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国子监教育改革方案
    哪怕皇帝去了,两个极有分量的皇族,英王李易铭和嘉王世子李崇明都一块去了,可国子监的这一场冬会,主角却不是他们,更不是国子监祭酒周大康以及他精挑细选出来的那些监生,而是赫赫有名的越九公子。消息在当日就随着冬会结束而传开,金陵城内一片哗然。

    国子祭酒周大康想要旧事重提,让所有在京品官官宦子弟入学,结果却被政事堂次相越太昌的养孙越千秋横插一杠子,自己被损得狼狈不堪,几位得意弟子同样没讨着一点好。

    最重要的是,突然出现的皇帝没有接受周大康的请辞,却在回宫之后立时召见政事堂和各部尚书侍郎以及九卿一级的主官,拿出了之前陆陆续续上达的奏疏。

    而当着皇帝的面,之前还被越千秋狠狠喷了一顿的钟灵的伯父兵部侍郎钟亮,竟然充当了急先锋。

    他提出,将国子监改成国子学,同时再设太学、宗学、武学、算学,律学等林林总总七八座学堂,除却国子学之外,其他学堂从八品以上官员子弟,各地官学,以及官府荐举中收取学生。至于原本的国子监,则改成专门管辖这诸多最高学堂的机构。

    跻身政事堂刚两年的末相裴旭几乎不可思议地看着老神在在的越老太爷,岿然不动的赵青崖,难以置信此事竟然会是钟亮出马。可当看见赵青崖代表的科举派,越老太爷代表的草根派,清一色赞同钟亮的提议,再看到刑部尚书余家老大保持缄默,他就知道自己措手不及。

    猝不及防的他怎么拦得住?

    而为了表示对国子祭酒周大康之前工作的肯定,皇帝召来周大康温言抚慰之后,让其依旧留在国子学,出任新生的国子学第一任山长,品级不动。鉴于之前国子监就只收七品以上官宦子弟,为了彰显朝廷对官员的重视,日后国子学仍然只招收这些子弟。

    至于太学,则是针对八品以下官员和平民子弟,严格考核,优胜劣汰。

    任凭谁都看得出来,皇帝是要广开学校,把之前垄断在官宦手中的国子监单独撇出去设国子学,然后把太学重新拎出来。

    太学两个字,可是比国子学的历史更悠久!

    而在文翰苑中提出了“真正士大夫说”的越千秋,虽说再次招来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数落,可因为他提出了国子监应该延请名儒,应该招收平民学子,却也竟然赢得了不少人的赞扬。

    然而,当传出皇帝竟是许了他,给他一座国子监下辖的学院去管,他顿时又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只不过,对这么一件事,大多数人却都是在看笑话的。

    尽管当初越千秋才七岁就审案,如今人已经快十四了,可这学校是那么好办的?

    傍晚时分,散衙坐车回家的越老太爷,便忍不住对亲自驾车的越影抱怨连连。

    “我就知道,皇上当初想把那小胖子和嘉王世子都放到国子监,这是另有目的。虽说前几天千秋进宫的时候,对我说过,可他倒没说居然去和皇上商议了这一出!皇上更是荒唐,整治国子监就整治国子监,却撺掇了千秋出马!”

    越影知道越老太爷并不是想要回答又或者别人附和,少不得答非所问道:“这几年,一直都有人在查九公子的身世。”

    “查吧。皇上查了几次,回回铩羽而归,如果谁真查出结果,皇上不认为是假造的才怪。”

    越老太爷不以为意地呵呵了一声,这才眯起眼睛道:“也好,千秋不去国子学,阴险的英小胖碰上会装的小弥勒,他不掺和就行了。”

    “可皇上已经五十有五了。”越影终究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总要有人后继。”

    然而,面对这个问题,车中的越老太爷却是长久的沉默。

    而在国子监文翰苑中借题发挥了一把的越千秋,因为事先没和越老太爷商量就做了这么一件不得了的事,原本还打算去长公主府躲一躲,可想到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他在冬会结束之后应付了群情激昂的小伙伴们,还是硬着头皮在太阳落山前回了越府的亲亲居。

    此时他早已错过了昏定时间,他食不甘味地拨拉了两口晚饭,左等右等,却没有等来爷爷的“传唤”,这下顿时更不安心了。思来想去,他终究还是决定到鹤鸣轩那边瞧瞧动静,因此出了房门到了院子里,就轻轻巧巧一个疾冲翻上了围墙。

    可他才刚刚站稳,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个似笑非笑的身影。

    “影叔!”

