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一路紧赶慢赶心急火燎地跑进来,结果却现越千秋安然无恙,严诩如释重负的同时,终究对皇帝舅舅的坏心眼大为不忿,赌气不肯去见皇帝,只和苏十柒在垂拱门前陪着越千秋。?

    东阳长公主却不会和儿子一样任性,少不得去和皇帝打了个招呼,这才辞了出来。

    走出大殿,看到垂拱门前那说说笑笑的两大一小,她突然眯了眯眼睛,觉得那很像幸福安乐的一家三口。

    想想越老太爷儿孙满堂,即便越小四离家出走,终究还是在北燕拐了个媳妇哪怕是个病西施而且越千秋又那样贴心亲近那个老头子,她曾经是有些嫉妒的,可眼下她却觉得自己不用羡慕。

    她的儿子,不是几乎把那老头的宝贝孙子拐了过来?

    她相信,越千秋对严诩这个师父,比对越小四这个便宜爹爹更亲近。现在是,以后更是!

    而且,如果不是越千秋,儿子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多看某个女人一眼吧?如今看这架势,娶媳妇却是有指望了,那时候她还愁没孙儿孙女?

    东阳长公主缓步走上前去,笑吟吟地说:“好了,走吧,咱们回家!”

    严诩也好,苏十柒也罢,听到这回家两个字,除却松了一口气,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心安。而越千秋就不一样了,眼见东阳长公主看着他们三人那愉悦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位长公主在想什么。只不过,他对此也同样乐见其成,一路上自然绝口不提宫里那些煞风景的事。

    相对于这边厢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那边厢的大理寺却是鸡飞狗跳。

    不同于越千秋的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李易铭犹豫之后,终究还是决定留下来。因为小小年纪的他察觉到,那出让他身份陷入尴尬的金枝记,如今恰可一口咬定是北燕别有用心煽动的谣言。可越千秋一走,他却现,自己的皇子头衔好像没啥作用。

    没了越千秋在一旁帮腔敲边鼓,他根本镇不住那些在朝堂多年的老油子。哪怕是支持他的官员,也都在私底下悄悄暗示,他还是立刻回宫去向皇帝禀报,没必要留在这是非之地。

    言下之意就是他别在这儿碍手碍脚!

    可小胖子想走时才现,他却已经走不成了,因为堵在大理寺门口的仁鲁根本就蛮不讲理,不让大理寺中任何一个人出去。当他叫来差役一问才知道,越千秋竟让严诩背着翻墙出去,他更是傻了眼,更是后悔没有果断一些及早离开,现在被人硬生生堵在了大理寺中。

    不只是小胖子,一大堆官员全都是各自衙门的一把手又或者二把手,哪能一天到晚耗在这大理寺?可即便他们怎么想办法,仁鲁等人就是不肯走,这一僵持就从早上不到巳正,持续到了这一天傍晚,也不知道多少人午饭都顾不上吃,气都气饱了。

    相较而言,越老太爷却坐享越影亲自翻墙送来的热腾腾饭菜,下午还眯起眼睛打了个盹。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身兼两部,比谁都更加日理万机。

    三法司中,如今刑部尚书缺位,御史中丞裴旭和大理寺卿李义理自然不得不和暂代刑部尚书的越老太爷商量。可老爷子一口咬定自己只是署理尚书暂代,直接撂挑子,一股脑儿把应付北燕那位正使仁鲁的重任推卸了出去。

    至于冯国舅应该怎么处置,他却给裴旭和李义理出了个主意。

    “都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更何况是冯国舅那种庸碌之辈?让那百无一用的家伙自己滚回家就是了,难道人还能因为阴谋败露,回去拉起家丁造反?”

