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最强过家家
    一大清早,越千秋就准时起了床。

    之前养伤期间,练武有些荒废,他常常起晚,可这些天各种各样的事情轮番砸上来,他先是忙着到处惹是生非,如今又是成了严诩和苏十柒较量谁当师父更行的工具,赖床的毛病倒大为改观。但今天之所以早起,完全是因为他要去执行一个神圣的使命。

    有史以来最小的大法官诞生了!

    虽然对此他已经没有最初的兴奋,而是有些蛋疼……

    尽管越老太爷几乎把他的所有衣服都装了箱子带来了,但今天这种正式场合,越千秋要穿的不是他那些大红大绿如同无锡大阿福似的衣服,也不是大太太前后送过两回的颜色素淡,不大招摇的衣裳,而是一套七品青色官服。

    没错,就是和七八天前的晚上,他随着越老太爷东阳长公主和严诩一同进宫,爷爷亲口在皇帝面前帮他讨要来的那个七品出身相匹配的行头。就这么短短几日,符合他身高尺寸的官服就已经做好送来,足以让他认为爷爷是早有预谋,早有准备。

    此时他穿戴一新,从铜镜中隐隐约约看出个自己的大概轮廓,倒是非常庆幸自己没有自带科技树,造不出玻璃,因此也弄不出什么全身穿衣镜。否则他看清楚自己此时这身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行头,说不定会气得砸镜子。

    见落霞等三个丫头笑吟吟地将越千秋从屋子里送出来,越千秋却一脸晦气,还不时有些不得劲地挥挥袖子,院子里的严诩和苏十柒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七品官虽说听着不大,但要知道,进士出身也常常要从九品县尉开始当起,越家大少爷越廷钟眼下也才七品,越千秋已经很得天独厚了。

    而且上了七品就可以穿青色,而不是八九品那般穿得绿油油,越千秋这会儿装束整齐,死板着一张脸,倒是瞧着有些缩小版朝廷命官的气派。

    “笑什么笑,我还想哭呢!这么大的事,爷爷也好,长公主也好,全都连个事先通气都没有,就知道把这么一套衣服给我送过来。英小胖还找我来问计,我都不知道去问谁!”

    见越千秋气鼓鼓的,严诩就拍胸脯保证道:“放心,今天我跟你去,绝对不会让那些老大人欺负你。”

    苏十柒今日也换了一身男装,笑意盈盈地说:“今天我和你师父就当你的护卫。放心好了,长公主说,她固然不能去,越老太爷却会去旁听,不会让你吃亏的。”

    放心……才有鬼!就因为那两个老狐狸什么都不说,他才觉得今天必有大事!

    越千秋无精打采地对落霞等三个丫头挥了挥手算是告别,见她们显然还在遗憾着不能去看热闹,他连意兴阑珊安慰她们的力气都没有。

    去看他干嘛?看他演猴子戏吗?

    等到出了门上了马车,见严诩和苏十柒还真是上马夹车而行,后头还有一队威武雄壮的护卫,越千秋忍不住以手扶额,心想爷爷和长公主与其来这种毫无作用的造势,还不如来点实际的。

    既然还有挺长一段路要走,眼下也没多少困意,他就忍不住打量起了车厢。

    这是东阳长公主友情赞助的马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却不如自家的马车来得熟悉。因此闲来无事,他索性东敲敲西打打,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抽屉又或者暗格,能不能找出点宝贝。

    这么捣鼓了一阵子,他还真的在座位底下拉开了一个翻板。当他兴致勃勃把手伸进去之后,却摸出了一沓纸片。

    他有些错愕,将这一沓四四方方巴掌大的纸片拿在手上随便翻了翻,脸色顿时黑了。

    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小抄吗?大概生怕他不认识,还用的都是尽量浅显的字。

    可这种东西就算不是主动送到他手上,让他提早温习熟记在心,那也应该一大早好好拿过来,让他放在袖子里可以随时提词,哪有放在这车厢暗格中连声提醒都没有的?

    他这是兴之所至四处翻翻,要他没有这么做呢?

    “老奸巨猾……莫名其妙!”

    马车旁边的严诩和苏十柒都听到了越千秋的大声抱怨,不禁有些心有戚戚然。

    碰到那种老狐狸家长,确实是心理压力极大吖!