    越千秋连忙一溜烟似的冲了过去,到了越影面前讨好地问道:“爷爷生气了吗?”

    瞅了越千秋一眼,越影淡淡地说道:“老太爷不想见你。”

    这一次,越千秋顿时脸色发苦:“影叔,能帮我求求情吗?我真不是先斩后奏,我当初进宫,只是想向皇上讨个人情,让他免了我和阿圆阿宁他们去国子监里浪费时间,可说着说着,不知怎的我就嘴快了,还对皇上立了军令状……”

    没等越千秋把话说完,越影就打断道:“你对我解释可没用,我又不是老太爷。”

    “影叔!”越千秋顿时急了,“你不能落井下石!”

    越影脸上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容:“老太爷不想见你,可腿长在你身上,你不会从我这里闯过去见他?”

    眼睛一亮的越千秋顿时跃跃欲试。虽说知道自己那位本事很大的老爹和师父都不是越影的对手,他这六年来偶尔与越影交手,那也是猫戏老鼠似的浅尝辄止,可此时此刻,他却知道越影不是平白无故说这话的。当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窜了上去。

    他的武艺一多半来自于严诩,一小半来自于苏十柒,而长公主府中如桑紫等人,也都不遗余力地给他当过陪练,教了他不少层出不穷的小手段。因此他一上来就竭尽全力抢攻。

    刹那间十几招过后,见越影在如同平衡木似的狭窄墙头上稳如平地,进退自如,格挡得从容不迫,越千秋心下知道这是应有之义,倒没有多少沮丧,可脸上却露出了急躁不安的表情,一时手脚齐上,仿佛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眼看越影笑意越来越深,突然,越千秋脚下一打滑,整个人就从高高的围墙上直接跌落了下去。正当他伸手竭力想要抓什么的时候,看到越影想都不想就伸手想要抓住他的领子拉他一把,他的嘴角顿时绽放出了十二分的笑意。

    “影叔,谢谢你啦!”

    说话间,越千秋伸手在墙上重重一按,右脚在墙上轻轻一磕,借着那立足点,他竟是如同杂耍一般在墙面上奔跑了起来。

    练武六年的他常年在长公主府上窜下跳,早就比前世的跑酷高手还要熟稔这飞檐走壁的一套,因此当突破越影的五指关时,他还有余暇举起右手比划了一个v字手势。不用回头看他都知道,这会儿的影叔,嘴角必定挂着一丝笑容。

    直到纵身跃进鹤鸣轩的院子,越千秋这才如释重负,心想幸亏越影放水。他整理了一下身上行头,快步走到门边,却没有敲门,而是耳朵贴在上头倾听了片刻,这才悄悄推开了门。尽管他已经竭力控制,可那大门依旧发出了嘎吱的刺耳声音。

    “鬼鬼祟祟的在那干什么?给我站好了!”

    听到越老太爷这大喝,越千秋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站得笔直,随即就苦着脸说:“爷爷,你听我解释……”

    “废话少说,居然又不知道从哪看来四句诗,还安在你爷爷我身上?我不问你这个,我只想知道,你这武英馆打算干点什么?就把你那小圈子里的人全都拉进去不成?”

    听出爷爷口气中虽有愠怒,可却还留有余地,越千秋松了一口大气,连忙摇了摇头,也不管里头侧坐着的越老太爷是否能看到自己这动作。

    “爷爷,我就算再自负,也不会认为我们这些人能够支撑得起一座学堂。我的想法是,这次武品录重修,不是各大门派全都会派人来吗?这些年来,朝廷防着武人,爷爷又一直都想要扭转这种重文抑武的风气,既然如此,能不能把各大门派那些少年子弟组织起来,分批在金陵城培训个两年三载的?如此一来,武英馆三个字,可以说是名副其实。”

    “当然,我知道,未必有人愿意来当这个老师,可不是有师父吗?就算师父这个玄刀堂掌门的身份太过敏感,可爹总不可能在北燕呆一辈子吧?再说了,像师父和爹这样的人,我不相信只有一个。就说爷爷这些年招揽的英才,来武英馆兼职当个老师,我不信没人愿意!”

    “武英馆中的博士可以是兼职的,而我这个之前皇上破格给的六品官可以当一个名义上的院长,但学生可以设联合会嘛,仿效刑部总捕司,大家轮流坐庄,我们自己管自己!”

    越老太爷顿时愣住了。刚刚还轻轻敲击着扶手的手僵在了那儿,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不知不觉松弛了下来。

    他的小千秋……真的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