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青葱岁月依旧
    第二卷争锋

    东宫无主,文武争锋,大战欲来。可对于身处漩涡之中的千秋来说,有嘴有刀,谁与争锋?

    第一百五十八章青葱岁月依旧

    金陵城秦淮河畔东牌楼街,素来是最人声鼎沸的闹市之一。沿岸商铺鳞次栉比,通宵达旦地营业,夜晚更是会挂上各式各样的彩灯,和晚上秦淮河上那一条条灯火通明的画舫相映成趣。因此,在这种最富庶的地方,收了商家和灯船好处的差役会常常巡视。

    可即便如此,乞讨者和卖艺者仍然层出不穷。因为路过的非富即贵,只要能博得欢心又或者同情心,一日的收入就足够一月生活。所以,有人贿赂差役高抬贵手,也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游走于这条弯弯曲曲大街的各处,更有人孤注一掷。

    今日,东牌楼一条街上,就出现了整整十个年纪均在十三四,容貌少说都在中上的小姑娘卖身葬父的壮观场景。

    如果只有一个,也许有路人恻隐心大动,也许有差役恶霸忍不住悄悄下手,然而,如今不是一个两个三个,而是十个,足以让有心人收起觊觎之心,仔仔细细考虑背后的名堂。

    就在不少人端详那些小女孩的时候,一匹通身上下没有半点杂毛的白马撒欢似的疾驰而来,不少人好奇地往后头望去,就只见又是七八骑人口中吆喝叫唤着紧随其后,一时间,大街上大多数人都非常主动地让出了当中的驰道。

    背上空无一人的白马老马识途一般沿着大街穿梭,最后在一座二层临街商铺面前停下,随即抬起前蹄,非常人性化地唏律律叫了一声。

    随着这叫声,二楼窗口一下子被人推开,下一刻,一个人影一跃而出。

    “干得好,白雪公主!”从窗口跳下的少年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马背上,随即笑吟吟地摩挲着马脖子,“要不是你,今天我就没法脱身了!”

    下一刻,窗口探出来一连串脑袋,为首的一个中年人简直是在哀嚎。

    “九公子,哪有你这样教东西只教一半的……这什么阿拉伯数字你是教会了咱们,可这竖式乘法和那个表格……户部都早就开始向各地官府户房普及这些阿拉伯数字了,咱们这些商人就和你说的,得与时俱进不是?”

    “秦大舅,我都在你这儿泡了整整快两天,这会儿太阳都要落山了,你还想让我爷爷又或者师父来找你要人?有话明天说,我这个老师也要休息的,不是吗?”

    说完这话,越千秋随随便便一扬手,紧跟着就轻轻一抖缰绳打算回去。可几乎就在这一瞬间,他只听得几声响亮的女子啼哭,随即就是几乎异口同声的哀鸣。

    “小女子卖身葬父!”

    越千秋整张脸上的表情顿时全都僵住了。而之前那七八个拍马追赶他身下那匹坐骑白雪公主的,此时也已经赶了过来,见他呆若木鸡的样子,其中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少年就小心翼翼地上前说:“九哥,听说这东牌楼街刚刚来了十个卖身葬父的……”

    “开什么玩笑,我上次不过是随手往长公主那儿送了一个人而已,这一下子就冒出来十个在大街上卖身葬父的?”越千秋只觉得嘴角都抽了,想都不想就高声大吼道,“英小胖,你给我出来!”

    随着这个声音,原本热闹非凡的大街上出现了短时间的停顿。紧跟着,越千秋身边这几个少年便听到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哎呀,谁不知道咱们越九公子急公好义,乐善好施,满城男女全都叫你九公子,不敢称呼你的名字。我这不是想让你名声更上一层楼吗?”

    随着这声音,斜对面三楼露出了一张圆圆的脸。几年功夫,昔日圆滚滚的小胖子,如今少许瘦了一点,但体形还是珠圆玉润,就是眼睛仿佛更小了一些。他好整以暇地冲着越千秋眨了眨眼睛,随即不等下头作出反应就立刻喝道:“关窗!”

    砰砰砰砰

    四扇窗户猛然关闭的声音,和几枚飞蝗石砸在上面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可即便如此,仍然有一颗漏网之鱼,里头登时传来了一声掩藏不住的惨呼,还有小胖子那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骂声。

    “都说了让你们小心再小心,拿脑袋去碰越小九的飞蝗石,你们嫌命不够长啊!”

    训完人之后,楼上便再次传来了李易铭的声音:“总而言之,急公好义乐善好施的九公子,这些卖身葬父的可怜姑娘,就都拜托你啦。你尽可以好好去查,一个个绝对如假包换,全都是家中死了父亲,无依无靠的可怜姑娘,你就好心给她们寻个归宿呗?”

