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鹤鸣轩认亲
    越千秋在这种大晚上直接跑了出去,而后也没有赶得上昏定,事情可能又关乎自己的幼子,越老太爷自然心烦意乱,哪怕过了往日的就寝时分,他依旧虎着脸坐在鹤鸣轩中等。

    就连跟了老太爷三十多年的越影,也觉得呆在屋子里实在压力山大,早就悄悄避了出去。

    直到老爷子已经开始盘算,等越千秋回来怎么好好收拾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他就听到外间传来了越影和人说话的声音,不多时,鹤鸣轩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一条缝。看到张头探脑的越千秋,越老太爷忍不住骂道:“躲什么躲,大晚上你跑哪儿去了?”

    “爷爷别生气。”越千秋干咳一声,跨进门之后,却没有再往前走,而是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没和您说一声就私自出门,但我这不是给您一个意外惊喜吗?”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回头喝道:“诺诺,还不赶紧进来?”

    越老太爷听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不由得眉头一皱。可是,看到外头一个矮矮的身影进来,随即先是躲在越千秋背后,只敢伸出一半脑袋悄悄打量自己,他顿时心中一动。

    他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不可思议地打量了片刻,他以老年人少有的矫健步伐冲到越千秋跟前,见越千秋按着那小小的肩膀,把人送到自己面前时,他这才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

    哪怕是在房间里那昏暗的灯光下,他也能认出那一张五官酷似幼子的面孔,心中只觉得百感交集。

    “你是爷爷吗?”诺诺低低问了一声,见越老太爷没说话,只是眼睛有些湿润,她就低声说道,“爹对我说,爷爷很凶的,让我要老实一点,不要老想着一鸣惊人……”

    这一次,越千秋二话不说直接捂住了小家伙的嘴。他实在是怕了这个不知道跟着越小四学了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妹妹一开口又乱说话。

    见越老太爷愕然看着自己,他就满脸诚恳地说:“爷爷,爹的性子您知道的,再好的孩子送到他手上,也会被带坏,诺诺就是很好的例子。”

    生怕越老太爷不信,他就干脆实话实说道:“刚刚这小丫头对徐老师和安姑姑竟然说,她是我的童养媳!”

    越老太爷先是错愕,随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到最后,笑得前仰后合,连站都站不稳的他索性毫无风度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越千秋已经放开了捂人嘴巴的手,他就笑着对小丫头问道:“丫头,之前为什么耍你哥哥?”

    诺诺侧头看了越千秋一眼,这才低声嘟囔道:“我没有耍他呀!是爹说,他的奶奶,就是我的太奶奶,当初就是定给他爷爷,也是我太爷爷的童养媳……爹还说,只要我说是千秋哥哥的童养媳,爷爷和千秋哥哥一定会对我很好的。”

    “……”

    即便越老太爷见到孙女,此时心情也相当不错,听了这番乱七八糟的话,他也有一种宰了越小四的冲动。甭管这家伙在北燕潜伏多年有多少功劳苦劳和血泪,就凭这小子把好端端的女儿给带得乱七八糟,就足够去死一死了!

    至于越千秋,他很想抡着陌刀去把越小四打一顿!

    越老太爷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尽量用最和蔼的口气说:“那你小名叫诺诺,大名叫什么?你爹还有什么话交待你的?”

    “爹说,千金一诺,他答应娘的事,一定会做到,所以叫我越诺诺,大名没有起,爹说爷爷起。”说到这里,诺诺才犹犹豫豫地说,“爹还让我给爷爷带了信。但他说,如果爷爷不问,就别拿出来,让爷爷着急一下。”

    越千秋不禁暗自吐槽。可爷爷没问,你就不打自招了……

    越老太爷差点没被小孙女这话气得骂娘,等看到小丫头掏啊掏,最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了过来,他站起身接过来时,还上看下看验了验,就怕越小四出幺蛾子,在这上头也设置机关。

    折腾了一晚上,之前晚饭也因为忐忑不安没好好吃,越千秋实在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小心翼翼往后退,趁着那爷孙俩谁都没注意时,他把门拨开一条缝,直接就闪了出去。

    虽说他也挺想知道越小四信上写什么,但要是再不吃东西,他就快光荣牺牲了!

    可才一出门,他就看到越影正站在门口。四目对视,越影却是笑着提高了手中的食盒。

    越千秋如释重负,立时眉开眼笑道:“我就知道影叔最好了!影叔快进来!”

    眼见越千秋抢了食盒进门,越影就跟进了屋子。

    越千秋从食盒一层拿了几样点心过去放在小几上,又抱了诺诺过去放在一把椅子上,示意她爱吃什么随便拿,随即才打开了第二层,见里头赫然是两碗鸡汤面,他顿时喜出望外,拿了一碗就躲到一边唏哩呼噜吃去了。

    知道越千秋定然饥肠辘辘,越影不禁莞尔。他来到老太爷身边,好生生端详了一下那个刚刚送回来的越家孙女。见其细嚼慢咽地吃东西,目不斜视,看上去非常娴静,他想到刚刚听见屋子里的这些动静,不禁有些好笑。

    也只有越小四才会养出这样看似娴静,出口惊人的女儿!

