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打不相识
    越千秋多狡猾?

    几下交手之后,现白不凡不是庸手,自己就算要取胜也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而且说不定还要付出点小代价,他怎么还会强打?这又不是不共戴天之仇!

    因此,在极柔和极刚之间做出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转换,骗了爱马心切的白不凡下马之后,他立时就换了握刀的重心,改重劈为斜挑,以有心算无心,盯着半空中尚未落地的白不凡,瞬间打出了一连串得理不饶人的劈砍快攻。?

    当他这劈砍连击持续到第八击时,他巧妙避过了白不凡几乎力竭的最后一下反扑,没开封的陌刀终于突破了白不凡的长枪防御,在对方肩膀上不轻不重拍了一下。

    把人给拍得瞬间踉跄后退,差一点儿就单膝跪倒,他就足尖点地疾退了七八步,随即刀柄拄地,笑吟吟地说道:“白公子,承让了。”

    总算是站稳了的白不凡脸色非常不好看,使劲咬了咬嘴唇之后,终究还是说不出赖账的话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昂挺胸地说:“认赌服输,任君处置!”

    “哎哟,之前不过是个开玩笑的赌约而已,哪有那么严重!”

    越千秋笑着朝王一丁勾了勾手指,把陌刀递了过去让对方拿着又或者说扛着之后,赤手空拳的他便坦坦荡荡地朝白不凡走了过去,随即伸出了右手:“不打不相识,白公子不介意进来喝杯茶交个朋友吧?”

    白不凡微微犹豫了一下,想到刚刚那短暂却血脉贲张的一战,自从到了这处处笙歌燕舞却很不习惯的金陵城,一直都觉得浑身不舒服的他,终于有些小小的动心。他本来就是北地成长起来的少年,当下就爽快地伸出手去握住了越千秋那只手。

    “好,之前是我看轻了你,你是条英雄好汉,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眼见得越千秋自来熟似的勾肩搭背把白不凡拉了回来,李崇明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羡慕嫉妒恨,但很快就掩藏了起来。他迎上前去,正打算奉承二人两句,却不想越千秋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世子殿下,对不住啦,我见猎心喜和白公子打了一场,这会儿浑身酸软,白公子也受了点伤。我要带他去见师娘,否则若是他因为这一时较量落下什么后遗症,我就过意不去了。”越千秋一面说一面使劲捏了捏白不凡的肩膀,这才笑呵呵地说,“所以,我不得不先失陪了。”

    白不凡最初还在惊讶,今日竟还有个什么世子殿下适逢其会,就听到越千秋信口开河说自己受了伤。可他正要申辩,肩膀上就被重重捏了一下,他到了嘴边的疑问不禁又吞了回去。他不好意思地冲着李崇明略略躬身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就不由自主被越千秋拖了进去。

    李崇明根本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眼睁睁看着越千秋拖走了白不凡。等到门前围观的人意犹未尽地渐渐散去,而白不凡的坐骑也被门房拉走去洗刷照料,他好容易才维持住了那张任何时候都仿佛无所谓似的脸,回到了自己来时的马车上。

    一关上车门,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越千秋不把英王李易铭放在眼里,那自然是好事,可越千秋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这就让他没法安心了。这样一个身后势力庞大,却又同时得到皇帝和东阳长公主喜爱的人,他怎么能任由其站在不偏不倚的立场?

    进了长公主府,白不凡瞅了一眼手中的白蜡杆子大枪,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松手。让他安心的是,也没有任何人上前提醒他不许带着这样的凶器。直到一路来到二门,见里头有穿红着绿的女子穿梭其间,他这才觉得自己有些进退两难。

    这一次,还是越千秋开口解围道:“白公子带着枪也无所谓。我师父是玄刀堂掌门,师娘也是回春堂弟子,长公主今日正好不在,就是在,她也一定会称赞你少年英杰。这府里不少人都粗通武艺,往常我到这来,不走正门而是常常翻墙,他们都习惯了。”

    白不凡这还是第一次和越千秋打交道,只觉得人和气风趣,很对自己的脾胃,最重要的是,那一身货真价实的武艺让他不得不服气,此时不知不觉就相信了对方的话。当来到燕水阁时,他想到这好像是人家起居的内宅,正有些犹犹豫豫,就听到了迎面一声怒吼。

    “小兔崽子,别跑!”

    白不凡还以为那怒吼是冲着自己,下一刻,等看到一左一右两个身影敏捷地往自己窜了过来,他更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才现来的是两个三四岁的小家伙,这会儿全都躲在了越千秋身后。很快,一个袖子卷得高高的年轻少妇就气势汹汹地冲到了他和越千秋面前。

    “两个小兔崽子,居然把一盒茉莉粉全都放进了你们老爹的茶水里,打算毒死人吗!”

    越千秋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怪不得师父老那般愁眉苦脸,这简直说起来都是泪啊!

    可眼下他不得不把苏十柒暴跳母亲的形象扭转过来,咳嗽一声就开口说道:“师娘,这是白公子……”

    他一手一个揪住两个打算溜之大吉的小师弟,随即用把刚刚和白不凡打的那一架给形容了一下。果然,两个双胞胎的心思立时都转到了那杆白蜡杆子大枪上。随着小双第一个顺着枪杆子想往上爬,大双也立时不甘示弱扑了上去,直叫白不凡目瞪口呆。

    苏十柒只觉得异常丢脸,只能头也不回地大喝道:“严诩,有客人,出来管管你儿子!”

    当好一阵忙乱过后,严诩和苏十柒成功把两个儿子关进了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的小黑屋去面壁,这才终于腾出空来接待白不凡这个不之客。

    至于小孩子关小黑屋会有心理阴影什么的,就连越千秋都提都不会提。

    想当初第一次把那对双胞胎扔小黑屋的时候,因为里头还有家具,两个小家伙差点通过叠家具外加叠罗汉出逃!

    正如越千秋预料那样,严诩对嘉王世子李崇明的来访半点兴趣都没有,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白不凡那扎实的身体,频频点头。

    “什么金陵四小公子,纯属骗小孩子玩的,你搭理你就输了。你想取一个威风的绰号?很简单,收起温良恭俭让的那一套,一路打过去!谁敢叫你野猪,打他一顿,看他还敢说?”

    “去你的,别教坏孩子!”苏十柒没好气地给了严诩一个白眼,这才笑吟吟地说,“我家千秋除了阿圆和阿宁几个同伴,少有对手,更别说把人带过来见我们。你初来金陵,以后尽可常常来,这公主府的演武场空着也是空着。对了,刚刚打了一场,让我看看可有受伤!”

    眼见白不凡被严诩不由分说剥光了上身,随即苏十柒替其查看了几处旧伤,以及今天淤青,敷了药酒,少年郎的那张脸就和煮熟的虾子似的,越千秋不禁一阵好笑。盘算着最近很不安分的小胖子,还有初来乍到却不好对付的李崇明,他不由得暗自呵呵。

    一个想压住我,一个想笼络我,以为小爷那么贱,看不出你们的真心?

    因此,等白不凡很狼狈地套上了衣服,他就笑着说道:“师父之前说得对,什么金陵四小公子,那纯粹是寒碜人的,你别放在心上。只不过,你若真想把这种恶心人的绰号扭转过来,我这儿恰好有个挺好的机会,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严诩和苏十柒不约而同交换了一个眼神。

    小千秋又开始忽悠人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