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血色之夜
    金陵城北,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一条人影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最终没入了一处门洞中。他前脚刚进去不多久,后头不远处的墙角阴影中,越小四就露出了身形。他却没有贸贸然上前,而是抬头望了望高处,多年历练出来的犀利目光让他注意到了暗哨。

    “倒是挺警惕的,难怪敢放出这样的蠢货,做这样的蠢事!”

    越小四在心里嘀咕了两句,随即鼓起双唇,倏忽间就发出了尖锐的猫叫声。眼见得屋顶上潜伏的暗哨立时往自己这边看来,他那猫叫声一下子变得更加凄厉了起来,还夹杂着窸窸窣窣的声响,若不是在他面前的人,决计会认为那是两只猫在打架。

    然而,屋顶上的暗哨终究是被惊动了,犹豫片刻就探头往越小四的藏身之处张望,借着月光阴影发现依稀有两条极小的影子在上下跳动,那人这才舒了一口气,却是一点都没有下来查看的意思,依旧固守在那儿,只偶尔间或往猫叫的地方打量一眼,注意力却相当涣散。

    谁让那两只猫叫得实在是太碜人难听?

    而在猫叫声中,越小四已经是悄悄带上了蒙面黑巾,而他的身后,渐渐聚集了好几条黑影。一路做好记号的他知道那都是韩昱的手下,因此也不多话,只是做了个清楚无误的手势,可等到这几人悄然退走,显然是去聚拢各自的手下,来一场瓮中捉鳖时,他却有些心神不宁。

    要说之前的那出金枝记,还有冯家的人私自招揽人手这两件事,在几乎同一个时间一块发作,这自然是挺高明的。对方唯一的失算大概就是没料到他曾经因为平安公主喜欢听戏,对升平和尚颇为关注,所以被他抓到了一条尾巴。

    可这次对方派人掳劫越千秋,却显得简单粗暴。

    换言之,只想到了成功则如何如何,没有想到失败的后果怎样,一点都不像是暗地里那一路人中,那个居中出谋划策人应有的水平。

    难道此番谋划的另有其人?

    突然听到夜空中传来了几声犬吠,越小四立刻把这胡思乱想赶出了脑海,知道是武德司已经准备行动了。

    虽说他其实不用亲自露面动手,可之前看到越千秋在屋顶上脱险的那一幕,却还不能翻脸出手,那股后怕直到现在还让他心里窝着一团火,因此,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趁着屋顶暗哨分神主意狗吠的方向,整个人如同一只大鸟似的腾空而起,轻飘飘上了围墙。

    趁着暗哨转过来之前,他犹如一片落叶似的轻轻巧巧落入院中,一骨碌滚到了一处视线死角。眼见得还亮着灯的主屋门前,一个守卫漫不经心地往他藏身之地扫了一眼,随即移开目光,看往别的方向,甚至还懒洋洋打了个呵欠,他就骤然蹬地窜了过去。

    然而,几乎与此同时,那个守卫却突然身子一转。就在间不容发之际,越小四的速度骤然猛增一倍,整个人如同一股轻烟似的弹到了对方的身后,右手迅疾无伦地往对方脖子上一伸,左手顺势捂住对方口鼻。不过是倏忽间,那守卫就软软躺倒在了地上。

    这一记割喉又快又准,可当停下来站定之后,越小四却把人藏在身后,自己如同守卫似的扎在了门前,先平复了一下呼吸,随即凝神静气地竖起了耳朵。很快,他就捕捉到了屋子里低低的交谈声。

    “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会失手,简直愚蠢!”

    “你还敢说?英长大人不在,你就自作主张!”

    “英长大人既然走了,这金陵城的事务就该是我管。再说,如果不是仁鲁那两个蠢货,我用得着冒这么大风险?”

