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遣虎送女归
    终于过了越老太爷这一关,当越千秋如释重负回到亲亲居门口时,突然发现伴当虎头正在张头探脑。一看到他,人就冲了过来,随即警惕地往四周围看了又看。他又好气又好笑地喝道:“搞什么怪,周边有没有人,还能瞒过我的觉察吗?”

    “公子神功盖世,小的差点忘了。”虎头有些憨厚地笑了笑,这才压低了声音说:“刚刚有人到门口给公子送信,不肯留下姓名就匆匆走了。可我看那人的背影,怎么瞧都像是当年来过的那位伏白虎伏大叔……”

    越千秋一下子站住了。他没理会自己身边这些人全都染上了他和严诩的习惯,老把付柏虎叫成伏白虎,第一反应便是越小四又来了。

    要知道,这几年来,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以及严诩一直都在暗中查访北燕那位平安公主驸马的情况,可获得的消息却少到可怜。

    因为北燕皇帝很能生儿女,光是活着的女儿就有十六个!而越小四在北燕又很低调,当的官也只是虚衔挺高。若不是确定平安公主还活着,某位驸马之前回国之后挨了一顿臭骂就暂时赋闲了,越老太爷和严诩哪还沉得住气!

    “信拿来我看。”

    当越千秋接过虎头递来的信,他手中犹如变戏法似的探出一枚小刀片,轻轻巧巧将封口裁断,拿出了里头一张薄薄的纸,立时发现上头赫然是自己当年曾经见过的越小四亲笔。

    当看完信之后,他不知不觉怔住了。

    信上只有五个字。

    遣虎送女归。

    而信笺背面,是一张犹如涂鸦似的地图。他眯起眼睛,须臾就从那地图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立时几乎想都不想,开口大喝道:“来人,去请徐老师和安姑姑,我要出门!”

    六年的时光,足可让一个人从内到外发生巨大的蜕变。

    徐浩这个曾经最好风度,最羡慕那些世家风仪的追风谷高手,如今不用刻意在行头和举止上东施效颦,举手投足之间就自有一股儒雅风流。原因很简单,越老太爷的外书房游鱼斋对他全天候开放,在教授几个记名弟子的闲暇,他就一直都泡在游鱼斋读书。

    他不时还冒充越老太爷的幕僚跟出去见客,也不知道怎么打出了文武双全的名声。

    至于安人青,如今眼瞅着快三十,当初那股妖艳山花似的妩媚,如今却沉淀了下来,一颦一笑颇有些世家贵妇的风采,甚至有外地来的官员惊鸿一瞥,以为那是越小四的真媳妇,让她一度乐不可支笑了好几天。

    可不论怎么变,两人却都知道,在这越府,越老太爷的话得听,越千秋的话同样得听!

    越千秋虽说在越府是第三代,可只要做出决定的事,就连越老太爷都未必能把人拦回来。如今越千秋的亲亲居“吞并”了当初严诩住过的那处小院,于是拥有一道直接通向外街的门。即便是越家长房二房三房的三位老爷,出去可以走府里两道侧门,却没有这样的特权。

    所以,哪怕此时已经是晚饭时分,可徐浩和安人青还是立刻备马赶了过来。看到越千秋牵了白雪公主出来,却没有一个伴当,分明打算只带自己两人,两人不禁交换了一个眼色。

    “走吧!”

    见越千秋一抖缰绳率先疾驰了出去,徐浩和安人青连忙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而他们三人虽是走的亲亲居直通外街的那道门,可仍然有人立时查知动静,飞一般地跑去通知越老太爷。不多时,虎头就被叫到了鹤鸣轩越老太爷的面前。

    越老太爷确实很恼火。小孙子白天才在国子监和人斗了一场,这晚上又出幺蛾子?

    可是,当听虎头说疑似付柏虎的人送了信来,老爷子眉头立时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确定这个小厮不知道更多的消息,他把人打发走之后就看向了越影。

    “小影,那小子又玩什么花样?难不成是我那个不孝子又到金陵了?”

    越影知道,越老太爷打心眼里关心越小四的下落,所以希望自己跟上越千秋去打探打探,可即便是他,此时也唯有苦笑道:“老太爷,不是我不肯去,只是以九公子那匹坐骑的速度,再加上他们三个人的雷厉风行,我眼下就算追出去,却也连影子都抓不到他们了。”

    虽说这是预料到的,可越老太爷还是恶狠狠地骂道:“那个臭小子,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他爹的先斩后奏了!”

    越千秋当然知道,自己最好先禀报爷爷然后再去见付柏虎。可越小四信上说得送女归三个字实在是太让他惊悚。算算越小四上次来时,也没提过有儿女的事,如今要是真的送个女儿回来,那么最大不到六岁,最小可能才刚出生。

    这么点大的孩子,越小四真把人千里迢迢送回来了?他可不想告诉爷爷之后让人白高兴一场,毕竟,爷爷嘴里把越小四骂得狠,心里却从来没有放下那个混账不孝子。

    这六年来,越千秋对金陵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都摸了个一清二楚,此时此刻纵马疾驰在大街上,他脑海中始终转着信笺背面那幅犹如乱线一般的地图,非常巧妙地避过那些人多的街道,专走僻静小巷,可方向性却非常明显。

    当他最终在一座小客栈的侧墙前停下时,他便勒住了马,随即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徐浩和安人青:“麻烦徐老师和安姑姑在这儿等我。抱歉,我知道大冷天多有不便,我尽快出来。”

    见越千秋话音刚落,便立时在马背上轻轻一借力,随即翻上了围墙,须臾就消失在了客栈中,徐浩和安人青不禁面面相觑。他们都是练武的人,倒不在乎在这儿吹一会儿风,可越千秋一路走来如此熟门熟路,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安人青甚至自言自语地调侃道:“莫不是九公子跑到这儿来会情人?”

    仿佛是应证她这话,越千秋潜入尚不多久,客栈中就传来了低沉呜咽的乐声。

    徐浩和安人青不知道这是什么乐器,可正在悄悄潜入找寻付柏虎下落的越千秋,他却第一时间辨识出了那是埙声。那种古老的乐器,他前世里曾经沉迷过一阵子,虽说怎么都吹奏不好,但却记下了那极其有特色的苍茫声音。

    就当心中一动的他往那乐声来处摸去时,就只见一处房门突然被人拉开,有人凶巴巴地探头骂道:“有完没完!不是孩子哭,就是这难听得像鬼叫似的声音,让不让人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