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多不退少补
    哪个古人说过这见鬼的话?

    除了小胖子,众多大佬被越千秋气得够呛。更让他们气结的是,越千秋在宣布中场休息之后,还居然在那打了个呵欠:“再说了,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英王殿下你说对不对?”

    小胖子虽没料到自己刚撂挑子,越千秋就出幺蛾子,可想想冯国舅家的总管都没押过来,眼下继续审也确实徒劳无益,他只能哼了一声算是赞同。

    结果,他就只见越千秋二话不说往公案上一趴,竟是真的就这么去会周公了!

    越老太爷深知小孙子虽说确实是到哪都能睡,此时来这一招却绝对是故意撩拨人玩儿。可是,见不少人都面色不善地看向自己,他却懒洋洋地同样打了个呵欠,随即蜷缩在那太师椅上,就这么自顾自地打起了瞌睡。

    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对这对爷孙的惫懒恨得牙痒痒的。

    严诩倒是没偷懒,可他也没理会那些希望自己站出来教训徒弟的期待目光,而是指使了一个差役去拿了两条绒毯,亲自给越千秋盖了一条之外,却又丢了一条给小胖子,也不管小胖子到底是否想睡觉。紧跟着,他又命人取来纸笔,自己亲自监督欧阳铁树画像。

    谁都知道,欧阳铁树画出的画像很可能是接下来的重要关键。这下子,那些原本心气不顺的官员们立时提起了精神,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件事。心急的人直接走过来瞧看,表面不在意的人则是不时用眼角余光留意进度,更多人则在低声窃窃私语。

    而最最心急火燎关切此事的冯国舅却被两个差役死死看着,眼见得欧阳铁树画得非常快,不过一刻钟,竟是已经勾勒出了一副挺传神的肖像,他想靠近却没法靠近,不得不换了软和的态度,用哀求的目光去看小胖子。

    可小胖子却根本看都不看冯国舅,虽说坐在位子上不停地扭来扭去,一副不耐烦坐不住的样子,却愣是没有挪动屁股下来看个究竟。

    见此情景,鼻青脸肿的冯国舅彻底放弃了对小胖子的指望,不得不寻思起脱身之计。他忿然一甩袖子道:“各位对这欧阳铁树的话信以为真,甚至因此围殴于我,还说什么我败坏英王殿下的名声,我辩无可辩,就此告辞了!”

    “冯国舅可不能走。”随着这个有点含糊的声音,刚刚趴着小憩了一会儿的越千秋坐直身子,随即伸了个懒腰,这才一本正经地说,“你家总管还没到呢,你怎么能走?”

    冯国舅只觉得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际,一下子提高了声音:“越千秋,你这是把我当犯人?”

    “我没有啊。”越千秋满脸无辜地双手攀着公案,“你不是犯人,是证人。可证人要是丢下作证的义务自己跑了,那可就保不准被人当成做贼心虚的犯人了。”

    冯国舅几乎被绕晕了,一时气得须眉倒竖:“你说谁做贼心虚!”

    “冯国舅消消气,生气最容易伤身体,我又没说是您不是吗?”越千秋正满口胡柴逗冯国舅玩儿,突然只见外间苏十柒大步进来,他立时把冯国舅这对手丢到一边去了。

    还没等他发问,苏十柒就直截了当地说:“我在半路上正巧遇到冯国舅家总管来送东西,就直接把人带来了!”

    此话一出,原本还想拖延时间的冯国舅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其余旁听的官员则大多在暗自感慨事情竟然如此巧合。可还没等越千秋说话,刚刚一直趴在地上作画的欧阳铁树却丢下笔,一把抓起那张纸挥舞了起来:“我画完了,画完了!”

    李易铭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跳下椅子冲了过去,竟是比一旁的严诩先抢到那张画像。然而,他才看了第一眼,眼神就倏然一变。

    他生性闲不住,宫里哪个犄角旮旯都去过,只要哪殿的妃嫔主子对他稍有不顺,他回头就会提着鞭子去欺负人家的宫女内侍。谁都不知道,他的记性素来非常好,能够认得出那些别的贵人转头就忘的卑微下人。

    此时此刻,他一眼认出,那不是冯贵妃宝褔殿的人,而是后苑一个负责养仙鹤等禽鸟的内侍,曾经在他一次跟着冯贵妃去游园时殷勤奉承过,还得过冯贵妃赏赐。尽管看似关系非常远,但他依稀记得听过别的嫔妃提过只言片语,道是冯贵妃常常买通人在皇帝面前说好话。

    尽管小胖子竭力掩饰自己的表情,但在场全都是官场沉浮多年的老狐狸,此时一眼就看出这位英王殿下认得画像中人。而越千秋也察觉到了,却如同没事人似的开口说道:“师父,劳烦你拿着画像出去,让冯国舅家的那位总管大人认一认。”

    严诩刚刚被小胖子抢先,本打算把那画像抢回来,可却因为小胖子那明显有异的眼神暂且打住。可越千秋既然说了,他当然不会继续同情这小子,伸手把东西夺了过来,见小胖子完全没反抗,他忍不住又多瞅了人两眼,这才大步出了公堂。

    片刻之后,当他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位满脸茫然,分明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的中年人。

    而严诩斜睨了冯国舅一眼,这才沉声说道:“冯国舅家的总管刚刚说了,这画像上的人确实是常来常往冯家……”

    “你胡说!”冯国舅顿时急了,张口就对着自家那个总管骂道,“冯贵,你给我醒醒脑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你闭嘴!”这一次喝止冯国舅的,正是小胖子,“冯贵,本王给你撑腰,你实话实说,这画像上的人是谁?”

