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谁来带孩子?
    尽管已经是深夜时分,但越老太爷一声召唤,越府长房二房三房的当家人和主母就全都匆匆穿戴齐整赶到了鹤鸣轩。越千秋之前突然出门的事,越老太爷关心,大太太也一直都吩咐了人留意着,可其他人却大多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越千秋又去哪胡闹了而已。

    所以,打着呵欠的二老爷和三老爷夫妻,进屋之后立刻有些不悦地瞥了越千秋一眼,还是大老爷和大太太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坐在老太爷膝盖上的那个孩子。

    只看小丫头的相貌,一贯沉着的大太太就忍不住有些失态地惊咦了一声,随即立时问道:“老太爷,这孩子是……”

    见其余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落在了诺诺身上,老二和老三很快就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越老太爷这才淡淡地说:“多亏了千秋用心,大晚上的急急忙忙出去了一趟,把这孩子背了回来。叫你们来就是为了认认亲,这是老四的女儿,你们的小侄女,小名叫诺诺。”

    顿了一顿,越老太爷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爹,连大名都没给孩子起,我这个当爷爷的只能越俎代庖了。家里第三代的孩子,男孩子是从廷字,女孩子是从若字,但既然有了千秋这个例外,索性我也给诺诺破例一回。她就叫越千诺吧。”

    越千秋正琢磨着这个名字是不是和爷爷当初给自己起得那样,含义深远,就只听大太太笑着说:“老太爷这名字起得好,又合了孩子的小名,又颇有深意。千言万语,不如一诺。”

    原本对这个长媳就是一万个满意,此时越老太爷听了这话,更是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他看也不看那些因为突然多了个侄女而满脸发懵的儿子儿媳们,对大太太欣然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这孩子的母亲是个没福分的人,小四更是不负责任。如今诺诺才……”越老太爷突然一顿,随即低头对膝盖上的小丫头问道,“诺诺,你几岁了?”

    越千秋一拍脑袋,这才懊悔地醒悟到,自己之前连人岁数都忘记问了。

    而其他人更是一脸要晕倒的表情,这都还不知道岁数,就已经认了孙女?

    可在那些扎人的视线中,诺诺却不慌不忙地眨巴着眼睛说:“诺诺是腊月二十七的生辰,过了年就五岁了。”

    越老太爷顿时眉开眼笑:“哟,这是马上就要过生日了?”

    尽管两个哥哥都已经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挑四房的刺,尽管娘家如今分明是在刻意交好越千秋,可三太太想到从前就仗着老太爷偏爱横行无忌的越小四,想到越千秋这些年亦是如出一辙,如今还冒出了个身世不明就立刻认了下来的小丫头,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老太爷,这是四叔送回来的女儿?有他的亲笔信吗?可有说清楚四叔如今人在哪儿?他这一走就是十几年,如今连个解释都没有就送了个女儿回来,这也未免实在是……”

    她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大老爷打断了:“四弟这女儿简直长得和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想来以他的脾气,不是实在没办法顾念到女儿,也不会把她送回来。要责四弟不孝,日后等他回来,爹怎么责备,怎么行家法都好,现在却是应该以孩子为重。”

    说到这里,大老爷就看了一眼越千秋:“千秋虽说要做哥哥了,可四房就他一个人,总不能让他带孩子。依我看,爹不如把诺诺放在衡水居,儿子可以保证,谁都不会慢待了侄女。”

    见大老爷主动把事情揽了上身,三老爷连忙拉了拉三太太的袖子示意她少说话,而二老爷也顺势说道:“爹,大哥说的是,大嫂教出的儿孙个个有出息,为人又公正明允,孩子交给他,您绝对可以放心,将来一定会是个落落大方的姑娘。”

    反正不要自己带,说几句好话怕什么?

    越千秋顿时如释重负,暗想有大太太这么个最有主妇范儿的长辈带孩子,这小魔女总能扭转过来吧?他一万个感谢主动揽事替自己解决了带孩子重任的大老爷,连忙也帮腔道:“爷爷,大伯父和二伯父都这么说,那就不如偏劳大伯母吧?”

    “嗯,偏劳你大伯母,然后你这个当哥哥的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偷懒?”越老太爷没理会别人,只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随即却是和蔼地对诺诺问道,“诺诺你自己说,想跟着谁过?”

