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告状、训斥和偏心
    越千秋非常漂亮地来了一个腾跃,稳稳当当落在了皇帝面前。虽说嘴里的辩解振振有词,可他行礼却半点不含糊。可已经先告状的他甚至没等皇帝开口,就忿忿不平再次抢在了前头。

    “皇上您不知道,今天我和大伙儿刚进国子监,就被人挑剔衣服穿得不对,要赶我们回去换!真没想到如今的监生,就连当年第一代老前辈的服饰都不知道,这是忘本啊!国子监不应该把从前的那些优良传统教给每一个监生吗?”

    “你这张嘴老是这么不饶人,以后大了怎么办?”皇帝疾言厉色地训斥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么有闲工夫去翻找百年前的史料,琢磨当年本朝第一批监生穿什么衣服?”

    越千秋这才低下了头,嘴里却依旧嘟囔道:“这衣服比现在监生的白色黑边襕衫好看。”

    “孩子话!”皇帝没好气地再次责备了越千秋,旋即就看向了李易铭和李崇明,仿佛恨铁不成钢似的痛斥道,“还有你们,跑到国子监来参加冬会,却在那大声鼓噪?不分场合,也不怕被人笑话!”

    小胖子是最能体察到皇帝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的人,此时敏锐地意识到皇帝口气严厉,心里却似乎挺高兴,他顿时毫不在乎地涎着脸。

    “父皇,就算没有越小九出头,儿臣也忍不住要搅局。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小的十二岁,大的二十岁,大家都是家学渊源,周大人不拿出点国子监最高水平来让大家长长见识,光斗嘴皮子有什么看头?儿臣和越小九这几年斗嘴都斗烦了!”

    纵使李崇明打心眼里就看不上李易铭,可先头小胖子就不顾和越千秋的龃龉为越千秋叫好,此时又隐隐站在越千秋一边,他不由得心中一动,在皇帝狠狠瞪了那个小胖子一眼,随即又看向自己时,他就立时横下一条心,做出了一个决定。

    “皇上要臣在国子监读书,臣自然千肯万肯。可臣这几天去问了问,却发现国子监中授课讲书的师长,水平良莠不齐,所以臣有些担心,读书三年,会不会反而还不如从前……”

    周大康已经快被气疯了。越千秋当众打脸,显示了一贯的毒口毒舌,他已经不能忍了,可没想到英王李易铭和嘉王世子李崇明竟然也先后在国子监身上狠狠踩了一脚!知道自己先头用皇族敬礼士大夫的传统来堵人家的嘴,如今显然起了反效果,他却顾不得后悔了。

    “皇上,越九郎和英王殿下嘉王世子此言,将国子监置于何地?国子监乃是我朝最高的官学,天下多少读书人求之不得……”

    “那就让天下求之不得的读书人进国子监读书啊?怎么周大人扩充国子监的时候,就没想到你刚刚说的那些读书人呢?”

    越千秋再次打断了周大康的话,旋即一本正经地说:“我请人赶制这一身衣服的时候,仔仔细细查阅过当年的史料。那时候说国子监初创,太祖皇帝延请当时久负盛名的大儒阳山先生出任祭酒,阳山先生又凭借自己的声望,请了好几位很有学问的名士来出任博士,所以第一届监生,英才荟萃,国初名臣不少都出自其中。”

    他一面说一面斜睨了周大康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可国子监这几年出来的监生,别说名臣了,有多少能做事的?至于国子博士,更是成了新进士求之不得的美官,当个三年过渡一下就走人高升了。至于品级更低的学官,呵呵,品的学官,十年八载不挪窝,哪有好学问的名士肯来屈就?”

    “都已经这样了,周大人只知道强行要求官宦子弟一定要到国子监读三年,怎么不琢磨满天下请大儒来,提升一下国子监老师的水平?怎么不想着让天下县学州学推举优秀学生到国子监来,扩大国子监的规模?是怕请了哪里赫赫有名的山长,于是抢了你的位子?是怕平民学生入监,让现在这些监生显得不那么优秀了?”

