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安姑姑受贿,徐老师动心
    安人青虽说在越府呆的时间不长,可对越府某些人的嘴脸却已经非常了然,更知道越千秋和这些越家人的真实关系。?预料到越千秋会如此回答,她就笑吟吟地拿出了一样东西放在手心,随即把手伸到了越千秋面前。

    “来的那小厮大概知道你会回绝,说是如果你不答应,至少让他见你一面,当面恳请。我本来是懒得帮他传话,可他一口一个安姑姑,软磨硬泡不说,还给了我这个。”

    安人青当初是拖着两个“儿女”,以越小四媳妇的身份上门行骗的,这是人尽皆知的事。越老太爷虽说在把人送去衙门吃了点小苦头后,把人留在了越千秋身边,可越千秋深知,别人肯定会认为这女人心机深,栽在他手里绝不会服气,更不会甘心跟着他一个小孩子。

    所以,有人给安人青送贿赂,他半点都不奇怪,可安人青居然对他坦白,他却有些意外。他接过来一瞧,现竟是一枚玉坠,虽说算不上极其上佳的材质,可总能值个十贯八贯钱,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就算三房有钱,大张旗鼓给老七过生日,用得着非把他叫上,还不惜在安人青身上下血本,只图这女人在他面前撺掇两句?

    事有反常……有古怪!

    虽说确实不想去,可自己毕竟姓越,不姓严,总不可能一直赖在这长公主府,越千秋就把玉坠还给了安人青,轻轻哼了一声:“行了,见就见!这东西换钱还是留着玩,随便你。”

    他倒要看看那个来送请柬的家伙有什么说辞!

    当被晾在前院等了又等的锦官终于得到了回音,跟在安人青之后一路穿行,最终来到一间小巧雅致的花厅时,看到越千秋托着下巴坐在主位,满脸心不在焉,他不禁咬了咬嘴唇。

    不过数月的功夫,之前因为不是越家血脉而被人冷落嘲讽的越千秋,非但没有在老太爷面前失宠,而且还风生水起,如今在这长公主府也如同正经主人一般。

    可他跟着的三房七少爷,明明是正经的越家嫡孙,平素除了晨昏定省却很难见老太爷一面,见了也只是战战兢兢,更不要说像越千秋这样,有机会面见皇帝又或者东阳长公主。而且,越千秋之前竟是得了个七品出身,除了长房,二房和三房全都在埋怨老太爷偏心。

    而他这个伺候七少爷的跟班就更不用提了。哪怕他和越千秋一样是被抱回越家的,经过不知道多少努力才有今天,眼前这个人却如此轻轻巧巧就拥有了现在这样安闲富贵的生活!

    心中千回百转,锦官终究还是立刻掩藏了眼神中的羡慕嫉妒恨,恭恭敬敬行了礼。

    “九公子,七少爷知道您如今事忙,未必抽得出空。他今年也不是整寿,论理不应该大操大办,可这次是两位舅老爷硬要在永宁楼摆酒的,还请了咱们家里好几位少爷,长安少爷也答应了会过去……”

    锦官微微垂着头,以为越千秋不认得自己,却不知道仅仅是第一眼,越千秋就认出了他。

    虽说越千秋和越家大多数人都关系平平,但他记性很好,越府大小人等谁是谁,他几乎都能认全,哪怕是那些丫头仆妇小厮。尤其锦官是被三老爷捡回来的,他记得自己差点被诱拐那一天在二门口,恰好听到一堆小厮在那议论自己,其中就有锦官一个,哪会这么快忘记?

    这样一个心比天高的人,会舍得随随便便拿出一块玉坠来贿赂安人青?

    他一面想,一面懒洋洋打了个呵欠:“行了,我知道了,我去。就当是帮爷爷维持家里和睦呗!”

