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六十章 喜讯和唠叨
    闹剧之所以是闹剧,正因为离开了正主儿,立时就闹不起来了。

    嘉王世子的马车一走,越千秋一走,懒得再去理人的刘方圆一走,那位卖身葬父的少女,便如同原本在微风中摇曳的柔弱白花,如今风没了,柔弱小花再也摇曳不起来,当然就彻底耷拉了下去。甚至连她后头那一尾芦席包裹的尸体,都让路人厌恶了起来。

    好端端的路上放一具尸体,多晦气!

    好在越千秋还是很顾惜环境的人,临走时找了一个差役,给了一些银子,吩咐人立时联络寿材铺,把这些尸体一一收殓入土为安,顺便登记那些姑娘的名字住址以及工作意向,以便于回头催帐。作为一个立志不做滥好人的五好少年,他最痛恨的就是乱花钱。

    自从严诩搬回东阳长公主府成亲之后,这些年来,越千秋都是公主府和越府两头住,一个月长公主府住十天,越府二十天。

    曾经当他蛇蝎一般避之惟恐不及的越府二房三房,还有那些势利的下人们,如今无不对他客客气气。只有大太太一如从前,时不时还把他提溜过去教训几句。

    这一天,又是他回越府住的日子。当他骑着白雪公主到了大门前时,正好看到一前一后两乘轿子。前头是他很熟悉的越老太爷的小轿,而后头的他瞅了一眼,也觉得有些眼熟。

    可这会儿不是追问的地方,他让了轿子进去,随即策马跟着进了专供车马进出的小门。等到了二门,看到老太爷身后的轿子里下来一个人,他就立时跳下马迎上前,笑呵呵地作揖道:“李世伯,您又来家里和爷爷商讨要事啦?”

    李长洪斜睨了一眼越千秋,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自从被这爷俩设计了之后,他在朝中就处处遭人排挤,而越老太爷有意示好,他又气不过那些为了争抢刑部尚书一职就乱排挤人的同僚,一气之下,也就上了越老太爷的贼船,如今已经好几年了。

    越老太爷在当年那场大战之后积功入了政事堂,在前头两位宰相年老病故之后,一路当到了现在的次相,赫然和首相赵青崖分庭抗礼。而李长洪也得到了绝大的好处,因为他竟是在越老太爷的举荐下接任了户部尚书!

    那时候,也不知道多少人鼓动他自立门户。可户部上下都是越老太爷提拔上来的吏员,他认清楚自己有多少本事,深知乱折腾的下场就是余建龙第二,因此从来就没起过那份心思。

    可这并不代表一大把年纪的他就会轻轻巧巧放过老坑自己的越千秋。此时此刻,他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就慢悠悠地说道:“九公子,你都十三了,你侄儿长安都已经考了秀才,你什么时候去考个功名回来?”

    听到李长洪故意提这一茬,越千秋一点都不尴尬,而是耸了耸肩说:“长安是爷爷的重长孙,咱们越家第四代的领头人,至于我,第三代还有大哥、二哥、三哥、四哥……”

    察觉到要是不打断,越千秋能掰着手指一口气说到八哥去,越老太爷不得不咳嗽一声道:“千秋,怎么一见李大人就耍贫嘴?都多大的人了,还老是小孩子脾气!”

    “在爷爷面前,我就是四十岁也是小孩子!”越千秋笑吟吟地回了一句,言下之意不外乎是说越老太爷能活到百岁开外,见老爷子回了个没好气的白眼,但显然心情不错,他就殷勤地过去扶住了爷爷的胳膊。

    至于今天和小胖子那点交锋,以及遇到了嘉王世子的事,他是半句都没有提。

    当然,把老爷子送到鹤鸣轩,越千秋就很有眼色地打算开溜。虽说他如今是十三岁,不是七岁,可也不会自认为有资格过问连越大少爷都没资格旁听的正事。可他才刚刚转身,就只听背后传来了越老太爷和李长洪说话的声音。

    “千秋当初因为抓到了北燕那个刺客,如今身上已经有六品出身了,倒不用和读书人去抢一个功名,省得被人戳脊梁骨。只不过,他整日里游手好闲,仗着他师父教给他的一身武艺欺负人玩,那却也不是个办法。最近,上三门中六门下十一门即将汇聚金陵……”

    这话还没说完,越千秋就又惊又喜地转过身来。

    “爷爷,这么说霁月要进京了?”