    冯贵被自家主人和李易铭双双一喝,顿时进退失据,讷讷难言。而在这时候,他只见公案后头一个手托下巴坐着的小孩儿冲着他挤了挤眼睛。

    “冯总管,既然是常来常往冯家的人,你不说,冯府其他人未必就不知道。”越千秋笑眯眯看着冯贵,随即用手轻轻敲了敲桌子,“而且,英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不觉得吗?”

    冯贵看到李易铭两眼圆瞪,登时想到小胖子素来暴虐,要被人惦记着,冯国舅就算想护着他也未必护得住。相形之下,冯国舅不过是个靠着妹妹和外甥吃饭的庸人而已。他顷刻之间就做出了选择,当即扑通跪了下来。

    “英王殿下,画像上的人从前确实常常出入冯府。那是皇宫后苑负责管理仙鹤等禽鸟的内侍高频儿。他每次来,国舅爷都是亲自接待他的……”

    见众多目光顷刻之间集中在自己身上,冯国舅脸色煞白,步履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这才声音沙哑地辩解道:“那……那又怎么样?我妹妹是贵妃娘娘,宫中内侍常来常往也是很平常的事,又不是我指使的这高频儿假传上命招揽欧阳铁树……”

    “谁也没说,是冯国舅您指使的高频儿啊。”

    越千秋打断了冯国舅的辩解,随即不轻不重拍了一记惊堂木,一本正经地说:“好了,欧阳铁树说的指使人已经确证存在,就是宫中内侍高频儿。如此一来,欧阳铁树你不过是个受命跑腿的,怎么都判不了死罪。你如实招来,高频儿都让你做了点什么?”

    欧阳铁树没想到一张画像,真的让自己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而越千秋说他死罪可免,他不由得如释重负。他刚想要开口招认,一旁的刘四突然弱弱说道:“越大人,他都尚且死罪可免,小的不过受他蒙蔽,是不是也能从轻发落?”

    “你?”越千秋几乎都忘记刘四这个人了,见人畏畏缩缩的样子,他突然支撑着桌面,呸的一声直接朝人吐口水道,“你为了攀高枝,不但栽赃陷害旧主人,还欺凌一群无依无靠的孤儿,天底下怎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渣?各位大人你们说,此人该从重还是从轻?”

    见众多老大人们没人吭声,但那鄙薄的眼神却已经流露出态度,越千秋便重重一拍惊堂木道:“来人,把这家伙拉下去先打四十!回头大理丞看看按照律例该怎么判,少打的补上,多打的算他活该!”

    越千秋刚说要打,越老太爷不禁眉头一皱,等听到后一句,他不禁哑然失笑。而他旁边的宰相赵青崖更是呵呵笑道:“多不退少补,越兄这孙儿做得一笔好买卖!”

    刘四骇得魂飞魄散,虽是竭力求饶,奈何就连普通差役听了越千秋这话,也瞧不起他这样背主的奴仆,一时间他被人抓着双手双脚,就这么直接拖出了大堂。须臾,外间那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就飘了进来。

    欧阳铁树本能地认为这是杀鸡给猴看,逃过一劫后打算文过饰非的心思顿时打消了一大半。不等越千秋催促,他就慌忙开口说道:“越大人,英王殿下,那高频儿指使我去结交落榜的举人,提供房舍给他们居住,结集给他们出书……”

    冯国舅每听欧阳铁树说一样,脸色就白一分,等到人最后供称前后收到高频儿给予的钱财超过五千贯,他更是连站都站不住,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而李易铭那张脸,已是黑如锅底。

    就在每一个人都觉得,此桩案子是非曲直已经非常明显的时候,就只听外间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鼓声。紧跟着,越千秋便听到了一个极大的嗓门。

    “北燕正使仁鲁,一告东台戏园扣留我北燕赫赫有名的戏痴升平和尚,压榨人写戏三年!二告武德司查封东台戏园,却扣下升平和尚不交还我北燕!戏痴写的戏是我朝皇帝陛下也最喜欢的,三年前游历南边就突然失踪,没想到遭此下场!”

    越千秋差点没从太师椅上滑落下来。

    北燕正使仁鲁?这不就是越小四那货马甲的上司吗?人跑这里掺和干嘛?

    越小四又捣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