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超级演技派
    作为冯贵妃的兄长,冯国舅原本没资格出现在今天这种场合。?然而,今天是自己的嫡亲外甥,当今皇帝的独子英王李易铭和金枝记疑似影射的主角越千秋一同审案子,他还是得到了一个席位。

    只不过,本朝外戚地位远不如汉隋,也不如前朝,所以他的座位非常靠后。故而从始至终,这位和在宫内骄横跋扈的冯贵妃相比,素来显得平庸低调的国舅爷,一直都无人关注。

    可此时此刻,冯国舅身上却瞬间聚集了几十道目光!

    他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等听到李易铭那砸东西的声音和暴喝,他立时回过神来,慌忙大叫道:“英王殿下说的是,此人分明是妄图脱罪,所以胡乱攀咬……”

    欧阳铁树为了活命,如今是早就红了眼睛:“我见过你府中总管亲自送了人出来!不信的话我在这里立时画像,将你府中总管召来,看他是不是认识我画的那个内侍!”

    冯国舅登时面如土色。可还不等他拒绝,却只听到一身响亮的惊堂木。

    “准了,来人哪,给本官去冯国舅府,把他的总管请来!”

    看到越千秋嚷嚷的同时,还随手一根竹签子丢了下去,李易铭顿时气了个半死。尽管他也怀疑过冯贵妃,可不论传言和事实究竟如何,眼下那都是他名义上的母亲,这要是把冯家查个底朝天,他这个英王还怎么做人?

    气急败坏的他几乎下意识地瞪向了越千秋,结果却感觉手里被人塞了张纸片。狐疑的他低头一看,却只见上头一笔一划写着二三十个非常端正的字,他不但每一个字都认识,而且能轻而易举地懂得其中意思。

    “冯大结交书生,拉拢门派亡命,向冯贵妃献生子秘方……”

    李易铭一下子脸色黑了,不但如此,他还觉得眼前也变得漆黑一片。原本他还想在冯贵妃似乎得罪了父皇的情况下,好歹维持一下和冯家表面关系,此时他却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只觉得身上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

    冯贵妃都已经有他了,还想再生一个干什么?这不是再明显不过的事?

    往日他那一层张牙舞爪,骄横跋扈的外皮,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被人扒拉了下来,露出了脆弱无助的那一面。

    越千秋刚刚在车上粗粗看过小抄,将每一张纸都按照重要程度以及可能用到的时机,以一定的先后顺序放在左右袖子里的暗袋中。此时,他见成功打掉了李易铭这个冯国舅最可能求助的外援,他就再次一拍惊堂木道:“喂,人都死了吗?本官说去把那位总管请来对质!”

    严诩见满堂寂静,正有些不耐烦地打算亲自出马,却只听一旁的苏十柒走到公案前捡起了竹签子,冲着越千秋微微一笑,粗声粗气地说:“越大人放心,我带人去!”

    严诩满意极了,心想幸好今天带了苏十柒来,否则他要是不得不亲自出马,他走之后,宝贝徒弟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冯国舅眼见苏十柒大步出去,这才终于慌了神。他下意识地冲到了公堂中央,冲着李易铭大声嚷嚷道:“大郎,不能听他们的啊,这是裸的污蔑……”

    “你闭嘴!”小胖子如今只觉得这个曾经叫过舅舅的家伙是那样讨厌。他提起精神重重一拍惊堂木,恶狠狠地叫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别以为你是我舅舅就能有特权!哼,如果不是你,或者你的人干的,那当然最好,如果真是你的人害我,我和你没完!”

    说到这里,小胖子突然抬头仰天,众目睽睽之下,只要不是老眼昏花,每一个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眼睛里滚出了一行晶亮的液体。

    而随着眼泪落下,刚刚还挺硬气的小胖子竟抽噎了起来:“我一直都叫你舅舅,一直都挺尊敬你,你竟然这样害我,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母亲吗?对得起父皇吗?呜呜呜,你这个混蛋,你太让我失望了……”

    哭就哭,说跪就跪的本事,越千秋亲眼领教过,可这里大多数官员只听说过这位英王的蛮横不讲理,哪曾见过他这一面?此时此刻,有本来就支持这位皇子的一个侍郎立时义愤填膺地站起身来,噌得上前把冯国舅拖下来就是一记老拳。

    “英王殿下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厚颜无耻的皇亲给败坏的!”

    眼见冯国舅被打懵之后立时恼羞成怒挥拳还击,一大群官员顿时乱了起来,有上前拉架的,有上前劝架的,还有拉偏架打冷拳的,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反正偌大的正堂变成了菜市场一般热闹,越千秋不禁心头大大松了一口气,趁势拿了块帕子递给了小胖子。

    小胖子一把抢过,假装擦眼泪的同时,却从指缝往外扫了一眼,随即压低了声音对越千秋说:“接下来咋办?”

