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嘲讽全开,黑夜黑手
    越七少爷越廷镕今年十二岁,比越千秋大五岁。作为三房幼子的他自幼备受宠爱,但却没有三太太那锱铢必较的个性,也不像经管庶务的三老爷那样长袖善舞,反而生性腼腆。

    所以,虽说越千秋和同辈的兄长们都没多大交情,今天最终收下了锦官的请柬,特意跑来这永宁楼,也有看在越廷镕见自己素来能微笑点点头,也不爱搬弄是非的缘故。

    今日越廷镕这生辰宴并不是定在前头的一二三楼,而是在后院雅舍。此时此刻,越千秋跟着两个伙计一路往里去,前头的喧嚣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后头传来的颇为婉约的琴曲。他虽说对乐器没什么研究,但只觉得颇为好听,可转瞬间就听到了几个起哄声。

    尽管越廷镕已经十二岁了,越府的同辈大多数比其大,理论上不会再有年纪更小的孩子,也就不会有熊孩子,但越千秋还是生出了一种不那么好的预感。果然,当那伙计送到院门止步,他看到伺候在门口的锦官非常恭敬地迎上前行礼时,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一个嚷嚷。

    “越千秋算什么!不过是一个捡来的小子,竟然被人说成是皇家血脉,要我说这就应该杀头!”

    锦官第一时间偷瞟了越千秋一眼,却只见这位九公子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仿佛对那叫嚣的家伙无动于衷一般。他不知道越千秋是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正打算把这一茬含糊过去,以免越千秋扭头就走,却只见越千秋竟是呵呵一笑,径直越过他往里走去。

    落后两步的安人青却不动声色地用身体挡住了锦官,见其几次追越千秋受阻,她这才扭头笑着说道:“锦小哥,还没多谢你之前出手大方送我的东西。我可是特意拿给九公子看过了,九公子说,这玉坠颇值几个钱。”

    锦官没想到安人青竟然全然不以为意地捅破一个行贿,一个受贿的窗户纸,一愣之下顿时紫涨了面皮,尴尬得无以复加。仅仅就是这么一分神,他就没注意越千秋已经一把推开了大门,直接闯了进去。

    “七哥今天过生日,我来迟啦!”

    施施然闯进去的越千秋一点都没吝惜自己的声音,见屋子里大大小小一二十人瞬间鸦雀无声,他这才好整以暇地笑说道:“刚刚我听到居然有人在这讨论该杀谁的头?难不成我弄错了,今天不是七哥过生日,是皇上在大殿上接见大臣,讨论该杀谁,该放谁?”

    他微微顿了一顿,这才摸着下巴说:“我该不该去武德司举报,说有人抢了皇上的饭碗?”

    “越千秋,你指桑骂槐,什么意思!”

    “什么指桑骂槐?大家评评理,我可没说一个脏字啊!”越千秋斜睨那个暴跳如雷冲过来的少年一眼,随即作冥思苦想状,“咦,我好像在乌衣巷江陵余氏的那什么园见过你,你叫什么来着……啧,年纪大了,记性居然差了……”

    此话一出,越秀一终于憋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尽管他辈分低,可人人都知道越老太爷颇为疼爱这个重长孙,因此他一笑,几个看热闹的少年也不禁笑出声来。

    然而,被嘲笑的主角赵絮却只气得七窍生烟。他几乎下意识地要动手,可越千秋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他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冰水,冷不丁打了个寒噤。

    “对了,我想起来了,上次余府那位海陵夫人说,你是余大老爷的外甥,赵家三公子!呵呵,幸会幸会……咦,我记得海陵夫人当时还说,像赵三公子如此没有口德的人,以后再不许登余家大门。不知道赵三公子近些日子去过余家吗?”

    年纪最大,也是越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大少爷越廷钟没来,成年的长房二少爷三少爷也没来,三房的四少爷越廷镓正病着,今日连弟弟生辰宴都没能参加,此时年岁最大的二房五少爷越廷铭本想上前当个和事佬,也好卖赵絮一个人情。

    可听到越千秋这话,他一下子惊觉,三太太娘家想方设法请来增光添彩的这位江陵余氏外甥竟然不是什么香饽饽,而是被余氏嫌弃的臭狗屎,登时缩回了已经几乎迈出去的脚。

    面色苍白的赵絮想到那一日嫡亲舅舅余大老爷的冷眼,想到当时从乌衣巷回到自己家之后,被母亲劈头盖脸一阵痛斥,想到家中长辈兄弟看自己那嘲讽的目光,想到今日来时发誓要在越千秋身上找回脸面……如今被揭穿,他突然觉得又委屈又伤心,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越千秋虽说也不止一次见过小胖子哭,可小胖子哭的同时,也往往伴有其他实质性服软动作,比如下跪求饶,又比如展露超级演技,可眼下这赵絮却分明是想通过哭来博取同情,他自然是半点瞧不上。

    虽说他到现在也不喜欢那个小胖子,但他更讨厌这种以为哭就是不二法宝的熊孩子。

    “哎呀,怎么就哭了?”越千秋一副意外的样子,“你好歹比我大四五岁,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真是的,我要是像你,这不早得把眼泪哭完了?”

