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胖子被扔了
    见满堂官员在那一瞬间脸色各异,就连越老太爷也是满脸始料不及,越千秋就知道,如果仁鲁此来有越小四在背后使坏的缘故,那么,越小四明显连老爷子也一块瞒了进去.』.

    如非必要,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便宜老爹多牵扯。

    再者,意识到刚刚冒出来的这件事,他的小身板无论如何都扛不住,他就蹭得站起身来,仿佛没听见外头动静似的,大声说道:“皇上让我和英王殿下来主审欧阳铁树的案子,现在该问的都问清楚了,来人,让欧阳铁树签字画押,我和英王殿下好去呈报皇上。”

    兵部尚书叶广汉微微眯了眯眼睛,旋即突然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小越大人,外头北燕正使可是在击鼓告状,你不打算理会他?”

    “这关我什么事?”

    越千秋理直气壮地反问道:“我又不是刑部大理寺又或者御史台的,再说那位北燕正使说的什么东台戏园,和欧阳铁树的案子有关系吗?既然没有一分一厘的关系,该谁去接,就谁去接,叶尚书问我干什么?我今天是临时差遣,总不能一直抢三法司的活干吧?”

    得得够呛的叶广汉,越千秋眼见严诩已经拿过记录的供词,监督欧阳铁树签字画押,那墨迹淋漓的案卷上多了一个鲜红的手印,他就一本正经地拍惊堂木道:“好了,今日审案完结,把欧阳铁树和刘四押回原处,等我和英王殿下回报了皇上再做落,退堂!”

    直到听到越千秋宣布退堂,小胖子才意识到自己分神了。

    他虽说年纪不大,可心眼却不少,那一日金陵城中多个戏园同天上演的那一出金枝记,质疑和影射的是他这个皇子英王的身份。如今他倒是不怎么忌讳疑似戏中女主角翻版的越千秋了,可外头那位北燕正使说的话,好像朦朦胧胧给他指了条路。

    因此,眼见越千秋要走,李易铭忍不住叫道:“越……大人,北燕正使告状你真不管?”

    好容易了结了麻烦,别说你叫越大人,就是你叫越大哥,越大爷,我也不会留下来掺和!

    越千秋想都不想,拿了供状就头也不回地说:“英王殿下,我只是个七品芝麻官,没权限也没能力管北燕正使告状。你若是想管,可以和诸位大人去商量嘛!”

    说到这里,他就脚底抹油走得飞快。严诩和苏十柒也同样恨不得早走早好,自然紧随其后。他们仨这一走,越老太爷见满堂官员顿时议论纷纷,孤零零的冯国舅脸色变幻不定,小胖子似乎想去追越千秋,可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他就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

    相比他那个小孙子,皇帝的宝贝儿子英王李易铭,到底还是患得患失,抓不住重点。

    跑出大理寺正堂,越千秋就长长舒了一口气。回头诩和苏十柒,他就嘿嘿笑道:“师父,大理寺正门被那个仁鲁堵住了,我可不想出门撞在人手心里。所以,你带我一程呗?”

    苏十柒见严诩直接一口答应,一贯胆大包天的她也不禁为之咂舌:“你们要翻墙?”

    “苏姨,翻墙这两个字太俗气啦?您应该说咱们是飞檐走壁抄近路,避开挡道拦路虎。一切都是为了尽早向皇上禀报今天的结果,然后功成身退!”

    越千秋见严诩已经直接半蹲了下去,他就二话不说往人背上一扑,当严诩背起他之后,他就笑着对苏十柒眨了眨眼睛:“苏姨上次在水云天见过皇上,可皇宫还没去过吧?今天咱们一块去吧,说不定你还能为回春观混个脸熟,争取点儿福利?”

    苏十柒被越千秋绕得有点晕,可她对皇帝的第一印象颇为不错,此时犹豫片刻,她竟是忘了问皇宫是不是那么好进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由自主地跟在了严诩和越千秋身后。等到跟着两人在大理寺中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翻墙离开,她不禁有一种打破规矩的爽快感。

    要知道,从小到大,她也素来是离经叛道的人!