    “臭小子,只记得你那个小丫头!”

    越千秋顿时嘿然一笑,拔腿就跑:“我当然还知道,重修武品录的事情终于成了!爷爷真厉害,怪不得能当到宰相!我让徐老师去给师父和师娘送个信!”

    “急性子,我还没把话说完呢!”

    已经一溜烟跑到门口的越千秋头也不回地说:“知道,肯定是让师父这个玄刀堂掌门出面接待各门派代表,师娘这个回春堂弟子帮衬,我这个掌门弟子也得操持操持!”

    见越千秋已经出门跑得没影了,门外的越影探进头来,那张素来不大有表情变化的脸此时此刻分明带着几分笑意,随即掩上了门,越老太爷方才没好气地直哼哼。

    “我这孙子简直是给那女人养的,一个月在那住小半个月不说,有什么事都想着那边。”

    李长洪心想,要不是这样,从前还和你常常对着干的东阳长公主,如今怎么会也被外人看成是你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你这老狐狸一步一算,虽说偶尔也有失蹄,可大多数时候,所有人都被你算得死死的!

    这几年世家子弟出色的不少,寒门书生出头的也很多,相比之下,没有世家背景,也不是书香门第出身的草根,毕竟凤毛麟角,所以越老太爷在经营政治势力时,本来还有着天生的缺陷。可架不住老头子实在是手段出众,竟硬生生从两大阵营撬了几个英才的墙角。

    而最重要的是,在刘静玄和戴静兰两个昔日玄刀堂弟子率军南投时,四个在北燕政治见解与当权者不和的大家族在那边大战的掩护下毅然南下,而且是连根拔起,一个都没留给北燕的那种。六年来四家人除了家主授官,又都有子弟出仕,全都成了越老太爷天然的同盟者。

    在这几年每个人都只看见越千秋这个越府养孙上窜下跳的时候,越大老爷已经不动声色在太守任上连得两次上上考评,调回了京城,如今已官居鸿胪寺卿。

    而越大少爷,在京城低调地熬到七品,放出去做了一任县令,眼看都快够格选太守了!长房另两位少爷读书能力平平,恩荫九品,如今都放了出去做县尉。二房三房竭尽全力各供了一个秀才,虽仕途如何说不好,但二老爷至少也是可以恩荫一子的。

    越府二代和三代,已经都接上了,第四代越秀一,也刚考出了秀才。

    相比之下,越千秋那简直就是放在前头的障眼法啊障眼法!

    被人当作是障眼法的越千秋,此时此刻走在回亲亲居的路上,却是眉飞色舞。

    当时他和周霁月离别,虽说约定探望彼此,但周霁月要重建白莲宗,从田产房产到人员再到各种关系全都要从零开始,轻易没法离开重回金陵,而他被严诩和苏十柒再加上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压着,也不得不苦着脸接受了一张堪称恐怖的训练表。

    鉴于每个人都认为他太会惹祸,所以全都认为他有必要练成一身足以自保的本事。

    于是,这六年来,除却偶尔出城去庄子上休闲小住,他根本就没办法离开过金陵,也就只能祸害一下金陵城里的人,偶尔调戏一下小胖子,顺便被小胖子反调戏了。

    他和那个当初拐到家中,阴差阳错之下结缘的小丫头,就只能靠鸿雁传书保持联系。在那些信上,两人最多的是一个抱怨宗主难当,一个吐槽长辈逼得太狠。

    想到阔别六年的重逢,越千秋眉飞色舞,手上扣着的一枚飞蝗石突然凌空射出,随即一跃而起,在几个仆妇惊诧的目光之下,将一只喜鹊纳入掌中。可就在他欣喜于这只小鸟昏而不伤的时候,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愤怒的指责。

    “九叔,天生万物皆有灵,你怎么又开始欺负这些无辜的鸟儿了!别人练武是保家卫国,只有你成天不是欺负外头那些人,就是玩弄这些小动物,再有就是虐待花花草草……”

    在越秀一那比从前厉害一倍的严肃唠叨声中,越千秋唯有落荒而逃。

    嗯,希望这个侄儿赶紧连中三元,用那张义正词严的嘴到朝堂上去祸害那些老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