    越千秋说到这里,就再不理会赵絮这个欺软怕硬的爱哭仔,径直走到越秀一面前,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欣喜地发现自己略高一丁点,这才笑眯眯地说,“长安,你看到没有。做人得像我,谁欺负了你就顶回去,否则就只能像人家这样哭鼻子!”

    越秀一没想到越千秋竟会突然一本正经地装长辈,简直哭笑不得。而三太太的两个兄长秦大舅和秦二舅看到越千秋把赵絮欺负得只会哭不算,还顺便狠狠踩上一脚,全都觉得传言实在是不虚。

    这小孩子着实难惹!幸亏他们今天请人来,是为了巴结,不是为了踩人!

    可就算弄明白赵絮这个余家外甥已经不值钱了,他们也不好太势利地丢下哭得更凶的小家伙不管,少不得分出一个去哄,另一个就忙着招呼众人入座。

    本来众人还以为,越千秋一来就把之前高谈阔论,很有架势的赵絮给踹下去了,接下来排座位定然要占先,可谁都没想到,越千秋竟是笑眯眯地拉了越秀一,坚持年岁论座,最后只肯坐在了次末席。一时间,越家兄弟几个如释重负,其他被请来的宾客也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借口洗脸,随即再也没回来的赵絮……呵呵,未成年人的圈子同样是个势利的圈子,就算有脸回来,哪里还有脸面对左右邻座刚刚还对他各种恭维奉承的大小孩子?

    撵跑了看不顺眼的熊孩子,越千秋接下来非常安分守己。他谦逊地把说话的机会让给了前头那些越家的“兄长”,自己却忙着向越秀一打听家里最近有什么事情,爷爷怎么样,顺带给小家伙低声嘀咕小胖子的糗事,长公主的趣事,严诩的乐事……直到发现四周鸦雀无声。

    他诧异地看了四周围一眼,见人人全都竖起耳朵,他就呵呵笑道:“大家不用管我,我和长安叔侄好几天没见啦,怪想他的,这才找他说说话。回头我还想求大伯母,请长安也到长公主府住两天,一来他可以散心解闷,二来师父就要忙了,我一个人呆在那也无聊。”

    见众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越秀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提脚就向越千秋踩去,结果竟是一脚踏空。发现越千秋笑着冲他一挑眉,气急败坏的他下意识地想说不去,结果却看见长房嫡亲的六叔正拼命对他点头眨眼睛。

    把众人撩拨了一通之后,越千秋却一抬脚跳下了椅子,团团做了个揖说:“不好意思,之前坐车时间长,憋不住了,我先失陪一会儿。”

    借了尿遁出门,越千秋见锦官不知道上了哪去,安人青正等在外头,一看到他就揉揉肚子,仿佛抱怨正饥肠辘辘,他不禁莞尔,耸了耸肩就顺着长廊往净房走去。可没走两步,他就闻到背后一股熟悉的香风,知道是安人青跟了上来。

    “安姑姑你还真是尽忠职守,锦官都溜了,你也可以叫点酒菜填填肚子嘛!”

    安人青知道这是调侃,却是笑吟吟地说:“都是些油腻腻的肥鸡大鸭子,我还不如回去吃夜宵。”

    “啧,你倒是越来越会养生了!”

    越千秋刚刚吃喝全都有意克制,这会儿其实根本没多少尿意,哪怕后头这位跟来是当保镖,他还是觉得浑身不大自在。因此,当他来到净房门口时,他突然打了个呵欠。

    “算了,再憋一憋好了,我回去听听他们有没有说我坏话。”

    安人青没想到越千秋突然准备打道回去偷听,不禁替那些费尽苦心请越千秋来的家伙默哀,突然,她只觉得尾椎骨上一股冰冷的寒意油然而生。

    在江湖上厮混多年的她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朝越千秋扑了过去,可她已经动作够快了,却仍是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影兔起鹘落一般,一把抓起越千秋便腾跃上了对面的屋檐。

    就当她又惊又怒奋力去追之际,突然只听到屋顶上传来了一声愤怒的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