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闹内讧的越小四
    “居然平安出宫了……这小子自己表现好,还是说仗了老爷子又或者阿诩他娘的势?”

    北燕使团所在的国信所中,越小四也第一时间得到了越千秋平安无事出宫的这个消息。尽管大吴上下对国信所那简直是严防死守,可既然三个最关键的人知道堂堂副使大人的真实身份,武德司的韩昱也知道一定内情,有心渗透之下,越小四身边自然全都是各色眼线。

    而这个消息,就是送饭的人仿佛无意说漏嘴似的透露出来的。至于老爷子捎话让他写一封亲笔信让他证明越千秋是私生子,回头再去做个旧,他骂骂咧咧了两句,到底还是照办了。

    有那么一个儿子,至少不丢脸!

    知道自己今天出这趟门,也不知道多少人跑断腿,越小四非常体贴地决定接下来不再出门了。可这并不代表他打算修身养性,傍晚前后,他召来自己的几个随从叨咕了一大通,晚上便独自关起门来小酌了两杯。

    就在他带着几分微醺之意,打算早点上床倒头就睡时,有人突然推门闯进了屋子。

    虽说是越小四自己故意没上门闩,可面对这么一个大大咧咧闯进来的家伙,他仍然大为不痛快。之前他一会儿在北燕后方当他纵横睥睨,来去如风的大寇,一会儿在朝中装傻充愣,当那个走狗屎运逃过一劫娶了病公主的北燕驸马,最会的就是装,可此时此刻却不一样。

    不但是他不想装了,更重要的是,他既然身份已经暴露给了某些人,再和这些北燕使团的人一天到晚混在一起,他要做点什么事都很麻烦。像今天这样名正言顺独自溜出去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然而,来人却没注意越小四微微眯起的眼睛中潜藏的极度不痛快,一进屋就骄横地嚷嚷道:“仁鲁大人叫你去议事厅说话!”

    此人说完扭头就走,结果还没到门口就听到脑后一个风声,下一刻,他就只觉得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脑后。剧痛之下,他不由得整个人猛地前扑,一头扎出了门去,肚子竟是直接撞在了门槛上,这一下厉害的撞击,险些没让他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更不要说喝骂,就只觉得头皮一疼,竟连头发都被人一把拉扯了起来。又气又疼的他用本国的方言大声嚷嚷了几句,可等来的只是越小四更凶狠的几下拳脚。

    “你算什么东西?一路上我已经忍够了,到了这里还要对我指手画脚?我呸!滚回去告诉仁鲁,他要干什么让他自己去,老子就是个装样子的副使,不管他的事。有功劳都是他的,可有黑锅也别想让老子给他背!”

    说完这话,越小四就提起人背心,把人直接摔在了院子里。眼见这巨大的动静很快引来了院子门口的人探头探脑,须臾就救了人跑回去报信,他这才把门砰的关上,又落了门闩。

    他仔仔细细检查了大门和各处窗格,最终满意地发现,大吴专门接待北燕使者的国信所还是非常精心的。

    除非那些家伙想要用斧头打破门窗,又或者火攻,否则短时间休想拿他怎样!

    好一会儿之后,当隔着窗户瞅见仁鲁带着一大堆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院子,越小四当机立断,隔着窗户用生硬的汉语大声嚷嚷道:“来人哪,北燕正使要谋害副使啦!”

    仁鲁赶过来找越小四算账,是因为以讹传讹,越小四那番话传到最后已经变成要仁鲁洗干净脖子等着,可当听到越小四这一声大吼时,他方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这个愚钝软弱的家伙没什么要紧,可若是让吴国人知道,北燕使团竟然闹了内讧,那就是天大的丑闻了,日后回国他也必定会失去皇帝的欢心!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快步冲到了屋子前,厉喝一声道:“闭嘴!”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我敬你才叫你一声姐夫,你当你是什么人了?”