    越千秋周围的几个少年听到楼里那小胖子张狂的笑声,不由得面面相觑。

    对于那死胖子的嚣张,越千秋却只是挑了挑眉,随即没好气地提高声音道:“所有卖身葬父的都给我听着,棺材和收殓的钱,我可以垫付,但有件事可以先告诉你们。上次我转托给长公主的那位姑娘,现如今正在金陵城外的严家庄子上学养蚕缫丝。”

    “所以要葬父,我垫钱,也不用你们卖身,将来还钱就行。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珍珠街有绣坊缺学徒,包吃包住,但活多很累,人家不养吃白饭的。第二,越府和长公主府的庄子上,两个一手好汤水的厨娘正收徒弟,要勤快肯干的。第三,长公主的育婴堂正缺人。”

    此话一出,大街上顿时传来了绝大的议论声。直到这时候,越千秋方才笑眯眯地看着左右众人说道:“就算是我连累诸位,你们帮我去各处看看,这些卖身葬父的姑娘们到底什么章程。当然,你们要是看对眼,打算带回家去当丫头,那可是你们自己的事,和我无关!”

    七八个少年有的苦笑不已,有的起哄嚷嚷,不消一会儿就一哄而散。直到这时候,越千秋方才驾着身下的白雪公主,缓缓三百六十度转了一个圈,把四面八方的景象尽收眼底,随即才看向了那座窗户紧闭的三层小楼。

    越小四回北燕已经六年了。北燕和吴朝那场大战,已经过去六年了。就连他和小胖子“闹翻”,也快五年了。

    那次大战,吴朝因为应对速度及时,在初期愣是没让北燕突破防线,紧跟着,北燕就后院起火了。

    先是刘静玄和戴静兰两位北燕皇帝一度器重过的降将,突然率领一股北燕有名的流寇兵马南归,大破沿途拦截的三支北燕强军,让原本打算御驾亲征的北燕皇帝雷霆大怒。

    可北燕忙着围追堵截那一头的时候,却不防四个扎根北燕几十年的家族突然趁此机会集体南下。北燕皇帝仓促之下再派兵马拦截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再加上吴朝边境接应及时,硬生生把四家总共七八百号人全都接了回来。最终,北燕那场南下之战只能草草收场。

    越千秋之前身边那些少年中,除却戴展宁和刘方圆,不是当初在那一战中崛起的文官武将子弟,就是回归的四家子弟。

    这些人甫一进京没多久,长公主府的新媳妇苏十柒下帖相邀各家女眷,越千秋顺理成章跑过去当了半个主人,结识了一群小孩子之后,大家很快就玩到了一块去。

    越千秋是什么人?心眼多,花样多,靠山多,玩了这么几年,即使和小胖子“反目”之后,他竟然还能出入垂拱殿,皇帝也不过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了他一顿,一时间,人人认为东阳长公主和严诩面子天大,他这个小圈子自然在金陵城很有名气。

    就在前几天,越千秋还很无语地听说,坊间评出了金陵四小公子,他赫然名列榜首!

    “历来什么四公子之类的角色,全都是衬托主角英明神武的扑街货啊!”

    越千秋摸着爱马的脖子,再次吐槽了一句,得到的却是唏律律一声响鼻。白雪公主是严诩从宫里的御马当中精挑细选然后硬讨来的。给他的时候还是一匹三岁小母马,如今却已经九岁了,温顺不再,对外人很有几分脾气,尤其是被人叫白雪公主时,只在他面前还听话。

    “又发脾气?刚刚跑来的时候,难不成有人欺负你?知道你是坐骑圈少有的女汉子,耐力好,爆发力也好,可白雪公主这个名字挺好听啊,你怎么就不满意呢?”

    “唏律律!”

    “九哥!”

    正在和坐骑交流感情,听到这一声,越千秋扭头一看,就只见是戴展宁策马小跑过来。和当年相比,如今的戴展宁看上去更显沉静,可只有他们几个最亲近的才知道,这家伙每每都是不动声色出坏点子,然后坐看别人去执行,典型蔫坏蔫坏!

    “怎么,阿宁你又把自己那份活计推给阿圆了?”

    戴展宁若无其事地说:“我那边的一个已经解决了,她答应去绣坊学刺绣。”

    越千秋深知今天小胖子捣腾这一出,要解决起来不是他说得那么容易,可戴展宁竟然又第一个解决,他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可他这笑容下一刻就维持不住了。

    “那位姑娘也是个挺聪明的人,所以透露了个小道消息。据说,嘉王世子今天走金陵城的正南门进京,这条东牌楼街是必经之路。”

    嘉王世子……那不就是皇帝曾经那个养子的儿子吗?按照辈分得叫小胖子叔叔的?

    他娘的,今天居然险些被那死小胖子阴了!

    他快速权衡了一下,沉声说道:“留下阿圆,我们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