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爷爷的故事,讨价还价
    冯贵妃孤注一掷似的挑衅,就仿佛蓄力一拳却打进了软绵绵的棉花堆里。皇帝既没有雷霆大怒要杀了她,更没有对一旁听到不该听的越千秋做出任何反应,就这么转身走出了内殿。

    随着大门她的面前缓缓关上,曾经风光无限的冯贵妃终于意识到,一向为她遮风避雨的天塌了。她颓然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平生第一次生出了深深的绝望。

    而皇帝在出门之后不多久,就旁若无人地吩咐道:“这宝褔殿封了吧,人手该裁减的裁减。一日三餐你挑最稳妥的人来照管。她好歹当了大郎七年的母亲,不要过分苛待了她。”

    越千秋知道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果然,他就只听到陈五两低低答应了一声,却没有立时跟上来。一路往外走时,他更是发现,刚刚来时见过的那些战战兢兢的宫女和内侍,这会儿一个人影都不见,却不知道是被赶回了屋子里,又或者皇帝事先有所预料,早就做了预备。

    可不管怎么说,眼下他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有点不大牢靠。

    于是,越千秋有些心不在焉,亦步亦趋跟着皇帝往前走,一时竟是没怎么注意前头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直到一头撞了个软绵绵的东西,他才慌慌张张后退了几步。等抬起头方才发现皇帝捂着后腰没好气地看他,登时如释重负。

    好在没有一头顶上皇帝的屁股……

    “朕发现,你好像很喜欢发呆?”

    越千秋顿时苦了个脸:“因为千秋被皇上吓破了胆子。”

    “你也会吓破胆?”皇帝顿时哈哈大笑,随即支撑着膝盖,身子微微前倾,再次若有所思地端详着眼前的七岁孩子,见其终于心虚地挪开目光,他方才轻描淡写地说,“你刚刚听到的那些,除却冯贵妃最后嚷嚷的那一句,都是你爷爷也一样知道的。”

    所以才说冯贵妃最后嚷嚷的那一句最劲爆,最作死啊!可她作死为啥还要带累我?

    越千秋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随即就豁出去抬起头,直截了当地问道:“还请皇上明示,到底要千秋干什么?”

    “朕一直就在等着你问这一句。”

    偌大的外殿中,此时此刻就只剩下皇帝和越千秋两个人。一个视线由上而下,一个视线自下而上,全都明亮清澈,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朕到今天为止,只有大郎一个儿子。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他并不是冯贵妃的亲生儿子。冯贵妃到底不是他的亲生母亲,所以朕免不了觉得他可怜,一直纵着他,养成了他这实在很不好的脾气。冯贵妃现在已经不适合再抚养他了,可宫中其他嫔妃,他却几乎都得罪了个遍。”

    越千秋有些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虽说明知道这事儿没有自己发言的份,可他还是忍不住嘀咕道:“爷爷之前也说过的,皇上可以亲自带着他啊。我也是从小在爷爷的鹤鸣轩长大的。”

    想起上次越老太爷就责备过,自己没有亲自带着唯一的儿子,如今越千秋也这么说,皇帝纵使脸皮再厚,也不禁有些微窘。他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身去,这才若无其事地说:“朕如今也这么想,大郎也大了,不用一定要找个母亲。”

    皇帝眼角余光瞥见越千秋在那使劲点头,他就又开口说道:“你之前说太会闯祸,得罪人太多,所以不能和大郎结成异姓兄弟,以免带坏了他。可朕现在想想,宁可你带得他四处惹是生非,也比他在宫里把脾气养得越来越坏好。千秋,朕希望,你至少和大郎做个朋友。”

    越千秋刚刚还在想,谁愿意没事当人便宜娘?又不是自己生的!管得轻了,小胖子不好全都是你的责任;管得重了,小胖子告起状来,又是你的责任。尤其是像任贵仪这样吃过小胖子苦头的,更是恨不得小胖子有多远滚多远!