    别人家重子嗣,但越府却是阳盛阴衰,女儿素来很稀罕。越老太爷和死去的妻子统共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如今越府不算四房,长房二房三房活下来的总共有八个儿子,两个女儿,尤其是仿佛延续了越老太爷优秀传统的长房,连第四代都全是儿子。

    越老太爷积威重,孙子看着都害怕,更不要说孙女,所以,像诺诺这样不怕生的女孩子,在越府确实是第一份……至于上一个不怕老太爷的女孩子,还是已经走了的周霁月。可就算是周霁月,第一次见越老太爷的时候,还是难免怯生生的。

    一面看信,一面分神注意着小孙女,分心二用的越老太爷发现刚刚还出口“一鸣惊人”的诺诺,此时此刻却很安静娴雅,不禁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对越影使了个眼色,暗示人看着一点小丫头,却是拿着信来到了越千秋面前。

    见越千秋已经是风卷残云一般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此时心满意足一般放下了碗,看到他时慌忙擦掉了满脸油光,想到这孩子一收到消息就雷厉风行,紧赶着出门把诺诺接了回来,他不禁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爷爷,爹在信上说什么?”

    “上一次的仗,北燕浅尝辄止,没占到便宜不说,还吃了大亏,这次又耐不住性子了。”越老太爷随手把信递给了越千秋,见他毫不扭捏地接了过来,一目十行扫了一遍,他就深深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惘然。

    “你爹上次那个副使当得太窝囊,回国之后就被搁置,而如今有人建议把他这个平安公主驸马都放到了和我朝相邻的边境上,让他将功赎罪。”

    越千秋犹豫了一下,想到诺诺说她的母亲走了,他少不得低声对越老太爷提了提。

    听到这话,越老太爷顿时变了脸色。尽管平安公主是敌国公主,可越老太爷终究是把人当成儿媳妇看的,此时他心中遗憾,有些痛惜地看了诺诺一眼

    “上次分别时,我还说过,让他带了媳妇回来,没想到,终究缘悭一面。”

    诺诺敏锐地察觉到了有视线往自己看来,立时抬头回看了过去,随即认认真真地说:“爹送我走时对我说,娘不在了,他暂时不能陪着我,但以后爷爷和千秋哥哥会照顾我的。娘是高高兴兴走的,她一直都说,有了爹爹,这些年她过得平安喜乐。”

    越千秋一直觉得,越小四足够作为男主角书写一段传奇,而那位北燕平安公主则同样非常适合当女主角,光是爱恨交缠,国仇家恨,那绝对够缠绵悱恻了。可如今听诺诺的口气,平安公主离世时,是心满意足含笑而去的,他不知怎的,却觉得心里有些酸楚。

    同样沉默了片刻的越老太爷问道:“你爹告诉过你和你娘,他的事情吗?”

    “爹只说,他其实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爹,就是爷爷,爷爷还替他收养了一个很厉害的儿子。娘走的时候,因为没见着你们,还有些遗憾呢。”

    诺诺一边说,一边轻轻晃悠着双脚,随即低着头说:“还是这一次让付叔叔送我回来,爹才对我说,我的哥哥叫千秋,这次付叔叔就是送我回来见爷爷和千秋哥哥的。”

    越千秋终究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诺诺,你怎么不说外公,还有你舅舅和姨妈他们?”

    “诺诺没见过外公。”说到这个,诺诺的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爹带娘和诺诺出去玩时,有几次见过舅舅和姨妈之类的人,但他们对娘很冷淡,娘也不喜欢看见他们。娘说过,连她自己都没怎么见过我外公,所以就不带我去招人嫌了。”

    确定孙女对北燕没有多少归属感,越老太爷终于放下了心中最后一块大石头。他缓缓走上前去,摸了摸诺诺的头,这才笑着说道:“好,从今往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你爹很快也会回来和你团聚,缺什么少什么,尽管找爷爷。喏,也可以找你千秋哥哥,还有影叔。”

    诺诺看了一眼越千秋,随即一下子转过头去盯着越影,竟是敏捷如同小兔子一般窜了下去,一把抱住了越影的大腿。

    她丝毫没理会越老太爷和越千秋那惊诧的目光,笑嘻嘻地说道:“原来你就是影叔!影叔,爹说你最厉害了,他的武艺都是你教的,以后你也教诺诺好不好?”

    越千秋已经是目瞪口呆。

    比起他当初提要求都必须要小心翼翼,这小魔女卖萌真是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