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章 叫我越大人!
    正经的审案程序是什么,越老太爷给的小抄里头没有写。越千秋也知道,要是自己和真正朝廷命官似的按照标准流程审,是个人都会认为,他只是个被越老太爷又或者东阳长公主推出来的傀儡。因此,综合刚刚得到的小抄提供的讯息,他就决定不走寻常路。

    七岁孩子嘛,胡闹无罪,任性有理!

    和英小胖互相行礼坐下之后,他立刻隐秘地朝对方打了个手势。

    李易铭昨天才来找过越千秋紧急求助,但对越千秋那招数实在是觉得心里没底,回宫之后就又去见了父皇,支支吾吾说出了越千秋的主意,没想到竟然得到了欣然赞赏。因此,这会儿他毫不含糊,直接重重一记惊堂木拍在了公案上。

    啪——

    这毫无预兆的一记惊堂木,对于大多数毫无准备的官员来说,那真是心肝俱颤了一下。尤其是年纪大的,一个个忍不住捂住了胸口,等回过神来,他们方才纷纷怒视那个罪魁祸首小胖子。谁知道小胖子正襟危坐没开口,开口的是他旁边那位。

    “前些天,金陵城郊发生了一桩匪夷所思的案子。”

    越千秋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开始了自己的开场白:“那一日,本官和师父带着几个朋友,造访了金陵城工部员外郎白大人已故母亲的庄园……”

    我才不管这年头审案的官员是不是自称本官呢!就只当这是唱戏!

    越千秋如同说书似的,把自己和严诩当初见证的那一段事情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包括欧阳铁树一口咬定背后指使他的人是英王李易铭。

    这样的开始方式,很多官员都颇感意外。毕竟,皇帝放着之前应该穷究的金枝记不管,放着连日以来已经在金陵城广为传播的假皇子传闻不管,却单单去管十几个落魄门派遗孤险些被逼良为奴,而且还硬把案子塞给两个孩子审,他们对此都不以为然。

    可现在他们方才想到,皇帝莫非仍然是想为独子张目?

    顺便力证自己对越太昌祖孙并无疑忌?

    越千秋开了个好头,小胖子也顿时有些心痒痒的。他这次没等越千秋打手势就拿着惊堂木重重一拍,暴跳如雷地嚷嚷道:“没错,本王每次出宫都是对父皇提早奏请过的,每次都有殿前司的侍卫亲军跟着,哪有功夫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这分明是有人诬陷!”

    你是法官,不是被告,急着申辩什么?

    越千秋对这个猪队友非常无奈,奈何他和小胖子前头的这具公案,下头半截是空的,他又不能冒着被人看见的风险去踩英小胖的脚,只能用力咳嗽一声打岔道:“来人,带人犯!”

    随着越千秋这清亮的嗓音,严诩想都没想就高喝一声传话道:“带人犯!”

    这一声喝如同雷声似的震响了整个大堂,不少官员忍不住去捂耳朵。这下子,纵使之前没认出严诩又或者根本就不认得严诩的,彼此之间互通有无之后,他们立时就意识到那是越千秋背后的另一尊大靠山。

    他们可以不怕严诩,可架不住东阳长公主那是个太厉害的泼妇!

    就连越千秋背后另一边站着的苏十柒,也因为严诩这一声喝,领受到了不少审视的目光。见不少人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琢磨着,那个是东阳长公主之子,这个又是什么人,她不禁有些不自在,当发现人群中越老太爷看自己那温和慈祥的目光时,她这才镇定了下来。

    她一点都没察觉,越老太爷那温和慈祥之外潜藏的某种如释重负的欣慰。

    烈马找辔头不容易啊……

    越千秋也被师父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当看到两列差役末位的四个人如同火烧屁股似的蹦出去押人,他却不管有多少人在看他,回过头来给背后的严诩递了一杯水:“师父,你声音太大了,我耳朵都快震聋了。喝口水润润嗓子,站着怪累的。”

    严诩本就是除却自己在乎的人,其他全都不管不顾的性子,此时接过茶盏,他就旁若无人地笑道:“还是千秋你懂事。放心,我一会儿控制一下,保证不会再震着你。”

    下头也不知道多少官员在暗地腹诽。这是公堂之上,你们师徒俩能不能严肃点?

    可这还没完,就只见小胖子也在这等候人犯押上堂的间隙,殷勤地拿了个茶盏朝严诩那边凑了过去:“表哥,我这茶里还加了罗汉果,我没喝过呢,你尝尝?”

    严诩见下头一双双眼睛全都瞪着自己,顿时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提醒小胖子道:“公堂之上,正经一点,那么多人看着呢!”

    小胖子顿时露出了极其幽怨的表情。严诩还是他嫡亲的表哥呢,居然对他和对越千秋的态度如此截然不同……不对,是那什么天地之别!

