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出宫回哪家?
    “千秋好样的!我果然没看错你!”

    这是出宫路上,严诩对越千秋竖起大拇指的一句真心赞叹。

    而越千秋看到严诩伸手过来,明显又打算抱着他往天空抛两回庆祝,他毫不迟疑地躲在了东阳长公主后面,成功地把兴致勃勃的严诩逼得悻悻挪开。

    就在刚刚,小胖子眉飞舞热情洋溢地想要送他们出来,越千秋见两个老狐狸没有帮忙回绝的意思,严诩又只知道吓唬人,他只能亲自出马,大费唇舌地借着冯贵妃那个由头把小胖子给劝留在了垂拱殿陪皇帝。至于小胖子是会为冯贵妃求情还是其他,他就管不着了。

    此时此刻,他见东阳长公主步履从容,看上去雍容华贵,爷爷在这种天气里却依旧揣着双手,眯着眼睛,好好的穿着鞋子,却硬生生走出了趿拉鞋子的风采,仿佛晒太阳散步的老农,两个人乍一看怎么都不般配,可做起事来却默契十足,他不禁啧啧了一声。

    结果,不知不觉落后了几步的他立时被严诩一把抄了起来。没等严诩那庆祝的动作起步,他就没好气地严正警告道:“师父你敢扔,就别怪我欺师灭祖!”

    眼见严诩无奈住手,他这才老气横秋叹了口气:“师父,我已经老大不小了,下次你真要给我省点走路的力气,记得背我,别再这么抱了。我是纯爷们,又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儿!”

    那段金枝记实在是给了他不小的心理阴影!

    说到这里,他直接把越小四给拿了出来:“爹今天还让我骑了他的脖子!”

    事关自己和越小四谁更好的问题,严诩哪里含糊,立时把越千秋挪到了自己肩膀上坐着。

    至于前头那两位……看到了这一幕也会装成没看到,更何况这会儿他们正忙着对外间局势交换意见?而越影在把越千秋送进宫之后,这位非常善于隐藏存在感的护卫早就出宫等候去了,仿佛丝毫没有担心过皇帝翻脸不认人的可能性。

    于是,远远吊在两位老狐狸后头,越千秋扶着严诩的脑袋,便小声八卦道:“师父,长公主好像挺早就是一个人带着你,你又出走这么多年,长公主为什么没考虑过再嫁?就算不再嫁,找个面首也不难啊?”

    要是换成别的儿子,被人这么问母亲找后爹又或者情夫的问题,第一反应就是把越千秋给揍死,可严诩却深深叹了一口气,心有戚戚然地说:“怎么没有?我当初为了早点出去闯荡闯荡,给娘推荐过好多人的,第一人选就是你爷爷。结果……”

    越千秋眨了眨眼睛试探道:“结果你被她揍了一顿?”

    严诩没吭声,越千秋就当默认了。要说武艺高强的严诩怎么会被揍的,这根本不用想象,别提当儿子的不敢和娘动手,就东阳长公主那样的女强人,手底下除了桑紫,会没有十个八个高手在?否则,当初就不会夸口说把苏十柒打造成能比严诩还强的女高手了!

    这时候,他想起之前苏十柒陪着严诩回长公主府,连忙又问道:“对了,师父之前和苏姨一块回去,长公主没怎么样?”

    “没怎么样……才怪!”严诩恨得牙痒痒的,“就因为昨天我说了一句不和他们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家伙为伍,我今天回去就被我娘一顿好损,苏姑娘说情了两句,结果被我娘挑唆了两句,不知道怎么就爆了,居然和我打了一场!”

    说到这一场较量,严诩却有些兴奋了起来:“我倒是没想到,她在我娘那边呆了没多久,剑术竟是比从前精进了一大截,只可惜,还是奈何不了我!”

    发现东阳长公主居然真的在贯彻儿媳妇培养计划,而严诩竟然还有功夫得意,越千秋不禁暗自为他默哀。等到他日苏十柒真的打得过严诩了,估计东阳长公主的收网行动也就差不多了。当然,在此之前,他和东阳长公主还有劝严诩回家的一年之约……

    尽管今天遇见的是一件相当严重的大事,可越千秋跟随越老太爷入宫时就能在马车上睡着,自然是因为他骨子里就认为背靠爷爷不用愁,同时对皇帝颇有点信心——尽管他和这位至尊总共也就只见过三次,今天就是第三次,可并不妨碍他一次次刷新对皇帝的评价。

    这是一位善于隐忍,为人相对较温和,知人善任……最重要的是脑洞清奇的君王!

    严诩是跟着母亲从拱宸门来的,越千秋是跟着爷爷从东华门来的。可到了皇宫中东西南北两条大道的十字路口时,东阳长公主看到儿子赔笑看着自己,分明是丢不下宝贝徒弟,纵使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忍不住暗自吃味。

    “千秋,这次风波事关你的身世,你住在家里估计有的好折腾,跟你师父去长公主那儿呆几天。落霞那三个丫头,还有安人青徐浩王一丁加上你那几个伴当,回头我让人打包给你全都送去。”越老太爷说到这里,笑吟吟地对东阳长公主微微颔首道,“长公主就辛苦几天。”

    东阳长公主只觉得眼睛一亮,哪怕曾经无数次咬牙骂过越老太爷害人,可眼下,她却不得不承这份情。尤其是当越千秋先是皱着小眉头叹气,随即就开始兴高采烈地问严诩长公主府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成功把犹犹豫豫的严诩给拉回了正道上,她就更加高兴了起来。

    “爷爷!”眼见越老太爷要独自往东华门走,越千秋突然招手叫了一声,等到严诩放了他下地,他就噌噌噌冲过去,随即紧紧抱了抱越老太爷,这才一本正经地说,“我很快就会回家去,不会让爷爷你在家寂寞的!”

    “就属你会说话!记住,到时候要听话,少淘气!”

    越老太爷摩挲了一下小孙子的脑袋,这才转身离去。对刚刚越千秋在垂拱殿中的表现,他当然不能再满意了。换成家里任何一个孩子,听到能和当朝英王结成兄弟,不说立时答应,也会怦然心动,哪像越千秋这样居然还摆事实讲道理,力求和小胖子保持距离?

    当看到自家公主母子二人从拱宸门出来,严诩脖子上还骑着个越千秋,等候东阳长公主的那些随从不禁齐齐呆了一呆。尽管今天的戏是刚开演就立时引得武德司全城出动,流言似乎还没来得及传播,可宫门这种进出全都是权贵的地方消息最快,因而他们早就都知道了。

    而严诩哪管别人怎么想,理所当然地把越千秋放在了自己的马上,随即就对东阳长公主说道:“娘,我带着千秋先回家去,让他挑个地方住,先走一步了!”

    “这个眼里只有徒弟没有娘的臭小子!”东阳长公主嘴里骂了一声,脸上却满是笑意。

    能从严诩嘴里听到回家两个字,这多不容易?

    笑过之后,她就淡淡地对左右吩咐道:“越千秋接下来要在府里住几天,全都给我把他当成正经的主人一样敬着,否则别说阿诩要翻脸,就是我也绝不轻饶!”

    齐南天今日驻守东华门,这拱宸门的守将自然换人。因而,没有守将严禁乱传话,听到东阳长公主这话的将卒很不少,随着换班轮值,立时这消息就飞也似的散布了出去。等到了这天晚间,满金陵城该知道的人全都知道了。

    那一出金枝记的疑似主角越千秋进了一趟宫,不但好端端地骑在严诩脖子上出来,而且还住进了长公主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