    诺诺眼睛往越千秋瞥了一眼,随即低声嘟囔道:“我想跟着千秋哥哥……”

    小丫头没发现一瞬间竟是冷场了,仍然认认真真地说:“但是,爹说过,千秋哥哥要学很多东西,我不能拖后腿,让我多多向大伯母学我该学的东西,还有影叔。”

    这最后四个字带出了鲜明的越小四风格,一时间,在老太爷面前素来最稳得住的大太太忍不住笑了一声。越老太爷身边的越影发现人人都看着自己,他不禁无辜而又无奈地说:“四老爷是什么样的性子,各位比我更清楚,想来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越老太爷又好气又好笑,随即直截了当地拍板道:“千秋今天刚刚在国子监惹了一场大是非,这些日子白天是肯定不会有空的,诺诺白天就去衡水居,老大媳妇你多多费心,务必把小四带歪的性子再给我扭回来。晚上就让她回亲亲居,他们兄妹二人总该多亲近亲近。”

    看到那小丫头又惊又喜的样子,越千秋简直头皮发麻。他就搞不懂了,越小四是怎么对那位北燕平安公主和女儿解释他这个便宜儿子的,以至于眼下这个乖巧文静的小魔女竟然一门心思偏要缠着他。可还不等他想方设法抗议,越老太爷竟又看向了越影。

    “小影,挑那些女孩子可以练的小巧腾挪功夫,教她一教,强身健体就好,可万不能让她像她娘那样,年纪轻轻就一身病。”

    直到这时候,对越小四近况一无所知的二房和三房夫妻俩方才听出来,越小四固然一出走就十几年,可除却之前没头没脑送了一封信以及两个孩子回来,竟是和越老太爷一直都有联系。否则,越老太爷怎么知道那位从来没见过的儿媳妇是什么光景?

    大老爷倒是因为大太太的缘故知道一星半点,可老父亲既然不肯说,他当然也不会随便开口去问。直到老太爷把他们又给统统赶走,他在回了衡水居之后,这才屏退下人,面色凝重地向大太太问道:“你能确定,老四真的是在北燕?”

    “十有八九。当初刘戴二位将军率军南归,刘方圆和戴展宁就被留在了金陵,和千秋常来常往,还常常一块去玄刀堂。若不是四弟当初在北燕,怎会帮着刘戴两家把两个孩子先送回来?三弟妹不上心,而且刘方圆和戴展宁当初蓬头垢面,和后来的样子大不相同,所以她才没认出来。”

    大太太说到这里,见丈夫赫然有些忧心忡忡,她少不得又宽慰了两句。

    毕竟,她和大老爷这长兄长嫂比越小四大太多,而他们的长子越廷钟和越小四年岁相仿,大多数时候,她也是把小叔子当儿子那般看待的。无奈的是越小四太有主意,她也管不了。

    而亲亲居中,越千秋见追星和逐月忙得团团转,诺诺跟在屁股后头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人,把两个丫头喜得无可不可,把这位小小姐看成了掌上明珠, t他不禁黑了脸转身就走。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回了自己房里泡了脚打算睡觉,光脚穿拖鞋的诺诺就追了进来。

    眼见抱着一个引枕的小丫头一脸的不安,越千秋忍不住暗骂自己作茧自缚。

    早知道如此,这么急吼吼把人抱回来干嘛?

    他无奈地轰了跟来问怎么回事的追星和逐月出去,正打算打叠精神拿出当初哄周霁月的本事,把小丫头给糊弄过去,没想到的是,诺诺趿拉鞋子踉跄上前,却是低声嘟囔道:“爹还有一封信,说是先给千秋哥哥,千秋哥哥想看吗?”

    我能说不吗?

    越千秋很想拒绝,可话到嘴边,他还是叹了一口气,认命地伸出了手。

    当接过那张只能称得上是便条的纸,将其展开一看,他就拧紧了眉头。

    越小四这次没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只提醒了一件事。

    北燕秋狩司二把手楼英长之前潜入了吴朝,后来追剿时此人早早逃脱。如今时隔六年,秋狩司中再也没见过楼英长回来,而北燕南下的呼声又再次高涨,因此需得提防此人再次兴风作浪,尤其是如今重修武品录的当口。而信的末尾却留了更重要的一句话。

    越小四在一年之内妻女双双“亡故”,随即被调往前线,也许并非是纯粹的翻旧帐,而是可能已经受到秋狩司怀疑!

    “千秋,如若老头子得悉,务必插科打诨,蒙混过去,不可令其挂心于我,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