    屋子里那个明显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传了出来,不但没有住嘴,反而还越来越大:“路上我也不和你计较了,现在你的一个仆从都跑到我这里呼来喝去,我呸!”

    仁鲁暗道不好,可当他一脚重重踢在了门上时,却只觉得好似踢到了一块铁板。而这时候,里头人的嗓门一下子变得刚刚更加大。

    “来人哪,我要换房子!我要独门独院,我再也受不了这些骄横的家伙了!来人哪!”

    随着这绝对不会被人忽视的声音,仁鲁听到外间使团中人阵阵骚动,分明是吴国人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他终于不得不低喝道:“够了,你到底想怎样?你莫非是打算留在这吴国再也不回去了?你就不怕皇帝陛下收拾你!”

    “哼,反正我又不是你,不在乎那些虚名和权力。从今晚开始,我们各管各,你再也别来找我,否则你该知道的,我一嗓子嚷嚷出去你是谁,你就什么都别想干了!”

    纵使仁鲁脸色铁青,杀意高炽,却也没法在眼下这情况下对里头那个可恶的家伙怎样。因此,他只得愤愤留下一句随便你,继而扭头就走。他都带了头,其他人自然也纷纷退走。直到这时候,之前一直没动静的两侧屋子里,仍旧没人出来。

    足足又过了好一会儿,闻讯而来的国信所官员带着几个随从终于进了院子。越小四隔窗看清楚对方的行头,这才打开大门,直截了当挑明了自己的意图。

    “我实在受不了这几个粗鲁的家伙了,我要求换房子,我和我的随从单独住,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从今天开始,只要正使仁鲁出现的时候,我就不出场了!”

    这一连串话说得那原本想要兴师问罪的国信所主官直发愣,直到背后有人捅了捅,他这才如梦初醒似的回过神,立时打官腔道:“副使大人稍安勿躁,眼下已经快入夜了,下官这就禀报上去,明日一早给您腾换房子如何?”

    “好,那就听你的!”越小四终于不再闹,等这一行人离去,他方才站在门口没好气地叫道,“人呢,全都死光了?出这么大事也不出来看看,我养你们全都是白养的吗?”

    随着这一声喝,两侧屋子里这才窸窸窣窣有了动静。很快,五六个人磨磨蹭蹭出来,一个个钻进了他的正房。随着大门再次落锁,刚刚这些畏首畏尾的汉子一个个挺直了腰杆,其中一个更是伸了个懒腰道:“头儿,你这忍耐功夫够好的,居然到今天才发作。”

    “废话,不和你们说了吗,之前不是时候!再说了,不就是装没用吗,那最简单不过了。”

    嘴里这么说,越小四却轻轻拍了拍巴掌道:“我已经联络上人了,明天搬了地方,咱们就不用顾虑仁鲁那帮子人。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根据武德司的情报做分析,把北燕暗地那一路人找出来,我相信你们谁都不想自己的国家多一帮咱们这样的人吧?”

    一时间,众人全都笑了起来,有的说那是,有的说自然,还有的则低声嘟囔着要回家探亲,最后全都被越小四给压了下来。

    “我都还没回家探过亲呢,你们急什么?”越小四当然不会说自己除却没敢见老太爷,便宜儿子和当年的“好兄弟”那可都见过了。

    眼见几个人哄笑一声,低声嚷嚷你在北燕家里还有个病西施,他便一个一个瞪了过去,直到众人全都不再作声,他方才压低了声音。

    “仁鲁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认不清自己这个正使只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还居然想着和暗地里那一路人马别苗头?既然如此,把那出金枝记的作者是那个谁的消息放出去,让他出面去闹腾。如此一来,暗里那一路还坐得住才怪,我们正好摸清楚人到底在哪。”

    敢说他越小四的儿子是什么皇宫里抱出来,当年和那小胖子掉了包?

    敢陷害他老爷子?敢叫嚣要杀了越千秋绝了祸害?

    都洗干净脖子给我等着!

    就算不是我亲生的,也容不得外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