    越千秋暗道一声果然好演技,却假装在哄骗小胖子,双手按着人肩膀的同时,低声说道:“只要你不心疼你舅舅,那就让他们闹去,管他们闹翻天呢?我们休息一会儿!”

    “谁管他去死!”

    李易铭气急败坏地小声嘟囔道,随即却胡乱擦了擦眼睛,越千秋眼尖地现,那一双眼睛竟是越擦越红。现小胖子赫然是个装哭的熟练工,他不由得暗生赞叹,但还是抓紧时间低声交流道:“长公主一大早才递给我几张纸,你赶紧看看。”

    反正东阳长公主绝对和爷爷一同参详过,他也不算冤枉人!

    小胖子刚看了一张,此时听说还有,他立时振奋了起来,等接过越千秋偷偷摸摸传来的纸片,他把头直接埋在公案上,眼睛飞快地看起了这一张张小抄。

    每一个字都是他认识的,所有内容都是他看得懂的。其中罗列着欧阳铁树招揽过的每一个人,交往过的每一个官员,甚至连银钱往来的账目都有,看得他忍不住咬牙切齿。

    要是这些资源都用在他身上也就罢了,可偏偏冯贵妃还想生一个……而且,在冯家的这些作为败露之后,他不趁着今天划清界限更待何时?

    趁着小胖子偷看的功夫,越千秋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只听到耳畔传来了严诩的声音:“千秋,老爷子和那几个官最大的老头子都没动弹。”

    越千秋刚刚一来和小胖子见礼,随即就进入了自己的程序,压根就没和这些官员来个相互介绍什么的。此时,他连忙道:“师父,你帮我解说一下认认人!”

    严诩顿时打了个哈哈:“咳咳,你知道我的,那种应酬的场合能多则躲,新上来的官员我几乎都不认识,就比你多认识你爷爷上那三个宰相,那是资历最老的三个老不死,左边的是赵青崖……”

    听了严诩的逐一解说,越千秋瞅了一眼还在那乱成一团的人群,随即就看向了这三位宰相。现除了他们,还有自家爷爷和兵部尚书叶广汉,以及另三个坐在爷爷上,他不认识的老头儿岿然不动,他略微沉吟片刻,就立时捞起惊堂木狠狠砸了几下。

    “肃静,肃静!你们这么多大人居然在公堂上群殴冯国舅,像什么样子,就不能给小孩子好好做个榜样吗?你们难道也是这么教导家里儿孙的吗?这样将来不得教坏孩子吗?”

    打群架……做榜样……教坏孩子……

    眼见乱哄哄的场面倏然间有了个停顿,紧跟着便鸦雀无声,越老太爷简直笑得肚子都痛了,而他上一直没动弹的三位宰相更是忍不住喷了。其中最年轻的赵青崖斜睨了越老太爷一眼,轻声叹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过奖过奖。”越老太爷那是多厚的脸皮?直接把这话当成夸赞听了。

    而温习完小抄的李易铭也在这时候坐直了身子。他把小抄直接揣进了腰带里,见冯国舅竟是鼻青脸肿,狼狈到了极点,他心里颇有些大仇得报的快意,嘴里却大声咆哮道:“这是在干什么?太过分了,本王的舅舅就是有罪,也应该国法处置,谁给你们的权力动手!”

    他一面说,一面挥舞拳头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冲到人群中驱赶走了这些官员,这才来到了冯国舅面前。见其眼神闪烁,尤其是对自己的态度分明是糅合着某种惊惧和恨意,他便缓缓后退了三步,突然深深一揖,随即就起身昂挺胸回到了座位。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每个人都觉得意外,而让他们更意外的,是小胖子落座之后的话。

    “今天本王受父皇之命来审案子,可眼下却不知道应该亲亲相隐,还是大义灭亲!既然事涉本王的舅舅,欧阳铁树之前又说指使他的内侍声称是本王的人,那本王就不审了!千秋,你审,我旁听!”

    面对突然撂挑子的英小胖,纵使越千秋一直都认为这小子很阴险狡诈,他仍然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些小看了这位英王殿下。

    可他也不是随随便便任人摆布的,在李易铭说完之后,他就不轻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英王殿下的心意,本官明白了,可现在人都还没传到公堂呢,审什么?我看诸位老大人也打累啦,嗯,让欧阳铁树画像,我们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古话说得好,劳逸结合,才有效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