    冯国舅是失魂落魄回家了,可与之伴随而来的,则是疯狂流传,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最新版本消息。

    什么英王的身世流言,正是北燕使团精心策划的。

    什么金枝记动用了一批北燕皇帝的御用戏子亲自出演,如今人都被关在武德司。

    什么写戏的升平和尚是北燕皇帝的御弟。

    当越千秋在晚上就寝时分,听到御弟传闻的时候,他笑得在床上连打了几个滚。

    “御弟……这是北燕版唐三藏吗?到底是武德司哪个有才的家伙编的,什么名头不好偏偏叫御弟!难道人也和唐僧一样,长得很可口好吃?”

    听着越千秋在那胡说八道,落霞虽说觉得莫名其妙,可越千秋心情好,她也自然欢喜,等放下帐子时,落霞就听到越千秋看着帐子低声嘀咕道:“御弟……我怎么觉得很有那家伙的风格?不会是他在暗地里一面偷笑,一面散布出去的吧?”

    不明白越千秋口中的那家伙是谁,落霞唯有摇摇头放轻脚步往外走。身在长公主府这个从前全然陌生的地方,她却只觉得,相比人口众多的越府,这里竟是更让人省心些。

    否则在连日以来那沸沸扬扬的流言之下,越府那些人也不知道会拿怎样奇奇怪怪的目光去看越千秋。如若越府全都像大太太这样,一个个都是既明理又公允的人就好了。

    “咳……这天真是入夜就凉了!”

    鼻子痒痒,一连几个喷嚏过后,越小四随手拿了几张细纸擦了鼻子,眼睛里的眼泪却不知道是打喷嚏导致的,还是笑出来的。

    越小四对面的韩昱却没那么轻松。他刚刚亲口将面前这个越家幺儿精心炮制,极其荒诞不经的一系列流言传到外头,然后经最可靠的属下层层散布出去。意识到某人信口开河的话即将成为街头巷尾一个个最受欢迎的故事,他心情着实复杂极了。

    因为刑部尚书侍郎一块落马,总捕司不少捕头牵涉其中,如今偌大的总捕司人心惶惶,运转不灵,像今日大理寺审了这桩案子后出现的大风波,便是武德司都知沈铮亲自带人去帮忙维持,武德司四大知事里头,唯独他被派到了国信所,负责看着这位副使大人。

    在别人看来,这自然是沈铮还不大信任他这位最年轻的知事,可他却知道,这样的运作,不知道经过了幕后知情者皇帝和东阳长公主怎样精密的谋算。相比对越小四身份一无所知的沈铮,因为和越千秋那点善缘而被叫去清平馆善后的他,已经算得天独厚了。

    他一点都不敢小看做事不着调,为人没正经的越小四,哪怕从他得到的讯息来看,这位北燕副使在北燕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可如果真的微不足道,他又怎会得到命令,拿出武德司在各大门派的全部内线,全力配合越小四?

    越小四却仿佛没看到韩昱那一张严肃到阴沉的脸。他若有所思地轻轻敲了敲扶手,随即看着几个伏案研读各项情报的手下,笑了笑说:“韩知事,你不用太紧张,单单研读这些,就算我带来的这些都是最有脑子的家伙,也分析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见那些埋头苦读的人没一个有余暇反对他,他就身体略略朝韩昱凑近了一些:“我和仁鲁既然能当上正副使,就因为我们在北燕皇帝和暗地里那一路人心目中,是空有身份,愚钝庸碌的人。所以,他今天可以因为升平和尚去大理寺闹,我明天就顺带也跟着添一把火。”

    韩昱听到空有身份四个字,正心中一动琢磨着,越出了下一番话。

    “只要我出国信所的时候嚷嚷两句,说我是去武德司要升平和尚的,动静大一些,我想,应该有人会忍不住的。谁能忍受精心布设的好局,却被仁鲁和我这种没脑子蛮干的家伙一个接一个地破坏?只要有人露头,顺藤摸瓜,我想韩知事你应该就能抓到蛛丝马迹。”

    心下赞同的时候,韩昱也忍不住默默犯嘀咕。

    天底下能像你这样,装没脑子还装上瘾的人,还真是凤毛麟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