堂的牌子打出去!”

    听了越千秋的话,严诩寻寻觅觅,第一时间看中的,竟然是那座依山而建,如今只剩下了凿开石墙的石头城。越千秋本想着石头城到底是从前的要塞,私自占了未免犯忌,可跟着严诩走了一趟皇宫之后,听说严诩看中了那地方,皇帝哈哈大笑,竟是大手一挥就直接准了。

    这座玄刀堂的最新堂口,原本很容易刺激到那些动不动喷唾沫星子的文官。可严诩这个掌门这几年白天抽不出空,晚上也不住在这;越千秋这个第二代的大师兄兼掌门弟子白天来晚上走;孙立这个第三代的大师兄同样是常住越家;于是,石头城更多时候是个集体宿舍。

    所以御史们喷了几次,发觉人家根本不理会,大没意思,只好悻悻然地暂时偃旗息鼓。

    今天第一次跟着越千秋来石头山上石头城参观,听戴展宁讲玄刀堂过去和现在的故事,白不凡不禁大有兴趣。可刘方圆却耐不住性子听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挑动了几个小伙伴们起哄似的打断了戴展宁的话,他就冲着越千秋嚷嚷了起来。

    “师兄,你到底要把关子卖到什么时候?皇上可说了,只给你一个月时间,你这八字没一撇的武英馆,到底准备怎么办?”

    越千秋今天从早上出来就是一副睡眠不足,心不在焉的样子,此时等到刘方圆说完,他才茫然抬头,一副不知道人家说了什么的样子。他这个小圈子的人从未看到过这样无精打采的他,顿时有人浮想联翩。

    还是心细如发的戴展宁阻止了其他人咋咋呼呼,率先问道:“九哥,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我被那个专会坑人的爹坑死了。”

    越千秋打了个呵欠,见戴展宁和刘方圆面面相觑,其他人全都有些错愕,知道这些人的长辈中,不少也许和越小四的马甲打过交道,可大多数只知道他有个便宜爹而已,他自然不会对人抱怨自己多了个小魔女妹妹,更不会说自己在担心越小四的处境,晚上完全没睡好。

    等到戴展宁非常见机地把刘方圆之前那话重复了一遍,他方才打起了几分精神。

    “大家来自五湖四海,都是我的好兄弟,可在这金陵城里,却有很多人看不上我们,为什么?”

    越千秋提高了声音,满脸激愤地说:“就因为我爷爷二十岁之前还是个小伙计,二十岁之后也不过是个小吏,就因为你们的长辈不是军中出身,就是寒微出身,再要么从北燕迁回来,没有根基!所以,他们不屑于和我们为伍,可我们也不愿和他们混在一块?”

    白不凡想到自己回京之后一直都被排挤,顿时感同身受:“说得好,我们不和他们为伍!”

    越千秋拍了拍白不凡的肩膀,但却突然话锋一转道:“可如果就只有我们这点人,那就实在是太少了。固步自封的结果,就是咱们的力量越来越小。但要扩充我们的队伍,又瞧不上那些家伙,怎么办?那就把我们看得上的人,拉到我们这儿!”

    刘方圆心直口快:“可这金陵城多的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多的是会吟诗作赋就以为了不起的家伙,多的是会读书就天下第一的家伙,多得是说得好听祖上世代从军,说得不好听就是世代老兵油子的小兵油子,没什么我们看得上的人了。”

    “金陵没有,但天下有啊!”越千秋这才笑眯眯地说,“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们,武品录要重修了,天下各大门派都要派代表来金陵,你说除了那些老一辈的,年轻一辈的会不会来?朝廷从前不重视他们,现在如果我们这些人使点劲,把那些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留下呢?”

    此话一出,四周围顿时一片嚷嚷声,其中叫得最大声的,无疑便是刘方圆。

    “我怎么就没想到!”

    “所以,今天咱们大家到这里来,就是要群策群力,商量一个呈给皇上的计划。比方说,武英馆地方设在哪儿?我们希望请谁来出任老师?每年需要多少预算?武英馆可以招收各大门派的年轻弟子?除此之外,我们怎么争取到支持……”

    一口气提了一系列问题之后,越千秋这才拿出了杀手锏:“我昨天就对爷爷说,我可不希望我辛辛苦苦争取来的武英馆,到头来却被别人从头管到脚。六年前,我当初拼死拼活和北燕的刺客打了一场,这才有现在的六品出身,所以这武英馆,还不如我自己来管!”

    戴展宁不禁怦然心动,可说出来的话却相当冷静:“这行得通吗?毕竟,你那个是六品出身,并不是立刻就有当官的资格。”

    “那有什么,想当初我才七品的时候,还和英小胖一块审过案子呢!再说了,我就是担个名义,又没打算大权独揽!”越千秋说到这里,便笑眯眯地看着其他人道,“我们可以选一个学生会,然后有什么大事拿到学生会上讨论通过,简而言之,我们自己管自己!”

    即便是在后世,这种完全学生会自治的学校,那也是稀罕到凤毛麟角,更何况如今。

    可是,这些年越千秋看得上的,千方百计拉到自己这个小圈子的,就没有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大多数都有几分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此时叫好声占了绝大多数。

    可终究也有和戴展宁一样的冷静派。南归的北燕四大家朱、冯、方、马四家,年纪最大朱大少爷朱鹏俊,便忍不住开口问道:“九公子的设想固然好,可怕就怕朝中老大人们看我们不顺眼,就算户部李尚书在拨款上不卡我们,可到时候没有好的老师,武英馆会沦为笑话。”

    “朱大哥顾虑的非常有道理,我也当然想过。”越千秋微微一笑,这才眨巴着眼睛说,“可我们要是眼光不止放在朝中呢?金陵城里,有多少怀才不遇,屡试不第的人?凭借我们各自的手段,家里的背景,还怕找不到有真才实学,却不容于朝中老大人的老师?”

    “那么多人为了长公主一个举荐,恨不得在门口排起长队来,那么,如果别人觉得,只要尽心竭力教我们两年,回头我们就可能把他们举荐给皇上,人家会不会主动自荐?”

    眼见得四周围都是赞同和叫好,朱鹏俊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

    越千秋这说话的口气,真的不是皇二代,胜似皇二代啊!

    府天说

    第二更求双倍月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