    注意到了李易铭的表情,越千秋突然一把抢过小胖子手中那茶盏,直接笑眯眯地递给了苏十柒,因为不好称呼,他只对人眨了眨眼睛,随即就在小胖子炸毛之前,在人胖乎乎的手心快速划拉了两个字。

    李易铭虽说才七岁,但身为皇帝独子,他五岁就开始认字了,如今虽说还不能写那么多字,但单单认字的话,几百个字还不在话下。分辨出越千秋划拉的赫然是师母两个字,顿时眼睛大亮,看向苏十柒目光赫然流露出无限热切,直把这位苏大小姐看得心里发毛。

    就在这公堂之上完全没个严肃气氛,越来越诡异的时候,随着外间一阵脚步声,欧阳铁树和刘四终于被人押了进来。

    几天不见,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形容憔悴,面苍白,两只眼睛深深凹陷了进去,走路时镣铐和地面一下下撞击,越发显得凄苦无助。可当刘四抬起头看见越千秋时,他登时如同兔子似的蹦了起来。

    “怎……怎么是你!”

    欧阳铁树听到刘四这声音,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是越千秋,他同样连打了个好几个寒颤,那心有余悸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他和刘四先是被大太太关在庄子上的地窖里,紧跟着又被越老太爷派人转押刑部,越影亲自在总捕司挑了几个人看着,所以他们几乎完全不知道外间发生的事情。

    于是,这会儿看到高坐大理寺公堂之上的竟然是小小年纪的越千秋,两人全都傻眼了。

    而这时候,越千秋方才笑眯眯地指着小胖子说:“想来你们两个都不会不认识本官,至于本官旁边的这一位,就是英王殿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李易铭本来就恨透了这两个家伙,瞥见越千秋又朝着自己打了个手势,他顿时砰的一声拍响了惊堂木。而这一次,他虽说眼睛瞪得老大,却憋住了没说话。

    而越千秋眼见两人膝盖一软,扑通跪在了地上,这才突然出声叫道:“欧阳铁树,你之前说是英王殿下招揽的你,你自己认一认,你见过他吗?”

    知道这会儿关系自己的死活,欧阳铁树登时大声申辩道:“九公子,学生……”

    “叫我越大人!”越千秋一拍惊堂木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地说,“现在我是主审官,你是犯人,别乱叫乱嚷乱攀关系!”

    欧阳铁树是在越千秋手里吃过大亏的,一时打了个激灵,旋即露出了沉痛的表情:“越大人,学生知错了!学生之前只见到一个疑似宫里内侍就相信真是英王殿下瞧中了学生,甚至被那人挑唆去做了各种各样的事,学生枉读圣贤书,却瞎了眼睛,学生该死!”

    看到欧阳铁树一个四十出头的人对着七岁的越千秋一口一个越大人,还诚惶诚恐自称学生,两侧也不知道多少老大人们感觉想吐血。

    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回忆,如今风风光光的他们七岁那会儿,正在干什么。

    拜了老师在启蒙?在家里和兄弟争宠?在绞尽脑汁描红练字?

    反正不会在这大理寺公堂上装大人!

    “口说无凭,你说被人挑唆就被人挑唆啊!”

    越千秋蛮不讲理地把支撑着公案站起身来,不耐烦地喝道:“你要是拿不出证据,你就是胡说八道,诬陷英王!诬陷皇族是什么罪名,你是读过圣贤书的人,你自己清楚!除非你能把那个像宫中内侍的家伙带到这公堂上,否则的话,我告诉你,你就绝对死定了!”

    要是换成别人,公堂之上恐吓犯人,还当着这么多朝廷大佬的面,那绝对要被喷得狗血淋头,可这会儿越千秋一个七岁小孩子这么干,大佬们却只觉得啼笑皆非。

    每个人都认为,就算真有人蓄意陷害皇帝的大胖儿子,那个和欧阳铁树接洽的内侍不是被杀人灭口,就是被送得远远的,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公堂之上。

    如此一来,按照越千秋的话,只要杀了这个欧阳铁树,这桩案子也就算完了。

    不管是想要损害李易铭名声的人,还是要挽救他名声的人,这都是个可以接受的结果。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越千秋这个七岁孩子还算干得挺漂亮!

    面如白纸的欧阳铁树怎么察觉不到两侧官员们那如释重负的表情?

    被求生的本能驱使,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仰起头大声说道:“学生能画出那个内侍的画像……之前学生也曾经担心人不是英王殿下身边的,所以几次记住他相貌,拿着画像托在金陵城中做幕僚的好友,暗地里查过这个人。就是因为查到了,我又曾经亲眼看到此人出入过冯国舅府,这才会信了他!”

    那一瞬间,李易铭的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他甚至没注意越千秋打手势与否,心跳如鼓,直接抓起刚刚苏十柒没喝就悄悄放在桌上的茶盏,恶狠狠砸了出去。

    “胡说八道!证据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