    真敢说!

    混在人群中的余长清忍不住咂舌。哪怕他作为刑部尚书之子,也不是没见过皇帝,可就是因为见过,他才一直都认为,那位温和的天子其实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那种软中带硬的态度,让他在应对时非常谨慎。

    可看看越千秋,如今这简直是在皇帝面前大放厥词!

    “放肆!你爷爷和阿诩真是把你给宠坏了,还有东阳!”皇帝终于彻底拉下了脸,仿佛气得直发抖,“小兔崽子,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再要敢如此,罚你三天不许出门!”

    周大康看到皇帝训斥越千秋放肆,还连那三个越千秋最大的后台给一块数落了进去,顿时极其振奋。然而,当听到后一句话时,他那刚刚露出少许的笑容顿时完全僵在了脸上。

    回去反省,再犯就三天不许出门……他娘的这是惩罚吗?现在不应该因为越千秋大放厥词,就就责罚这小子家里那位老的吗?

    当之前没看到越老太爷露面,心中还颇有些如释重负的国子监祭酒大人此刻终于醒悟到,越千秋背后最大的靠山其实是皇帝。今天那连番搅局,更不是因为越千秋气不过钟小白找茬而反找茬,而是别有用心,皇帝突然驾临国子监,目的也非常不单纯,却已经晚了。

    本朝的官员任免,并不是皇帝的一言堂,可他当众受到几个小孩子这么大的质疑,这国子监祭酒还怎么当得下去?

    周大康只觉得浑身力气尽失,刚刚竭力维持的气势一下子低落了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摘下官帽道:“皇上,这国子监祭酒一职,臣实在是当不下去了,皇上另请高明吧!”

    越千秋这会儿却不会冷嘲热讽了。他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耳朵却竖得高高的。不只是他,刚刚同样被训斥过的李易铭和李崇明,同样全都竖起了耳朵,心里也是同一个念头。

    想通过撂挑子请辞来逼宫?

    就只听皇帝干咳一声道:“周卿何必跟一个孩子计较?国子监积弊已久,并非一时一日就能扭转的,你已经很尽心了。”

    说积弊,然后又说尽心,那就是隐晦地表示,你的工作有毛病,你的能力也还不够。这种打官腔的水平,但凡在官场浸几年的人都能体味到,更何况是周大康?他请辞本来就是最后一赌,可听到皇帝果然连象征性地挽留都没有,还让他别和孩子计较,他更是悲从心来。

    正当他觉得羞怒,而不是羞愧的时候,皇帝却骤然词锋一转。

    “朕记得,卫朝之前,国子监有太学,有国子学,还有其他好几座各式各样的学堂,国子监不过是居中统筹。当年我朝建立之初,百废俱兴,所以国子监也就只设一学。

    周卿之前提请官宦子弟全数入学,免得养出纨绔,倒是有几位大臣也跟着上了书。有请设武学的,有请设宗学的,有请设算学的,有请设律学的,有请复太学的,朕今日一时兴起过来看看,深以为然啊!”

    皇帝感慨了一番之后,突然笑吟吟地看着越千秋道:“千秋,你把别人贬得一文不值,你自己有多大能耐?你要是能耐,朕给个学堂让你管,可你觉得有人肯去吗?”

    越千秋顿时一喜,等抬头看到周大康那惊怒的目光时,他直接回了一个跋扈的笑脸,随即一本正经地躬身道:“皇上金口玉言,不许反悔!我可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武英馆!”

    他其实真的挺想起名叫大学的,可大学的名头太大,他还是另辟蹊径,免得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和人对喷上。

    皇帝顿时哑然失笑:“你还当了真?好,一个月之内,你要是能拿出像样的条陈来,朕就答应你!”

    直到这时候,刘方圆白不凡在内的越千秋那个圈子所有人,这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人家玩人家的,我们玩我们的……敢情越千秋这是真要在国子监之外另起炉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