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越老太爷vs越小四
    ,。

    深夜时分,一个人影无声无息地推开国信所一道侧门,悄悄闪了进去。他看也不看那个下门闩锁门的人,快步朝里走,等到步入院子,两个自己人急忙迎了上来,他举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径直进了正房。

    在昏暗的灯光下,子里等候的人这才看清楚,越小四除了一张脸还算干净,一身黑衣上赫然血迹斑斑,全都吓了一跳。等到人不声不响径直脱掉了外袍和中衣,露出了精赤的上身,就只见鲜血竟是从外衣浸透到内里,身上几乎就看不到一块白皙的地方。

    越小四接过旁边一人从温水里拧出来的软巾,往身上擦拭了一下,几个人看出,那并不是越小四身上的血,而分明是从别人身上溅来的血,不由齐齐长舒了一口气。

    “头儿,你要吓死人啊!刚刚看你那血人似的样子,我还以为你重伤垂死呢!”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见他们有心情打趣自己,越小四不禁没好气地瞪过去一眼,“我杀得连刀刃都快卷了,命也赔了半条进去,你们还有心思笑?”

    越小四显然在这时候没什么威信,因为立时就有人起哄道:“头儿你又不是没杀过人,刀刃砍卷了也不是第一次!”

    “可我在金陵大开杀戒还是第一次!”

    越小四神色不善地冷哼了一声。尤其是等到一盆水直接变成了血水,接着换了第二盆第三盆,他身上的血迹是大致被擦干了,三处浅浅的新伤也已经收口,可右腕的血渍却犹如渗入皮肤内部一样,怎么擦都擦不掉,他心情就更不好了。

    要不是为了那小破孩子,他今天晚上怎么会像入魔似的和人玩命?他既然已经给武德司指示了地方,接下来让他们去杀就行了。他在北燕还有一个病怏怏的媳妇,还有无数事情等着做,用得着在这时候展示武力?

    他一定是疯了!

    等到他干脆去外头脱得完全赤条条的,让人提了几桶井水来,从头到脚狠狠冲洗了几次,越小四方才觉得身上那挥之不去的血腥味淡去了一些。等到回房略微收拾了一下,擦了擦的头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出来,又用绢布缠了手腕,他方才再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我今天故意放话去武德司要升平和尚,诓骗了人出面找我说话,这才顺藤摸瓜,查到了北燕一处据点。但我带了武德司的人找上门去,那里虽说有一批人,但真正的大鱼却已经不在了,否则人家也不会那么沉不住气地来找我,还在我眼皮子底下演了一出猴子戏。”

    见众人面面相觑之后,纷纷七嘴八舌地安慰自己,越小四便打手势让他们打住。

    “这次我跟着出使,是和朝廷这边搭线建立渠道,不是为他们来锄奸抓谍探的,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尽了自个的人事,剩下来的听天命,和我无关。哼,要不是我看在如今这朝堂里好歹还有几个人能入得了眼,我倒乐得北燕谍探把这儿搅个天翻地覆!”

    因为怕被人认出来,几个属下都是越小四当年在北燕亲手救出来又或者培养的南人,深知这位手硬嘴毒心软,嘻嘻哈哈全都没往心里去。就在众人商量着接下来动作的时候,就只听外间突然传来了震天喧哗。一时间,刚刚还挺热闹的子里鸦雀无声。

    越小四侧耳聆听了一会儿,突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觉得屁股一紧。

    他几乎想都不想地说:“给我出去看看动静,要是有人闯进来就说我睡了,千万别放人进来!”

    说完这话,他就立时逃也似地钻进了里。

    这下子,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的同时,却都隐隐有一个感觉。

    头儿刚刚这样子,很像是遇到了天敌吖?

    耳听得外间动静越来越大,甚至传来了仁鲁那气急败坏的叫骂声,越小四原本只是七分的猜测顿时变成了十分。这种深更半夜的时候,能够大闹国信所这种地方的,除却他家里那位老爷子,还能有谁?早知道他今晚上就不回来,或者刚刚及时翻墙逃出去也挺好的……

    不对,如果外头守着越影呢?

    越小四胡思乱想得越来越厉害,紧跟着就听到那动静竟是冲着自己这院子来了。↑△小↓△ . .m】神色大变的他再也没法装睡,一骨碌爬起来之后,在子里东张西望寻找藏身之处,待到最后听见外头竟是动静全无,他下意识地翻下就想钻底,结果就只听大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紧跟着便是一声大喝:“你还敢躲?信不信我把给掀了!”

    越小四动作一僵,随即才地说道:“我就不信你一大把年纪还有这力气!”

    “就算我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可教训你还绰绰有余!”

    眼见得须发苍苍的越老太爷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越小四苦笑一声,直接光棍地抱住了头。

    发觉老头子那拳头捶在身上,不再如当年那样痛入骨髓,力气仿佛小了许多,越小四不想认为那是老爹年纪大了,只是固执地认定那是雷声大雨点小,嘴里却还冷笑道:“都这么多年了,老头子你还是这样一言不合就捶人,怎么朝堂上你那些政敌还没学乖点!”

    “呸,你以为你老子是谁都捶的?我还没那闲工夫,今天先捶死你这混账小子再说!”