    听到自己猜测中的那条最大的大鱼果然不在,越小四顿时面色一沉,这下再也忍不住了。此时武德司已经收网,断然不可能把眼皮子底下的这帮家伙放掉,因此他也不怕打草惊蛇,深深吸了一口气。便提脚从地上的人手中勾起那把钢刀,砰的一声踹门入内。

    几乎是进门的一刹那,他那钢刀便直取前屋那两个慌忙起身,连兵器都来不及拿的汉子。知道这只是小喽啰,他打定了速战速决的主意,连人带刀撞入了先起身的那人怀中,一刀当胸直搠,紧跟着便一脚踹起一张凳子,将另一人砸翻之后,再次手起刀落。

    直到这时候,里屋的人才一下子反应过来:“来人……”

    屋子里,那个刚刚和越小四见过的灰衣中年人,本来正站在那儿大气不敢出一声,眼睁睁看着两个上司唇枪舌剑,当发现外间有人悍然闯入,他却反应最快地大叫了一声。然而。迎接他的却是破开门帘的一道雪亮刀光。

    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那刀光就卷过了他的脖子。

    见灰衣中年人颓然倒地,刚刚正在彼此推诿责任的两个人这才慌乱了起来。一个抬起小几冲着越小四砸去,另一个伸手就想去开启柜子后头的密道逃生。可几乎就在他用手去扳动机关的一瞬间,越小四的刀就已经劈到了他的面前,一刀断了他那只右手。

    也不理会那个凄厉惨叫的机会,他直接把染血的钢刀指向了另外一个人。

    “英长去哪了?”

    当安抚了越千秋后,匆匆赶到的韩昱进了院子时,就只见自己的那些心腹部属正在将一具具尸体从各处屋子里收拾了出来。

    见迎上来的那几个人全都是自己最熟悉的面孔,显然都囫囵完整,身上甚至不见多少血迹,他不禁心情大好,刚刚和越千秋打交道的那点郁闷顿时无影无踪。

    “干得漂亮,回去我向皇上为你们请功!”

    面对这么一句褒奖,几个人面面相觑,却是和韩昱最熟稔的林云峰苦笑道:“头儿,你从哪找来了个杀神?我们冲进来之后,就只见遍地尸山血海,除了两个明显是头儿的被打昏之后还有命在,其余人几乎都被他单枪匹马收拾光了。”

    林云峰说到这里,另外一个也苦着脸心有余悸地说:“这地方总共有有二十多号人,那家伙杀得兴起,我看他连刀刃都卷了,整个人就好似从血海里出来似的。人就在主屋,还拿着头儿你的腰牌,那地方别人都不敢进去。”

    虽说人人都认定是他派出了什么雪藏已久的杀手锏,可只有韩昱自己知道,那根本就是越小四。想到今夜自己出动这么多人,竟然还比不上越小四一个,他不禁有些不痛快。

    可再想想对方这功劳怎么也不可能公开,还是他的人得利,如今毫无死伤就有这样的战果,他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想到这里,他就吩咐众人继续去清理死伤,搜寻各种文书案卷,自己径直进了主屋。一进门,看到那个满脸血污大马金刀坐在正中央的人,即使他有心理准备,也不禁吓了一跳。

    越小四眼皮子都没抬一下:“韩大人倒是沉得住气,居然来得这么迟!”

    韩昱顿时丢开了刚刚的惊疑,气急败坏地喝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小孩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能交待?”

    “哼……要不是为了那小孩儿,我会这么大开杀戒?”话虽如此,越小四到底有些心虚,口气不知不觉软了下来,“人怎么样了?”

    “我刚让人护送了回去。之前还挺精神,后来就昏睡了过去。”说到越千秋,韩昱也不禁啧啧称奇,“真没想到,他竟然能用那些小手段逃生成功,不愧是越老大人的孙子!”

    “那是我儿子!”

    越小四低低嘀咕了一声,随即看也不看韩昱的反应,他就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刚刚粗粗问过,这边确实是北燕在金陵的一个据点,之前是有一条大鱼来过,那是北燕秋狩司的二把手,从来没在人前露过面的楼英长。但人三天前就走了,所以这些家伙才会犯蠢。”

    听说竟是错失那样一条大鱼,韩昱不禁悔之不迭。可还不等他再多问,越小四就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老了,就这么杀了一场就累了困了。剩下的是你的事,让你的人护送我回去,我得好好补个觉,说不定再过两天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一连出几次大事,使团不被驱逐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