    而他自己,其实也一直希望有多远就离小胖子多远,此时皇帝竟是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那不情愿就别提了。可下一刻,皇帝就转过头去,说起了一桩他完全没想到的往事。

    “朕和你爷爷君臣多年,可实则当年他还只是个小县尉时,朕就认识他了。那时候朕奉太后出巡,结果却因为挨了训斥,一怒之下绞尽脑汁从行宫溜了出去。他那时候正在亲自带着差役满大街维持治安,抓捕可疑人等,结果朕也被他亲自抓了。”

    说到昔日初识时的往事,皇帝的眼神中不但流露出了追忆和惘然,还有一丝深深的笑意。

    “他眼睛挺尖,一眼就认定朕是随驾的权贵子弟,偷偷溜出来玩。要是别人,看到朕不肯说出身份,要么故意卖好找理由把朕放了,要么故意显露本事,可他却板着脸训得朕狗血淋头。朕本来就是被太后训了出去散心的,哪里甘心被他再训,少不得就大吵了一架。”

    在越府,越老太爷是绝对的大家长,没人敢背后议论,而即便是严诩,对于越老太爷当年如何起家也不大了然,因此,这会儿听皇帝提到这样的往事,越千秋不禁忘了刚刚的顾虑和不安,兴致勃勃地问道:“那后来呢?”

    “呵,你猜猜?”

    越千秋没想到皇帝还会卖关子,先是一愣,随即就还真的仔细思考了起来。片刻功夫,他就犹犹豫豫地说道:“爷爷肯定不会光说不干,可他具体怎么干的,我猜不着。”

    皇帝不禁嘿然一笑:“朕那时候没带护卫,你爷爷却已经有了越影这么个打手。那个冷冰冰的家伙押了朕去看之前被护军和一群权贵子弟踩坏的庄稼,又领了朕去看几家民户因为庄稼损失愁云惨雾的样子。朕生平第一次被人骂昏君,第一次被称赞明君,都是在那时候。”

    “被人骂,是因为随驾官员和权贵子弟太多,让百姓饱受折腾。被人称赞,是因为巡幸之地,免了当年的赋税。”说到这里,皇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朕那时候十八岁,你爷爷三十岁,因为那一次见面,朕对他印象深刻。而且,送朕回去之前,你爷爷还请朕吃了一顿豆腐饭。后来,朕一直悄悄关注着他这么个小官,没想到他竟真的能一次次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等他当到太守,朕忍不住接见了他一次。”

    越千秋见皇帝再次打住,他试着把自己代入越老太爷的角度,一时不禁脸色异常微妙。

    “皇上,爷爷是不是一副不认得您的样子?”

    “朕就说,越小四像你爷爷,你也像你爷爷,你倒猜得准!”皇帝说着竟是有些牙痒痒的,“朕还想看看他觐见的时候认出朕,会不会有些慌张,有些意外,又或者有些后悔,结果……他居然说不认得朕!朕一气之下说出旧事,他居然还一副怎么可能有这回事的表情!”

    “等后来他调进京,朕和他相处越来越多,越来越嘉赏他和那些世家子弟,寒门士子截然不同的为人秉性,渐渐熟了,这才知道他根本就是装的。他当年就知道朕是皇帝,因为太后急令下头查访朕的下落,他竟然阳奉阴违,提溜了朕去去听民间呼声,去看民间疾苦。”

    说到这里,皇帝终于再次看向了越千秋:“朕希望,你能够和当初你爷爷那样,领着大郎走正道。皇帝也好,皇子也好,大多数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也不需要朋友,不需要知己。但朕既然有过那么一次邂逅,不免希望,大郎也像朕一样。”

    越千秋小小纠结了一下,心中觉得皇帝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要是再不给面子,那就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讨价还价。

    “皇上想得固然很好,可若是我和英王殿下走太近,如同这次一样,明显挑拨离间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我是觉得,还不如我和英王殿下找借口翻脸,装成是死对头,别人能够更放心。至于私底下,还不是我们俩爱怎样怎样?”

    他是真心不觉得,自己能让这个暴虐冲动会演戏的小胖子转变成五好青年!

    见皇帝竟是认认真真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行性,越千秋不禁心中大喜,随即小声说道:“再有,皇上既然让我干活,那总不能不给工钱吧?千秋没什么需要的,可皇上不该赏爷爷点什么压压惊?”

    这些天经历的事差点吓得他半死不活,精神抚慰金总得给吧!

    给他还不如给爷爷,反正他是靠爷爷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