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难道是同病相怜?
    宝褔殿在垂拱殿西边,自吴朝开国以来,几乎一向是仅次于皇后的贵妃所居,富丽堂皇,轩敞壮美,再加上如今坤宁殿中没有皇后,宝褔殿中却有冯贵妃,宫人内侍走出去也往往不可一世,素来瞧不起东边那些曾经伺候天子多年的老妃嫔。

    可此一时彼一时,自从冯贵妃被皇帝用养病的名义送回来之后,宝褔殿中的那些旧人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秋风扫落的嘴皮子功夫不错,那也得小胖子肯思考会思考,可眼下这位……请原谅他能说一声绣花枕头一包草吗?可是,后宫中能爬到贵妃这种位子,还能生育又或者说抚养一个皇子的女人,不应该是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心计与美貌并重吗?

    “够了。”皇帝的这两个字并不大声,反而显得很平淡。可就是这样根本听不出警告意义的两个字,却让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戛然而止。

    皇帝瞅了一眼旁边一声不吭,却明显正在心不在焉的越千秋,忍不住心想这小孩儿胆真大,在此时此地还敢走神。他缓缓穿过帘帐走上前去,见床上的纱帐之中,一双纤足被链子紧紧锁在床上的冯贵妃正用期冀恳求的目光看着自己,他这才哂然笑了一声。

    “你说了这么多,为什么偏偏不提,你让你哥哥打着大郎的名号在外招揽人手?从稍有名声却落第的举子,到落魄门派出来的亡命,再到富商大贾,给冯家网罗了好大一张网?你的嫂子还去寺中秘密祈福,想要把大郎的福气转嫁在你下一个儿子身上。”

    连日以来被禁闭在宝褔殿,担惊受怕,吃不下睡不香,冯贵妃本来就已经消瘦憔悴,如今被皇帝揭开这最隐秘的几件事,她登时脸上全无血。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皇帝的袖子,可见皇帝抽手后退,她一个重心不稳,竟是狼狈地趴在了床边,双手无力地垂落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冯贵妃看到了皇帝身后几步远处,那个用极其微妙的眼神看她的孩子。尽管这只是第二次见面,上一回她也是在平生最狼狈的时候,没有人介绍过对方的身份,可她还是因为那会儿人是和李易铭并肩进来,知道这就是那个引来无穷风波的越千秋。

    一时间,她只觉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下恶狠狠地向越千秋挥舞着双手,仿佛这样就能把人抓得稀巴烂。

    “你这个小妖精,你不但要抢大郎的地位,你还要从我身边夺走大郎,夺走皇上,我和你拼了……”

    越千秋眼睛眨了眨,等到皇帝也若有所思回头看他,他才没好气地嘀咕道:“什么小妖精……我是纯爷们,又不是女人!”

    见越千秋只是嘀咕,却没有去和业已疯狂的冯贵妃争辩,皇帝对比从前见证过和听说过越千秋的牙尖嘴利,倒觉得今日小家伙颇为懂得克制。他再次转回头去,见冯贵妃闹腾了一会儿,终究无力地趴在那儿动弹不得,他原本还有一丝犹疑的心思终于彻底坚定了下来。

    “朕当初把大郎抱给你养,就是看中你年轻,单纯,又是宫女出身,知道底层疾苦,没那么多心思。如今看来,见识浅薄便身居高位,实在是害了你。”

    之前听到冯贵妃的嫂子去寺中祈福,越千秋就已经有所预感。而此时短短几句话,包含了巨大信息量。越千秋听了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皇帝亲口承认,那小胖子不是冯贵妃亲生?

    他这个外人尚且如此瞠目结舌,冯贵妃骤然被拉掉所有遮羞布,那就更加恐慌了起来。

    她完全失去了刚刚张牙舞爪的那点勇气,几乎顾不得脚踝被锁,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下来,见无法挣脱就痛哭流涕地恳求道:“皇上,求求您饶了臣妾有口无心,臣妾向来就是口无遮拦……”

    “从前朕喜欢你口无遮拦,那是因为你确实没有心计,可现在你看似口无遮拦,却是把肚子里的阴狠化成毒汁浸透在舌尖。朕从前看着大郎读书认字还快,想着他脾气大点儿也就算了,可现在看来,你从来不曾真心对他。既然你不肯好好当养母,朕也只好另寻稳妥的人。”

    见皇帝转身就走,而越千秋呆呆看着自己好一会儿,就转身去追,冯贵妃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慌乱之中嚷嚷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臣妾是让大哥出面去笼络人,可臣妾绝没有让大嫂去做那种事,是有人故意诬陷……臣妾只是为了大郎将来能够有得力的臂膀,皇上你敢说不是即将有亲生儿子,就再也不在乎大郎这个抱来的孩子死活?”

    那一刻,越千秋第一反应是自己正行走在被杀人灭口的边缘。即便皇帝之前似乎说过,此事爷爷也知道。可就算如此,他心中那八卦之火不由得熊熊燃烧。

    没想到啊,他和小胖子竟然可能同病相怜?

    可没道理啊,皇帝在小胖子之前,不是已经抱过一个皇族的孩子进宫养了吗?用得着再弄一个悄悄抱进来养?不是亲生的还对小胖子这么好,这不科学!

    这一刻,他忘了,越老太爷抱了他回去,同样对他比对孙子还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