    人是出来了,可之前的车马还在大理寺的大门口等,苏十柒少不得绕过去知会一声。等到一群护卫驾车前来会合,越千秋推说一个人坐车没劲,死活拉了苏十柒一同上车。

    他倒是想叫严诩,可真要那样,撮合的目的就实在太明显了。

    苏十柒到底没有坚持,上车坐定之后,她就冲着越千秋说:“亏得你有先见之明,没有从大理寺正门出来,北燕那个正使仁鲁带着二三十号人把大门口给堵得严严实实,大声嚷嚷着要一个公道,让人把升平和尚交出来,要是我们走正门,肯定碰个正着。”

    “所以说,我们走得正好。”越千秋笑得眉眼都眯了起来,“而且这是我和师父还有苏姨才能用的手段,那些老大人们谁拉得下面子?就算拉得下面子,能带着他们高来高去的高手,之前也应该在大理寺大门外等他们吧?让他们之前话,这次换我笑话!”

    “你倒是会报复!”苏十柒笑得乐不可支,“那你爷爷呢?他可是也在里头!”

    “爷爷真要想出来,他还有影叔呢。可他是户部尚书,不能学我这小孩子厚脸皮在众目睽睽之下翻墙,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师父这样不管不顾的。不过,就算天塌了,也有前头三个宰相顶着,苏姨你不知道,爷爷精明的时候那是算无遗策,可装傻起来,也同样在行。”

    自打水云天的那场交锋之后,苏十柒对严诩的然大为改观,但更佩服的还是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此时此刻,听越千秋说越老太爷,她不禁饶有兴致地追问,越千秋也就顺便说些爷爷的光辉历史,直到巧妙提到那次爷爷借装病哄自己去寻访严诩。

    车外的严诩听着同泰寺相遇这桩明明只是生在不久前,如今却觉得好似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的事,再想想越千秋拜了自己为师后,自己结束了浪荡落魄的生活,完成了多年夙愿,扬眉吐气大杀四方,可以说小家伙正是他的福星,他不知不觉就神采飞扬了起来。

    而苏十柒虽说从东阳长公主那儿听说过严诩离家出走的往事,可毕竟长公主也不如越千秋那般亲眼见识过严诩变脸。当越千秋手舞足蹈说起严诩束剃胡子变脸的一幕,她忍不住打起窗帘眼,却正好诩脸上那一缕阳光灿烂的笑意。

    那一刻,她忍不住觉得,自己一贯认为是败家子的这家伙,其实真还挺有意思的。

    既然带了个并不曾通籍宫中的苏十柒,严诩少不得又挑了东华门因为,今天在这里守门的又是昔日死党齐南天。

    齐将军对于严诩三天两头夹带人入宫,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更何况,很善于察言观色的他早在上一次越千秋的生辰宴上,就依稀察觉到苏十柒似乎有成为未来弟妹的迹象。此时记录放行之后,他多了个心眼,先放了严诩和苏十柒进去,却唯独留下了越千秋说话。

    “千秋,你师父这终身大事,什么时候能解决?”

    见齐南天一面低声问,一面朝远处的严诩努了努嘴,越千秋就咧嘴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齐叔叔你放心,快了!”

    齐南天顿时喜上眉梢,等到越千秋一溜烟去追前头那一男一女,他眯缝眼睛盯着三人背影会儿,只觉得异常和谐,转瞬间又唏嘘了起来。

    这要是严诩当年成婚,现在孩子也快有越千秋这么大了吧?不过要是按照严诩当年的个性,甭管哪家千金嫁了他,最终都是怨偶。那小子还是自打收了越千秋这个徒弟,脾气才好点儿,总算不再是人厌狗憎的模样。

    想着想着,他突然使劲拍了一记巴掌。

    他刚刚只顾着想严诩他媳妇,竟是忘了问越千秋。

    这小子今天不是和小胖子一块去审案子了吗?怎么就单独跟着严诩两口子回来了?

    小胖子被扔了?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