    当锦官走出长公主府时,想到越千秋那大剌剌的话,他忍不住心里一阵窝火,悄悄捏了捏腰中的一锭金子。他不知道给他金子,撺掇他让七少爷请越千秋来赴宴的人是谁,可有这么一笔钱,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去悄悄读书,包括在合适的时候赎身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样都是弃婴的身世,凭什么越千秋不但当得越府九公子,还能在被人瞎编乱造成皇家血脉之后,居然没有触怒天威,而是继续过得这么逍遥自在?

    看在爷爷的面子上,越千秋姑且答应了这样一个自己本来懒得搭理的邀约。申时过后出门时,他仍旧拜托了徐浩驾车,然后带了安人青同乘,把自己的那些小伴当都丢在了长公主府,却借了几个精干的家丁随行。

    从他的经验来看,宴无好宴,更何况是三房请自己,那肯定没安好心。既然如此,带上长公主府的人狐假虎威,至少可以挡掉不少麻烦。如果不痛快,大不了自己拍拍屁股走人。

    只不过,看出今天的邀约有问题,他临走前在房间里收拾时,少不得又做了些别的准备。包括把苏十柒当初给自己的两三样小玩意,好好地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车出公主府,越千秋就对安人青勾了勾手指。直到这妩媚少妇凑近了些许,他在其耳边嘀咕了几句,见人满脸不情愿,他就没好气地说道:“有备无患而已,又不是不还给你,这么小气干什么!”

    安人青有些气恼地朝着越千秋瞪了一眼。上次用我的蒙汗药,你还了吗?

    越千秋没好气地还了一声冷哼。下次让爷爷从刑部总捕司给你弄上十包八包就行了!

    一时间,两人“眉来眼去”,愣是把口头说话变成了眼神和手势的讨价还价。

    因此,当越千秋从安人青手中接过几件非常好用的小玩意时,逐一试验过之后,在安人青的帮助下藏在身上那些隐蔽的位置之后,他就笑眯眯地说道:“安姑姑,这套我回头还给我,但你如果能一模一样给我准备一套,我拿好东西和你换。这样,十颗最好的南珠。”

    外头驾车的徐浩隐约能猜到越千秋正在和安人青捣鼓什么名堂,不禁嘴角抽搐。

    这妖孽小孩儿已经够会折腾了,如果再多上安人青那一套装备,以后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成天给人下迷药?

    而且,十颗南珠换那些偷鸡摸狗的东西?简直是败家子!

    安人青却不知道越千秋因为东阳长公主的馈赠,如今最多的就是珍珠,眉开眼笑地应道:“这可是九公子您说的,成交!”

    徐浩确实老马识途,虽说如今兼职车夫这样一个完全配不上他的工作,但他还是用最短的时间,最平稳的度,把越千秋送到了永宁楼。当马车停稳时,他死板着一张脸拉开车门,可只见安人青倒是提着裙子先跳了下来,紧跟着越千秋却探了探脑袋,随即对他招了招手。

    满心以为这小孩儿又耍自己,徐浩有些不大乐意地靠近了两步,却不防越千秋先是往他手里塞了样东西,随即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徐老师,如果这永宁楼没被人包下,劳烦你就叫一桌席面,帮我招待一下公主府里这诸位大哥。如果被包下,你就给银子让他们去别的地方买些好酒菜,边吃边等。”

    捏了捏手中东西,现是一锭银子,徐浩正觉得心情有些复杂,就只听越千秋又说道:“车上还有个食盒,里头装着卤鸭、卤肉、卤肝、卤肥肠,都是徐大叔你爱吃的卤味。我知道你不大喜欢抛头露面,锡壶里还有好酒。”

    见越千秋说完这话方才跳下车来,笑吟吟地招呼了安人青一块进了永宁楼,徐浩这才明白,越千秋刚刚在长公主府二门上车时为什么带了食盒以及锡壶,原来是为要面子,不喜欢让人瞧见自己几乎在给人当厮仆的他准备的。

    眼看着两个伙计把越千秋迎了进去,他不由得轻轻摩挲着下巴。

    越府这对祖孙论待人,确实直截了当,比余家父子那处处客气更要让人觉得实诚。最重要的是,无论爷爷还是孙子,全都正前途无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