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千秋的黑手和黑脚
    猜中了开头,展有出入,没猜中结尾!

    这是此时此刻越千秋唯一的念头。

    他今天来参加越七少爷越廷镕的生辰宴,完全是家里没人,独自呆着有些闲得蛋疼,再加上安人青收了锦官那枚玉坠,又听说越秀一也给了面子,他就姑且有些好奇地过来看看,人家花大价钱请自己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一开局就是那个曾经在余府见过的赵絮坏心眼坏嘴巴,可那小子有多大能耐,在他的毒舌下,还不是立时败退?

    接下来,三房那两位舅老爷却对他热络殷勤,似乎根本没打算找他来烘托越廷镕,反而是特意结交,和他们的妹妹,越府那位三太太的嘴脸完全不同。其他人也大概因为被他吓怕了,没一个挑衅的,所以他倍感无趣,索性就先溜出来。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居然有人埋伏在净房附近伺机掳人,而且还是个高手!

    他可以清晰地从对方身形体态中辨识出,那并不是越小四,也不是和自己打过交道的付柏虎,那种毫不掩饰的冰冷和恶意绝不会是任何一个他熟悉的人,而是完完全全的陌生家伙!

    然而,相对于那一次在刑场遭遇突事件,如今越千秋虽说不可能立时摇身一变成为武林高手,可他确确实实是全副武装,而且更经过严诩和苏十柒这对准小两口的调教,学会了不少救命的小手法。不但如此,他之前在马车上,还向安人青要了几样非常有趣的小玩意。

    因此,从一开始被人挟起,越千秋就完全没有任何挣扎,仿佛吓傻了。可当对方挟他在屋檐上稍作停留时,他立时当机立断,左手按着右手手肘,两手共同用力,猛地往后来了一记狠狠的肘击。

    七岁小孩子确实没多大力气,哪怕他又是药浴,又是养身,那也一样。可架不住他的前臂上绑了个苏十柒特制小机关,只是这么一撞,那个小机关就将一枚尖锐的铁钉深深刺入了那黑衣人的左肋。

    趁着对方吃痛一松手,顺势从屋顶滚落下来的他悄悄摒住了呼吸,继而就丢出了一颗小球。眼见那个反应过来的黑衣人含怒将其击开,越千秋好容易才止住了咧嘴大笑的冲动。

    果然,随着这黑衣人的一击,那颗小球猛地爆裂开来,一团白烟瞬时将其团团笼罩。

    紧闭双眼屏住呼吸的越千秋这会儿顺着下滑的势头伸手去抓旁边的瓦片,想要借机稳住,可一连被他揭起好几片都没能止住下滑。可听见那人愤怒的骂声以及咳嗽,现那竟似乎是自己在清平馆听过一次的北燕方言,他顿时心中一紧,把事态紧急度往上再提了一级。

    可如今不是后悔今天干嘛跑这一趟的时候,也不是指望别人多久能赶来的问题,他当机立断,用右脚的脚后跟在屋顶的瓦片上重重一磕,只听噗的轻轻一声,他知道内中的刀子已经弹了出来,一时脚下竟如同生了钉子一般,就这样牢牢钉在了屋顶上。

    可一只脚是稳住了,他整个人下坠的势头依旧,一时间,他竟是以右脚后跟为圆心,整个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原本头朝上的状态变成了头朝下的状态。

    然而,也就是这突然变向,越千秋再次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那凌空扑来的黑衣人伸出的双爪。可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再度拉到了咫尺之间,他那黑亮的眼睛可以清清楚楚地捕捉到对方的愤怒和懊悔。在这种紧急关头,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犹有余裕地对人做了个鬼脸。

    那黑衣人这辈子也不知道在刀锋上浸淫过多少时间,最陌生的就是和小孩子打交道,这次出手竟是非但没有手到擒来,还遭了暗算,原本就已经气得七窍生烟。此时再猛地被人怼了这么一个鬼脸,他顿时满心火气全都涌了上来,只想着把人抓回去之后怎么狠狠教训。

