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论学以致用
    一路上,对于金陵和朝廷很多规矩都不熟的白不凡,虚心向其他人,尤其是越千秋讨教了众多有关国子监的问题。

    问,国子监有多少人?答曰,额定一百人,全都招七品以上官宦子弟,有时编,有时不满,现在就是名义上一百,在监读书的只有几十,所以周大康不满意了。

    问,一年一次的冬会每个监生都能参加?答曰,往常的冬会就是虚应故事,这次听说能拉来将近五十人,都是即将离开国子监的,自以为很牛的英才。

    问,今日被国子监祭酒周大康的帖子邀约来的各大官宦子弟有多少?答曰,七十多。追问,为啥才这点?答曰,所有七品以上京官适龄子弟都拉来,今天的冬会就改运动会得了。

    最后一问,则是充分体现出,白不凡还是去研究过国子监的规矩,问得颇有点水平,至少越千秋以外的大多数人都有些踌躇。

    问题是,国初的时候,官员子弟入监不是规矩吗,为什么此次周大康还要特别上书?

    这一次,回答的人自然是越千秋:“这么和你说吧。我朝的国子监刚建立的时候,颇有威望,从国子监祭酒到各大博士,全都是一等一的大儒,可久而久之,选人就不像当初那么严谨了。你想想,那些有实力的世家子弟和书香门第,儿孙的老师什么水平,才教几个人?国子监的博士有几个,又不真正教书,而那些品的学官才多高水平?”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毫不避讳地吐槽道:“师资力量不够,谁愿意在国子监读书?现在这国子监,更多的时候都是大家自学和交流,你信不信钟小白这样的,家里还养着饱学鸿儒开小灶?既然本来就是形式主义的大锅饭,有条件的家里都请了好先生,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比后世的野鸡大学还浪费资源!偏偏竟然还把更广大的平民学子挡在门外!

    “九公子这话果然有道理!”

    白不凡虽说被越千秋忽悠洗脑才没几天,可此时听他这话,却分明已经对人深信不疑。

    刘方圆对此颇觉得不屑。他如今嘴里叫师兄,可有事没事还是喜欢和越千秋顶一下表示存在感。因此,恨铁不成钢的他就把白不凡拖一边交流去了。

    至于其他兴奋于刚刚越千秋说我们玩我们的人,则都在三三两两小声交谈,仿佛在商量怎么在冬会上给人使绊子。

    戴展宁越看越觉得不对,拉了拉越千秋的袖子,两人不知不觉就落在了最后头。

    当他们再次回到队伍中时,越千秋神色如常,戴展宁却是好容易才把嘴合上。

    他就知道,越千秋看上去胆大包天,可每次实则都是有恃无恐,这次也同样背后有高人!

    至于有多高……呵呵……

    也许是因为之前和钟灵的那场唇枪舌剑,也许是因为越千秋一行人的衣着和特立独行,总而言之,当最后到了今日冬会的国子监文翰苑,一一落座时,他们这个小圈子异常显眼。

    当然,今日应邀前来的七十多号人,不止这一个小圈子。此外几个圈子中,一拨是英王李易铭及其追随者;一拨是嘉王世子李崇明以及寥寥两个伴读少年;一拨是余长清以及一群世家子弟;另一拨是几个颇有才名的少年儒士。至于剩下的,三三两两,不成圈子。

    而国子监祭酒周大康出现时,一张脸绷得紧紧的。

    没有人会误认为这位执掌大吴最高学府的官员素来严肃,又或者今天牙疼,哪怕没看到之前越千秋硬顶钟灵的人,也听说过此事,全都能察觉到周大康心情不好。

    至于随着他出现的那些白衣黑边襕衫监生,眼睛全都盯着一个方向。如果目光如刀,那么被他们盯着的人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可脸厚心黑手狠的越千秋,在那么多集体注目礼之下,他连眼皮子都没眨动一下。可下一刻,他就迎来了周大康的点名问。

    “越九郎,你们越家就来了你一个?”

    越千秋看了看左右,仿佛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问的是自己,立时挺胸抬头,脸上还带着非常得体的笑容:“周大人是问我?我不知道啊!您派来的送请柬的人,直接把给我的请柬送到东阳长公主府,所以我真不知道您还下帖子给了我那些哥哥又或者侄儿!”

