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五十章 闲暇和邀约
    过了皇帝这一关,恼人的身世终于不再是问题,虽说被逼得要去和小胖子做朋友,但越千秋至少还让皇帝考虑了表面上远离小胖子的方案,因此,出宫后的他心情总算还不错。

    这一天晚上,他从挨上枕头开始睡,等自然睁开眼睛时,他就只觉得从窗格透进来的光线异常刺眼,忍不住伸手遮了遮。

    “落霞……”

    随着越千秋的这声音,门帘须臾被挑起,探头张望的却是另一个小脑袋。看到她时,越千秋先是一愣,随即不禁一骨碌爬起身来。

    “霁月?你怎么来了?”

    周霁月笑吟吟地进了门来,见越千秋慌忙掀开被子下床,有些不自在地手忙脚乱从衣架上抓衣服穿,她知道自己刚刚这样进来有些冒失,连忙背转身去。

    “本来昨天我就想来的,可听说进不去大理寺,看不到你审案的威风样子,只能就这么作罢啦。今天我和孙大哥卯时不到就出发,赶早进了城,没想到你这么贪睡,这时候才起。”

    越千秋一面有些笨拙地系好了一件件衣裳上一条一条各式各样的带子,只恨这年头的衣服没拉链,连扣子都少,都要靠系带来维持,一面急忙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都快午时了!”

    越千秋曾经一觉睡到下午四五点也不在话下,可在这年头,一觉睡到午时,也就是十一点,那却是典型的不务正业,尤其是他近些日子作息时间非常正常,如此贪睡还是第一次。

    知道这是昨天审了一桩案子,又和皇帝这个这天下身份最尊贵的老伯暗战一场的结果,他不禁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吁了一口气。

    “嗯,下不为例,以后我一定早起。”他终于穿好了衣裳,随即绕到了周霁月跟前,笑眯眯地拎着自己的一缕头发打了个圈,“落霞既然没进来,霁月,你帮我梳头吧!你看,我一晚上睡得头发乱糟糟,都打结了!”

    越千秋竟然把这种要求提得这般理所当然,周霁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是,她终究没有拒绝,而是板着脸把人按到了梳妆台前,拿了梳子过来,仔仔细细地帮他梳着头发。

    因为昨日要戴官帽,越千秋扎过成年男子的发髻,昨日洗过之后虽已经细细擦干,一夜翻腾之后,那头发已经是蓬乱得极其不成样子,她不得不用了一些发油,这才总算是将他的头发都理顺梳整齐了。想到今天他没有要见客的大事,她索性也不梳总角,只分两边垂着。

    越千秋晃荡着双腿眯缝眼睛想着心事,浑然没注意镜子里的自己是个什么发型。等到背后传来周霁月一声好了,他突然头也不回地问道:“霁月,白莲宗和玄刀堂的事是不是有眉目了?”

    “嗯。又给你猜着了。”周霁月那答应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欢欣,“老太爷昨天傍晚特意让人去大太太的庄子上给我传信的,所以我这才请孙大哥带着我急急忙忙赶了大早进城。下午我和严先生孙大哥要一块去刑部,老太爷说,今天下午就能把这件事办下来。”

    “这么快!”

    越千秋大吃一惊地转过头去,等周霁月幽怨地瞪了他一眼,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连忙双掌合十道:“对不住对不住,我的意思是,之前拖了一天又一天,死活办不下来,现在却一下子进展这么快。”

    “这还不是多亏老太爷署理刑部吗?”周霁月笑得眉眼弯弯,随即有些懊恼地说,“如果老太爷能当刑部尚书就好了,天下武人就不会和之前那样,动辄担心灭门之祸……”

    越千秋却知道,就算越老太爷如今署理刑部,可玄刀堂和白莲宗的事能推行得这么快,更重要的原因绝对是另一个。这些天小胖子和他的身世疑云闹得满城风雨,昨天更是直接牵扯了北燕,那些高官大佬们管这一茬还来不及,哪里还有功夫去管玄刀堂和白莲宗的事?

    毕竟,高泽之和吴仁愿的罪行已经是铁板钉钉!

    他想都不想地说:“那下午我和师父跟你一块去?”

    越千秋这话才刚出口,外头就传来了严诩的声音:“千秋,我当然也想带你去,但你爷爷捎话来,说是你目标太大。只要你一出现,也不知道多少目光要挪到刑部,到时候指不定会有什么幺蛾子。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我带霁月过去就行了。”

    不能去亲眼见证白莲宗和玄刀堂洗却沉冤,重返武品录,越千秋倒也没那么多遗憾,毕竟,刘方圆和戴展宁这两个更希望看到这一幕的,却因为要顾忌各自的父亲,而不得不也躲在黑暗里。他眼下最气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他蹬蹬蹬冲到窗边,二话不说砰的一声一把推开了支摘窗。见严诩犹如柳絮一般往后飘飞了出去,他就神色不善地质问道:“师父,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开始就来了啊!”严诩摸着鼻子,颇觉得摸不着头脑,“就在你叫落霞的时候。”

    敢情你在那时候就开始听壁角!居然还不脸红!

    越千秋顿时为之气结。等回过头来见周霁月面色绯红,他一面庆幸自己不是禽兽,没有调戏人家小丫头,一面却不禁咬牙切齿地说道:“师父,下次劳烦你来了之后早点出声!不要老是给我这样意外的惊喜!”

    “哎呀,我刚刚给忘了。”严诩纵使再迟钝也知道越千秋生气了,连忙打了个哈哈,随即却调侃道,“不过千秋你可是长大了,也知道有自己的秘密了。”

    被严诩这种一大把年纪还犯中二的人打趣,越千秋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说笑间,严诩终究还是进了屋子。下午要把徒儿一个人留在长公主府,他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昨天被苏十柒一训,他不大放心东阳长公主,听说人一大早要出去组织一群贵妇人商讨新开一家育婴堂,立时死活要求她带上苏十柒随行。苏十柒不在,他再一走,越千秋身边就没什么人了。所以,虽说下午才出门,但他还是对着越千秋千叮咛万嘱咐。

    就连早就知道严诩这师父是怎么个德行的周霁月,也忍不住笑得嘴角更弯了些。

    尽管和大多数武人有过的师父都不一样,但严先生还真是……最好的师父。

    虽说被严诩听壁角的举动闹得有些不爽,可越千秋对师父的婆婆妈妈倒是没有任何不耐烦,直到吃过午饭,他把人和周霁月一块送走,他这才心情很好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消食,随即就却没有去睡午觉,而是饶有兴致地在院子里练了一会儿苏十柒的回春堂版五禽戏。

    正当他一套练完收势而立时,却听到了一个轻轻的击掌声。扭头看见是安人青,他便挑了挑眉道:“怎么,安姑姑是有什么指教?”

    “哎哟,我这两手三脚猫的功夫,哪敢说指教九公子?”安人青素面朝天,风情依旧,此时很自然地抛了个媚眼,却是笑意盈盈地说,“外头越府来了个俊俏的小厮送请柬,说是七少爷在永宁楼过生日,特意请你过去凑个热闹,请你务必赏脸。”

    就连长房,越千秋熟悉的也只有一个越秀一,更不要说二房和三房那些他素来少打交道的所谓堂兄。所以,此时他想都不想说:“不去,我没那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