    结果,他被越千秋那鬼脸吸引了注意力,再加上肋下的伤口又麻又痒又痛,扑上来时有些分神,一点都没注意到越千秋那还有活动能力的另一条腿。直到他的脚背上猛地被越千秋那另一只脚狠狠踩踏了一下,随之而来的竟是直入骨髓一般的剧痛,他方才气得完全狂。

    那一刻,他忘了自己接到的命令是把越千秋活生生地带回去,厉喝一声抡手一个劈砸,重重地向越千秋猛击了下去。然而,越千秋倒是真的来不及躲,可他那动静极大的出击,却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笑话。

    就只见他猛然间一头栽倒,随即就从高高的屋顶上直接滚落了下去。

    “安姑姑,抓活口!”直到这时候,越千秋来不及咂舌这家伙足足耗费了一根苏十柒特制护身诛心刺,一根鞋底淬了麻药的刀片,外加安人青特制迷烟丸,连忙大叫了一声,随即更是扯开喉咙嚷嚷道,“来人哪,抓刺客!有刺客杀人啦!”

    小孩子的声音原本就又尖又细,更何况越千秋这时候竭尽全力,那简直是倏忽间响彻整个永宁楼。一时间,各间雅舍包厢中大呼小叫一片。不多时,越千秋就看到不远处的屋顶上衣袂飘飞,分明一个极其熟悉的人影赶了过来。

    当人到近前,他不禁有气无力地叫道:“徐老师,救命!”

    徐浩看到越千秋那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样子,立时给吓了一跳。

    下头安人青紧赶慢赶把那半死不活的黑衣人接住,二话不说卸了关节,随即迅用随身带的软绳把人捆了个结结实实,此时听到越千秋的求救,她不由得擦了一把额头冷汗,随即就撇了撇嘴。

    什么救命……她才是需要救的那个好不好?她在下头险些吓得魂都飞了,就只见这妖孽孩子在那房顶上瞬息之间诸多手段尽出,竟是把一个不下于徐浩的家伙算计得死死的!

    紧挨着永宁楼,正好能看到刚刚屋顶上那番肉搏的一处楼顶包厢窗口,越小四神色讥嘲地看着对面一个表情僵硬的中年人,呵呵冷笑了一声。

    “这就是你说的大计划?我呸,要是我早知道你们居然打小孩子的主意,才不会来看这出猴子戏。连一个小孩子都制不住,你还想栽赃有人打算夺嫡?”

    “还派人拦着我去武德司……哼,要不是因为仁鲁得到消息闹到了大理寺去,我这个副使也不会出面去讨要升平和尚。你们有什么算计,关我什么事?我要是不闻不问,仁鲁回头向皇上告一状,说我不管升平和尚死活怎么办?”

    没有留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越小四便恶狠狠地说:“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他做他的,我干我的。今天要不是你们,说不定我就从武德司把升平和尚给要回来了!有功夫管我,还不如想想那个栽在小孩子手里的家伙万一扛不住大刑,把你们卖了怎么办!”

    见越小四撂下这话便扬长而去,临走时还砰的一声把门甩得极响,屋子里那人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得简直快疯了。

    然而,他在低声骂了一连串外人听不懂的话之后,终究是匆匆出了门。

    至于去救那个倒霉的家伙,他却想都没想过。毕竟,刚刚越千秋那一声嚷实在太响亮了。

    等到出了这家酒肆,他在僻静处与另一个望风的会合,得知越小四确实上马走了,附近也不见有人窥伺,他这才稍稍舒了一口气,两个人立时交换了身上的行头,随即分头离去。然而,两人谁都没料到,分道扬镳的他们背后,却都各自多上了一条尾巴。

    尤其是越小四紧紧蹑着刚刚和自己见面,如今却换了装束的中年汉子,一面跟一面暗自疯狂咒骂。

    刚知道人家见他的同时,居然还在算计他的便宜儿子,他差点就忍不住把人当场揍得满脸花……越千秋在屋顶上和人打成一团时,他的心都快蹦出嗓子眼了,没想到那孩子竟然还有那么多层出不穷的小手段,严诩教徒弟本事见涨!

    “等老子摸到你们老巢,先宰了你和那个出馊主意的人再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