    说到这里,他就满脸诚恳地说道:“不过,您派去送请柬的人真够专业的,我那天是临时起意跑去长公主府的,白公子也是临时跑去找我挑战的,可居然给我的请柬送去了那儿,给白公子的请柬却还送去了白家。”

    听到这“真够专业”四个字,周大康的脸色黑了黑,只觉得绝对是讽刺他为了保证请柬送到,于是故意打听到人的行踪,特意在长公主府堵人!

    可他堂堂国子监祭酒,当然不会和钟灵那样容易被激怒,再加上这几年越千秋虽说不大挤兑朝廷命官,可飞扬跋扈名声在外,因此他立时决定,暂时撂下越家其他儿孙没来这件事。

    他这趟上书要求的是,所有七品以上京官子弟全都把儿孙送到国子监来读书,但此次冬会请柬自然不会把所有京官的儿孙都囊括在内。这其中,三品以上官的儿孙都下了帖子,三品到五品之间的,则父祖挑官声好的,至于五品到七品,那么就得父祖非常有名才行。

    所以,此时此刻周大康环视众人,开场白说得慷慨激昂。他先是盛赞了一番各人父祖的官声政绩,然后勉励众人以自己的长辈作为榜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当然,后头八个字是越千秋总结的。当周大康精心挑选的国子监优等生上来动员众人早些入监,不负家人殷切希望,他和身边的白不凡说话时,语气里就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诮。

    “听听,只要在国子监好好读书,日后就能当个名臣,这要是被爷爷听见,非喷得他满脸唾沫不可!”

    “君子六艺是什么?礼乐射御书数,可现在国子监里那些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有多少?你看看这家伙,是不是一阵风就能吹倒?”

    越千秋在下头和白不凡对着一个个人逐一吐槽,等到国子监两个监生出场,开始针对经义辩论的时候,听得无聊,他终于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呵欠,想伸懒腰却又硬生生放下了手。

    一直都紧盯着他这边动静的周大康第一时间现了这个动作,顿时眉毛抽动了一下。有心抓个典型现场批判,可想到越千秋那伶牙俐齿,他又有些投鼠忌器。

    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盯着越千秋那边,正在唇枪舌剑的两个监生,也有人在分神留意着越千秋。毕竟,滔滔不绝,年纪轻轻就在国子监闯出不小名声的钟小白都吃了个哑巴亏,听说过这位越九公子横行无忌名声的人,谁不在心里忌惮着这家伙?

    因此,当越千秋又忍不住掩口打了第二个呵欠的时候,刚刚在辩论上略居下风,心情本来就有点不好的某个资深监生,终于忍不住问道:“越九公子这是打第二个呵欠了,是嫌弃我国子监的冬会太枯燥吗?”

    见那些白衣黑襕的监生们都看着自己,身边那些各家子弟也都看着自己,越千秋便弹弹衣角,直接施施然站起身来,行了一个标准到谁都无可挑剔的揖礼。

    “这位师兄说得没错。我是觉得你们刚刚讨论的东西,有些枯燥。”

    越千秋满脸淡然,一点都没有我就是来寻衅的自觉,竟是慢条斯理地说:“我爷爷曾经说过四句很有道理的话,我给大家念念。”

    不管别人想不想听,他就自顾自地念道:“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6放翁因为写诗太多,用词浅显,素来被很多诗评家认为不怎么样,可当越千秋把这四句强行安在越老太爷身上,却是迎来了四座一片哗然。

    连个秀才都没考过的越老太爷有这水平?

    然而,越千秋压根没给人质疑的机会:“两位师兄刚刚在那儿辩论教化,我先不说你们日后当官是否能教化百姓,就说现在,各位拿着圣贤书,是否学以致用过,是否真教化过人?身边偷懒的书童,路边的一个乞丐,集市上讹人的恶霸,仗势欺人的豪奴……你们试过吗?”

    “有说一万句话,浪费唾沫星子的功夫,还不如做一件实事,这就是我爷爷认准的道理。与其在这辩论,还不如好好想一想,如何将教化二字学以致用!”

    周大康已经快把鼻子气歪了。

    越老太爷这养得“好”孙子啊,到国子监都不忘往爷爷脸上贴金!

    而这时候,另一个刚刚辩论占了上风的监生终于忍不住了。

    “越千秋,你这是说读圣贤书,辩其精义没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