    “我可警告你,我在北燕杀过人,在金陵也杀过人!”

    “你吓唬我?老子当初在城里杀得血流成河,把一个个脑袋挂在城门口示众的时候,你小子还抄着尿布!”

    越小四差点没被越老太爷这炫耀资历的话给气昏过去,一下子松开了之前抱头的手。这下子,他脸上顿时挨了狠狠一巴掌。气急败坏的他刚想嚷嚷打人不打脸,可却没想到越老太爷已经气喘吁吁地垂下了手,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他倒有些不习惯这样安静不说话的老爹,嘴角动了动,这才没好气地说道:“你让我顶着这么个巴掌印子,明天怎么出去见人?”

    “你上司挨了两巴掌,左右各一个,他都能见人,你怎么不能?”

    越老太爷看到幺儿那张脸上,惊愕的表情仿佛瞬间冻结了,他这才若无其事地甩了甩手说:“就算他护卫高手再多,被小影拦住了,那也就都是木头。再说,你们都要被撵回国了,还在乎顶着一两个巴掌印?”

    “撵回国?看来我还真没猜错。”越小四敏锐地抓住了重点,眼神一下子锐利了起来,“不过老头子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北燕的人指使升平和尚写了那一出金枝记,连带他的原本手稿都被搜了出来。然后先冒充武德司的人拐走千秋,事情不成便在今夜又试图在永宁楼掳走千秋,造成我朝混乱,这一桩桩一件件有的有物证,有的有人证,此番使团完全居心叵测,还能不把你们撵回去?我打什么鬼主意?你赶紧的滚回去,我就谢天谢地了!”

    越小四听到连自己那次都算成了诱拐,他不禁轻轻哼了一声,但说出来的话却分外正经。

    “老头子,你可想好了,北燕皇帝可不是吃哑巴亏的人,你把使团撵回去,就意味着他们提早出兵南下,你做好准备了?不对,是朝廷做好准备了?”

    “晚打不如早打,由我朝掌握北燕出兵的契机,总比天天提心吊胆的好。再说,刘静玄和戴静兰那两个儿子同时夭折,我府上却来了两个和他们同姓来投亲的,事情瞒不了多久。他们在北边再呆下去,只会更危险。我想你应该早就做好了帮人转移家眷的准备了吧?”

    呵呵一笑的越小四满脸的狡黠:“不但他们的家眷我打算转移,我还有一份大礼。不过老头子,打仗打的是钱粮,打的是人,你确定如今都有?”

    越老太爷眯了眯眼睛,随即瞅了一眼越小四:“你以为我这几年在户部干什么?满仓的粮食快烂了,满仓的青钱快锈了!兵部尚叶老头和我是不对付,但看人有一套,这些年北边的军将没有孬种。我把余建龙赶出了吏部,北边那些太守,也再没出高行之那种混账!”

    “你有把握就好。”越小四没好气地摸着脸上那火辣辣的巴掌印子,非常不得劲地嘀咕道,“做戏也不知道打轻点儿……”

    “你还敢说!”越老太爷一下子又提高了声音,指着越小四的手指都在哆嗦,“你知不知道,千秋被送回去之后就还没醒过来!”

    这一次,越小四终于大吃一惊:“不会吧?我在窗口看着千秋花招百出,那个黑衣人阴沟里翻船,没多大功夫就掉下顶去了,怎么他受伤了?他娘的,早知道我就多宰掉几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老是打小孩子的主意!”

    见越小四说到最后已是杀气腾腾,越老太爷虽知道事情绝非幺儿的主意,可仍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会儿叫千秋叫得倒是顺口,你自己说,之前给他出的那三个都是什么馊主意?”

    “啊?他连这个都对你说了?”越小四这才心虚了起来,不等老爷子再次抡拳头捶人,他就举手投降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再说,我不是按照你的吩咐写信认他了吗?”

    见越老太爷虎着脸放下了手,他就涎着脸问道:“话说回来,爹你从哪捡回来的孩子?我之前还对他说呢,我没记得在外头和哪个女人春风一度过啊,怎么他就这么像我……不会真是你老人家的私生子吧?”

    话没说完,他敏捷地往后一闪,躲过了老爷子的狠狠一脚。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千秋是像我,但我除了你娘,还没有其他女人能生出种来!”

    见幺儿一脸你这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表情,越老太爷冷哼一声,面色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略微仰头,端详着离家七年间,竟是又长高了不少的越小四,终于流露出了几许温情,但说出来的话仍是的。

    “回了北燕少折腾,别死了!”

    “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越小四嬉皮笑脸地眨了眨眼睛,随即又伸出手说,“要不要再来个告别的拥抱?”

    “臭小子!”越老太爷狠狠瞪了一眼幺儿,却是上前重重在越小四的手上拍了一巴掌,这一次用极其认真的口气说,“别死了,我等着你带媳妇回来!”

    眼见老爷子转身大步离去,越小四看了一眼手心,脸上终于露出了几许惘然。

    别死了三个字,说来容易做来难,但他还有一点信心。可是,带着媳妇回来……

    “爹,儿子是想做却做不到啊,她的身体,不知道还能撑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