    当马车在大理寺门口停下时,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今天穿这一身行头做这么一件事的别扭,一沓小抄全都藏在了两边袖子的暗袋里,这才下了车。

    暗袋是他刚刚找到小抄之后,灵机一动翻看那宽大的袖子时发现的,正正好好能容纳一沓小抄,如果不是事先早有预备的,那才有鬼!

    他也不用车蹬子,很没有官员风度地直接双脚跳下了地。等站稳之后,看到显然早就在此等候的越影迎上前来,他不禁脸色臭臭地说:“影叔,回头你别拦我,我非得拔掉爷爷几根胡子不可!”

    “看来你是找到了。”越影微微一笑,这少见的表情让他的脸色显得极其生动。见越千秋张大的嘴巴足以放入一颗鸡蛋,他方才淡淡地说,“那我就不用把副本给你了。”

    “影叔,你这是助纣为虐!”越千秋严正指责的同时,简直郁闷透了,“这种东西应该尽早给我的!”

    “谁要你临场发挥往往更好呢?”

    越影抬头想去摸摸越千秋的脑袋,突然发现他戴着官帽,一揉就歪了,便只能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老太爷说,无论是之前骂邱楚安和余泽云,还是骂堵门的那些读书人,或者是在拜师宴上给没人缘难堪,又或者你看杀头那天灵机一动栽赃,都比你生辰宴表现得好。”

    废话,生辰宴我只是个串场的,主角是师父和爷爷!

    越千秋简直对爷爷的挑剔无语了,只可惜对越影发脾气那叫迁怒,再加上影叔这死人脸根本就能把人的火气浇灭,他只能轻哼一声,甩了袖子就往里走。可还没走两步,他就听到严诩对越影问道:“影哥,那小胖子来了没有?”

    “都来了,全都只等着千秋一个。”

    听到这话,越千秋险些一个趔趄。他回转身怒瞪越影,见其对自己眨了眨眼睛,他也顾不得去想影叔竟然也会这么搞怪,心里唯一想做的就是哀嚎一声。

    他一大早就起了,之所以磨磨蹭蹭到现在,全都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告诉他时间充裕,不着急,结果倒好,他成了姗姗来迟最后到的那一个,比英小胖还主角!

    不管了,豁出去了,反正又不是上刑场!

    眼见越千秋昂首挺胸走进了大门,严诩连忙紧紧跟上。当发现一个门子伸手要拦他,他立时一个眼神怒瞪了过去。

    另一个门子知机地拉住了同伴,甚至殷勤地把苏十柒也一同放了进去,等人离开老远,这才低声说道:“你疯了吗?那是东阳长公主的宝贝儿子,你也敢招惹!”

    “可今天这么多老大人一块来旁听,他又不是……”

    “今天这已经是儿戏了,两个加一块还不到十五岁的小孩子来审案子,能审出什么名堂来?你还在乎多放两个人?”

    尽管越千秋耳朵没那么灵敏,听不到后头两个门子的嘀咕,可一路顺着甬道进大堂,再次领受到集体注目礼的待遇,他就从四周围那针刺一般的目光中察觉到那种不以为然。知道每一个人都会觉得今天这完全是儿戏,他不禁心里发了狠。

    全都瞧不起我这个大法官是不是?今天就给你们一点厉害看看!

    看到越千秋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刚刚到了之后就如坐针毡等人的李易铭也顾不得埋怨对方为什么来这么晚,撂了自己在这忐忑不安,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可还不等他开口,他就只见越千秋朝自己微微颔首,等从另一边绕到公案后头,这才来了个像模像样的长揖。

    “下官来迟,请英王殿下恕罪。”

    越千秋如此正经,小胖子想到下头那么多人看着,立时也顺势站起身回礼:“啊,没事没事,反正本王闲着也是闲着。越大人请坐,请坐。”

    这两句一本正经的对话一出,众多老大人顿时咳嗽声不断,最可怜的是正在喝水的,那一口茶水喷得满地都是。如兵部尚书叶广汉这样的,更是几乎想大声咆哮。

    什么下官,什么越大人……这是让他们这些朝臣来看小孩子过家家吗?

    在一群满脸苦色的朝臣当中,越老太爷捋须微笑,其实同样想喷饭。

    这俩小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